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尋找小島的時候,也並不順利,由於這裡的位置很少有人知道,所以,能不能夠在汪洋大海之中找到這麼一座小島,還真的有著運氣的成分在內。

不過好在男人們的運氣似乎還算是不錯,竟然真得被他們再次找到了這個地方。

此刻的男人,在靠岸了之後,第一個登上了島上,看著島上的人,男人再也掩蓋不住了心中的興奮,對著船的人大喊起來。

“李天逸,你最好能夠確保島上的情況真的像是你是跟我說的那樣!”

“不然的話,我一定要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這麼多天的航行,都快讓我瘋了!”

“如果事情不像是你說的那樣的話,回去之後,我一定要讓你好看!”

在男人大喊大叫之後,從船上走下了一名男子,對著剛剛下船的男人惡狠狠的說道。

“嗬嗬,趙公子,你就放心吧!”

“這次的情況,如果跟我說的有一點不符合的地方的話,你就扒了我的皮好了!”

被男人叫做李天逸的男人,聽見出售哪行剛剛下來的男人這樣對自己說話,也是第一時間在臉上堆滿了謙卑的笑容,對著被他自己稱為趙公子的人謙卑的說道。

“如果事情真的像我說的一樣,那麼,趙公子您吃肉的時候,我跟著喝點湯就心滿意足了!嘿嘿!”

李天逸謙卑的樣子,讓得被稱為趙公子的男人臉上的不耐煩消散了些許。

冷哼了一聲之後,在心中自言自語的叨咕了起來。

“也不知道這個傢夥給老爸看了什麼東西,居然真的讓老爸相信了這個瘋子的言語!”

“這麼一座破島,怎麼可能會有石油的存在呢!?”

“居然還讓我來這裡跟著看看,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

“居然還美名其約什麼鍛鍊我,真是搞不懂!”

雖然心中是這麼想著,可是男人還是跟隨著眾人下了船,並且,看見了島上的眾人。

“嗬嗬,李天逸,這島上的人全是些野人麼?怎麼都是這樣一副打扮?”

“冇想到在這裡居然真的還有人,真是有意思!”

看著麵前的眾人,這個趙公子口中所說的話,可是讓得島上的所有人都是感到了厭惡。

雖然島上的生活很是艱苦,可是,卻並冇有趙公子口中所說的那麼難堪,至少,還不至於淪落到野人的地步。

“嗬嗬,趙公子您說笑了,這些人都是島上的人,咱們想要找到原油,可還是要靠著這些人呢!”

聽了趙公子的話之後,李天逸也是急忙攔著趙公子的話,對著趙公子說道。

聽了李天逸隱晦的提醒之後,趙公子也是咳嗽了一聲,演示了一下剛剛的尷尬,站到了一旁。

“嗬嗬,你們好,我們這次來這裡,帶了很多的生活必備物資,有需要的人,可以來我這裡換取!”

見狀,李天逸也不在說些什麼,轉過身來,對著島上的人說道。

“嗬嗬,不用了,既然你們把我們當成野人,那我們自然也不需要在你們這裡換取什麼東西了!”

“你們請離開吧!”

島上有的人不樂意了,剛剛趙公子辱罵眾人的話,眾人可是聽得一清二楚,所以現在,島上所有在場的人,對這個所為的趙公子,可謂是厭惡到了極點。

“嗬嗬!你們還真是有意思!”

聽了島上的人的話之後,趙公子立馬不願意了,站在了眾人的麵前,對著所有人說道:“這座島,你們是在上麵生活了很久,不過,這裡可並不是就變成你們的了!”

“我們想要上島,根本不需要經過你們的同意!”

“彆把自己當成島的主人一樣,用這樣的口吻和我說話!”

“你們還冇有這個資格!”

不得不說,這個趙公子雖然囂張跋扈了一點,不過頭腦卻是清晰的很。

剛剛這番話,趙公子說的並冇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這裡,嚴格意義上來講還是屬於國家的,並不是屬於私人的地方。

所以,趙公子這樣說,也是冇有任何毛病的。

“你……!”

“你什麼你?!”

島上的人聽得趙公子根本就不拿島上的人當回事,也是無比的氣憤,畢竟誰遇到這樣的事情,都會被視作稱為挑釁。

“嗬嗬,我說的難道不夠清楚麼?”

“實話告訴你們,在來的時候,我們已經查明瞭,這座島嶼並不是屬於私人的自有財產,也就是說,你們冇有任何人有權利組織我們上島!”

趙公子在說完之後,衝著船隻的方向擺了擺手,立刻,從船上下來了二十幾個人高馬大的男人。

在眾多男人的身後,還有這一群拿著和儀器和勘探設備的人。

“哼哼,走!”

“我們進去!”

“我倒要看看,誰能夠攔得住我!”

趙公子走在最前麵,身後跟著眾人,向著島上走去。

這樣的一幕,可是氣壞了陳飛身邊的阿奇。

在這裡生活了這麼多年,又怎麼能夠讓趙公子這樣的侮辱這座島和島上的人。

在趙公子踏上島嶼的時候,阿奇身體一動,就要向著趙公子等人的方向走去。

不過,阿奇剛剛有所動作,就被身後的陳飛拉住了身形。

“阿奇大哥!不要衝動!”

看著自己胳膊上的手,阿奇轉過頭對著陳飛說道:“你放開我!我要去好好教訓一下那個傢夥!”

陳飛怎麼可能放開阿奇的胳膊,任由阿奇這樣過去,所以,陳飛一用力,再次將阿奇攔下。

“阿奇大哥,你這樣去,是冇有任何的效果的!”

“我知道,你想保護這座島嶼,可是憑藉你現在這樣的方法,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的效果!”

“你好好看看,那群人明顯都是有備而來的,所以,這件事情,你聽我的!”

“不能夠蠻乾,隻能夠智取!”

陳飛對著阿奇勸解到。

“可是……”

“冇什麼可是的!”

“阿奇大哥,你要相信我,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這件事情,我有辦法!”

“我一定能夠將這群人趕出島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