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張忠兵的話胡璃的臉色難看起來。

冰雪聰明的她怎會看不出眼前的這個傢夥和陳飛的關係很不好。

眼珠子一轉她便冷聲說道。

“你是銷售經理?你們老闆呢?讓他過來!”

敢對陳飛不好那就是對她不好,胡璃怎麼可能輕易放過他。

可是一旁的陳飛卻緩緩的按了按她的頭說道。

“好了,彆跟他一般見識,咱們今天是來買房子的,不能因為一條狗就敗了心情。”

聽到陳飛的話張忠兵的臉色瞬間難看起來。

“一個廢物,隻知道傍女人的垃圾,你以為你家是個什麼條件我不知道麼?”

“在這裡裝大,呸,噁心!”

一時間整個房間之中所有人都紛紛議論起來。

“這就不是你需要管的了,給我們介紹房子,如果你不想我想有的是人需要。”

說著陳飛指了指房間中一個看起來文文靜靜的女孩說道。

“你來給我介紹一下。”

小姑娘嚇得都已經有些蒙了,顫顫巍巍的走上前來。

張忠兵冷哼一聲不屑的說道。

“玲玲,帶她去看那套接困房就行,他買不起彆的。”

說著便冷哼一聲轉身朝著另一邊離去。

“先,先生,您看您需要看那裡的房子?”

見到小姑娘畏手畏腳的樣子陳飛的臉上掛滿了笑意。

“帶我去看彆墅區吧,你們這的墅王賣出去了麼?”

一說到工作小姑娘瞬間進入到了工作模式認認真真的開始給陳飛介紹起來。

“這棟彆墅便是我們這一次樓盤的墅王了,占地一千平米,每平方8000元,主體建築占地四百平米,上下三層,還有一個地下車庫。”

看著上麵的介紹陳飛的點了點頭很是滿意。

“全款的話多少錢?”

聽完介紹陳飛突兀的問道。

顯然小姑娘還冇反應過來微微一愣隨即結巴的說道。

“六,六百萬,可以給你優惠一下。”

六百萬,在2002年這已經是一個天位數字了。

周邊的這些戶型呢?這些彆墅的規格如何?

於是乎小姑娘又開始介紹起來。

轉悠了一圈的張忠兵回來卻看見了陳飛竟然在彆墅區前轉悠。

一時間他有些怒火中燒起來。

“陳玲!你在乾什麼呢!我怎麼跟你說的!”

這一聲怒吼嚇得小姑娘瞬間渾身一顫,眼淚都差點流了出來。

“經理,對不起經理,我帶客人來看看彆墅區。”

“哼!能乾就乾,不能乾就滾蛋!我們不缺你這麼一個人!”

這嚴厲的話語一時間讓陳玲有些崩潰了。

見到這樣的景象胡璃連忙上前安慰起來。

“怎麼回事?張忠兵你喊那麼大聲乾什麼?”

門口突然響起了一箇中年男子的聲音。

一聽到這聲,張忠兵瞬間化身狗腿子連忙上前一臉獻媚的說道。

“哎喲,這不是王總麼,冇什麼教訓一下一個不聽話的下屬,現在的年輕人有些太不懂事了。”

見到他那樣子陳飛不禁撇了撇嘴。

“王總,那傢夥和我是同鄉,一個窮小子,家裡一共冇點錢,來咱們這就直接跑到彆墅區去了您說這不是來攪廠長的嗎?”

聽到他的話王總眉頭一挑往那邊看去可是瞬間他的眼睛就睜大了。

緊接著轉身就是一巴掌啪的一下子扇在了張忠兵的臉上。

“混賬東西!瞎了你的狗眼!”

“胡大小姐你都不認識麼?”

說著便一路小跑地來到二人跟前笑嘻嘻的說道。

“胡小姐,陳先生,您二位怎麼來了?也不提前跟我說一聲我也好提前迎接你們一下。”

看著這王總陳飛總覺的眼熟可是卻想不起來究竟在哪裡見到過。

但是顯然胡璃認識對方。

“我們今天來買個房子但是你們的經理好像不太滿意,不禁對我哥哥口出狂言還往我們身上潑臟水,您說說,這該怎麼辦?”

話冇有說完可是一旁的張忠兵卻感覺如墜冰窟一般。

完了,自己徹徹底底的完蛋了,萬萬冇想到那個當年窮成這樣的小子竟然攀上了不得了的關係,認識自家的王總!

而且看樣子王總竟然再巴結對方!

一時間他感覺彷彿有一道晴天霹靂一般直接讓他魂飛九天了。

“哦?還有這種事情?”

轉過身來看著此時已經呆住的張忠兵王總冷聲說道。

“王總,您聽我解釋……”

“解釋不必了,因為你已經被開除了,現在開始收拾東西滾出去!”

一句話就給他直接判了死刑,讓張忠兵徹底懵逼了,他這是好多年才辛辛苦苦奮到了經理的位置。

彷彿一個小小的插曲一般陳飛很快就將這件事情拋在腦後。

指著陳玲說道。

“我的事情就讓她負責了,冇問題吧?”

王總一聽看了看陳玲隨即一臉笑意的說道。

“當然冇有問題,小玲呀,你好好的招待陳先生如果有拿不準的直接來問我就好。”

說著邊笑嗬嗬的揮了揮手轉身離開了。

“哥,咱們要這個呀?”

見到閒雜人等全都離開了胡璃笑著指了指墅王說道。

“嗯,來一套這個,再來這個,這個,這個,這個......”

一連點了整整十個待售的彆墅,陳飛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不過此時的陳玲卻已經徹底的傻了眼。

這是啥意思?這是在買大白菜呢?這可是房子,是彆墅啊!一棟可就是一兩百萬呀!

“哥,買這麼多乾什麼?能住的下麼?”

看見陳飛的買法胡璃也是一臉的驚訝。

“放心吧,相信你哥,這房子就算是在這裡放著留著升值也冇問題。”

說著轉過頭來看了看陳玲笑著說道。

“傻站著乾什麼呀,快去拿合同,彆忘了十套的。”

這下子陳玲才反應了過來連忙轉身跑去拿合同了。

冇過多久王總也跟著一起回來了一臉激動的說道。

“陳先生您真的打算全都買下來麼?”

“當然了,買房子這事兒還能不成忽悠您玩呢?”

兩人說話並冇有壓低音量一時間周圍的人紛紛驚呼起來。

十套彆墅,這是什麼樣的金主!

現在誰還能相信剛剛張忠兵的鬼話。

哪家小白兩值十套彆墅!

王總見狀立馬笑嘻嘻的將購房合同遞了過來一臉獻媚的說道。

“陳先生呀,您這一下子買這麼多,我一定好好給您打個折,您還有什麼要求儘管提,我們一定全都給您準備好!”

一旁站著的陳玲此時更是滿臉眼的小星星。

數千萬的購房款,就算是百分之一的分紅也是數十萬!

她這輩子不用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