-

“哈哈!天助我也啊!”

房間內,張揚放聲大笑。

幾天之前,在暴雨剛剛來臨的時候,張揚是通知了自己的老闆。

現如今,幾艘大船就在海上等待著。

大船上麵都是一些專用設備,全都是用來勘探和開采的。

一旦暴雨停止,這些大船就會用最快速度,來到這座海島。

到了那個時候,一切水到渠成,張揚也可以離開這裡回到都市去了。

唯一不同的是,這來的時候,張揚隻是一個不起眼的砂礫。

但是,這一次張揚如果可以順利回去的話,那麼他將搖身一變,成為有不少資產的小老闆了。

想要開采石油的幕後老闆,那可是給了張揚不少好處的。

這樣的好處,那是令很多人都為之動心的。

“張總,咱們的人應該也快到了,現在咱們可以開始行動了吧?”

一名隨從,也是神色激動的問道。

張揚想了想,隨即嗬嗬一笑:“好,先把能做的事情都做好,等大老闆的人到了,那速度也更快一些!”

“對對,還是張總想的周到啊。”

隨從拍著馬屁,張揚十分受用。

很快,張揚就帶著一幫人,拿著這幾天勘測出來的圖紙,急三火四的要去林子裡麵,進行定位的工作了。

張揚帶著人急匆匆的走出來,剛走到大院子的門外,迎麵就看到了一群黑壓壓的人影。

海島上的居民,不管是簽字的還是沒簽字的,此時此刻全都站在了這裡。

一百多名海島上的居民,那是瞬間形成了一道人牆。

張揚見狀,頓時是一皺眉:“哼,不自量力!就憑你們,也想要攔著我們?”

這邊,海島上的居民那是手上拿著什麼的都有,不過冇有一件武器是能拿得出手的。

這最好的武器,也就是他們自製的魚叉了。

再看張揚這邊,因為要對付猛獸的緣故,他們的手上拿著不少的弓弩。

這種弓弩每次可以發射一枚弩箭,威力很大,每隔幾秒鐘就能發射一次,即便是對上一般的猛獸,也是有一戰之力的,更不要說,此刻他們麵對的是一群近乎於赤手空拳的海島居民了。

這樣的情況一出現,張揚自然是十分自信了。

他還真的是不相信,就這麼一群冇有見過世麵的海島居民,能打敗他的人。

“趕緊滾開!”

“就是說啊,識趣的趕緊給我滾蛋啊,彆自找不痛快!”

張揚是嚷嚷著,他的隨從們也是隨聲附和著,巴不得趕緊將人給弄走了。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過去,而麵前的人牆那是根本就冇有絲毫離開的意思了。

張揚見狀,頓時一皺眉,隨即也是大手一揮,當即怒道:“你們要是不走,那就彆怪我了!”

“瑪德,不要命的東西!”

張揚話音剛落,他這邊是不少人都舉起了弓弩,不過一時之間,這些人並冇有動手的意思。

這個時候,海島居民們的人牆略微動了動。

阿奇從人牆後麵走出來。

阿奇手上握著魚叉,虎視眈眈的看著張揚的人:“張揚,這裡不歡迎你們!趕緊離開!我們是不會允許你們破壞我們的家園!”

“嗬,阿奇,你還真是好大的口氣啊?你這傢夥為什麼還活著,你心裡冇數嗎?要不是我那陳飛兄弟心太軟,跟我求情,你小子還能活到現在?”

“阿奇,你彆給臉不要臉啊!”

說著話,張揚又是一揮手:“還愣著乾什麼,跟這些土包子講究什麼!給我上!”

“衝啊!”

張揚這邊的人,當即是啟動了弓弩。

一時之間,不少弩箭都是朝著人牆衝了過去。

海島居民們有的人是掄起魚叉抵抗,阻攔著衝過來的弓弩。

一枚弓弩衝擊過來,一個人用魚叉擋住了,不過在巨大的慣性衝擊下,這人直接被帶的後退著倒飛了出去,一屁股摔在地上。

他的胳膊和身上,也是出現了一些傷口。

這樣的情況還在繼續。

那些僥倖能夠用魚叉和一些東西抵擋住弓弩的,最終也都是被慣性帶的倒在地上受了傷。

而那些無法抵擋的,則是直接被弓弩射中了大腿和胳膊之類的地方,一個個也是躺在地上直哼哼。

海島上的居民,平日裡經曆過最為凶險的事情,那也就是下水抓魚了。

哪裡見過這樣的場麵啊。

一時之間,一百多名海島的居民在幾個照麵之下,這還能站著的,就隻剩下二十多個人了。

這二十多個人麵麵相覷,一個個也是眼神慌亂的很,完全失去了主心骨。

張揚見狀,輕蔑一笑:“你們這些傢夥是猴子請來的逗比吧?趕緊讓開,彆浪費老子的弩箭了!”

此言一出,這二十多個人雖然是站在原地,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再也冇有人有勇氣去阻攔張揚的人了。

畢竟,這張揚的人開采開到資源,他們是要跟著玩電腦的。

可是現在就去阻攔張揚的人,那他們還是要跟著完蛋的了!

一時之間,場麵變得更加尷尬。

張揚的人提著東西,陸陸續續的朝著林子的方向出發。

阿奇怒吼一聲,他是從地上爬了起來,這壯漢也顧不上手臂上的弩箭,直接就衝了出去,很快衝到了張揚的麵前,並且是將張揚給按在了地上。

“瑪德,你這個畜生!你是真的不管我們死活!你們這是要將海島弄沉!這是要我們所有人跟著葬身大海啊!”

阿奇怒吼著,手上更是冇有閒著,當即是一拳一拳的打了下去。

這雨點一般密集的拳頭,不要錢的砸在了張揚的臉上。

張揚媽呀一聲,但是很快就冇了動靜,也說不出來什麼話了。

“保護張總!”

一些隨從緩過神來,頓時又是一個個衝了過去,將阿奇給拉開了。

這邊,張揚纔是緩過神來。

張揚被兩個人扶著,從地上連滾帶爬的站起身來。

“我呸!”

張揚啐了一口,他抹了抹嘴角的痕跡,然後抬起手指著阿奇的方向怒道:“王八蛋!你,你找死!”

“還看什麼看,給我上,送他去喂鯊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