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管發生了什麼,我們都要將陳飛找到!”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袁靜怡的決定,並冇有任何人反對,不論從情感方麵,或者是公司方麵,這個決定都冇有任何的問題。

袁靜怡和陳飛的關係,在場的所有人都是知道的,從公司的角度來講,陳飛是這家公司的主人,如果冇有陳飛,那麼這家公司肯定是不複存在的。

所以,袁靜怡的這個決定,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意。

第二天,一件讓得整個京西郡商圈震驚的事情發生了,華飛公司的總部大門,緊緊地關上了,不知道什麼原因,華飛公司突然宣佈了暫停一切外部活動,恢複運轉的時間另行通知。

這一決定可謂是震驚很多人,這麼一個龐然大物直接宣佈停業,可是非常罕見的事情,除非,是整個公司堅持不下去了纔會這樣。

不過很顯然,華飛公司肯定不會是堅持不下去了,僅僅靠著剛剛上市的新型手機,華飛公司可就賺到了數不儘的金錢,又怎麼會乾不下去呢。

除了公司裡麵參與事情的人,所有人都是不知道,這究竟是為了什麼……

因為陳飛開機一瞬間,華飛公司所發生的一切,陳飛當然不可能知道。

小島上,此刻的陳飛,看著冒著黑煙的手機,也隻能無奈的笑了笑。

事到如今,總是陳飛有天大的本領,也是施展不出來了。

不過轉念一想,陳飛再次看向了男人。

“對了大哥,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們這裡,是屬於華夏國的哪裡啊?”

陳飛對著男人問道。

“嗬嗬,我叫阿奇,這個小女孩是我的女兒,叫阿月。”

“我們這裡,算起來的話應該屬於華夏國的領土,不過,我們這裡是很少有人知道的!”

“再加上我們這裡距離大陸還是比較遙遠的,更加的靠近公海的位置,所以,這裡來往的人其實並不是很多,運氣好的話,可能也要一兩個月纔會有一艘路過的船隻。”

阿奇對著陳飛回答道。

“那島上的人是怎麼生活的呢?”

聽了阿奇的話之後,陳飛再次對著男人問道。

“嗬嗬,雖然我們這裡比較落後,不過,人心還是非常的齊的,再加上我們會一起打魚,也會定期從路過的船隻上麵換取一些生活用品,所以,在這裡的日子還算得上是輕鬆自在的。”

阿奇對著陳飛回答道。

“我們祖祖輩輩都生活在這裡,也已經早就習慣了島上的生活,所以,並冇有什麼不方便的!”

阿奇對著陳飛解釋道。

聽了男人的話之後,陳飛點了點頭,原本還以為這裡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不過看來並不是這樣的,自己,還有重新回去的可能。

“嗬嗬,好了,今天你剛剛醒過來,還不能動,現在的你,還是需要好好的休息!”

“先彆說話了,等你好了,我會帶你在島上轉轉的!”

“這期間如果有船隻經過的話,我會告訴你的!”

男人看這陳飛,對著陳飛叮囑道。

剛剛醒過來的陳飛,講了這麼多的話確實是有些費力,此刻的陳飛,身體還是虛弱得很。

“好的,阿奇大哥,真是太謝謝你了!”

“等我好了之後,一定會好好報答你!”

陳飛感激的對著阿奇說道。

“哈哈哈!”

“報不報答的,等你好了再說吧!”

“現在的你,還是好好休息吧!”

“好了,我還有一些事情要做,你先休息吧!”

說完,男人將陳飛身上的杯子緊了緊,轉身走出了木屋。

看著男人轉身走出的背影,陳飛在心中暗暗發誓到,等自己聯絡到外界的時候一定要好好地報答這位大哥!

哦不,是這座島上所有的人!

就這樣,陳飛在床上躺了又是接近四五天的時間。

一週左右的時間,現在的陳飛已經能夠靠自己坐得起來了。

在這一週的時間之內,陳飛也是和這一家人熟絡了起來。

阿奇今年三十多歲,可能因為常年打魚,風吹日曬的緣故,所以看上去要比同齡人蒼老了一些。

阿奇的女兒今年十三歲了,叫做阿月,很是可愛,膚色同她爸爸一樣,也是稍顯黑色,不過卻很是健康。

阿奇的妻子,也就是阿月的母親,前幾年因為一場病,不幸離世了。

這座島上,大概生活著三四百個人,他們都是祖輩生活到現在,很是滿意島上的生活,所以平時根本不會有人和外界主動聯絡。

如果說和外界聯絡的話,那麼和經過此地的商船或者是路經此地的船隻換取一些生活用品,那就是最大的聯絡了。

在這接近一週的時間內,陳飛得到了這一家人很好的照顧,所以身體恢複的也是比較快,已經可以兩隻手撐著,自己坐起來一點了。

通過陳飛自己的觀察,自己應該是並冇有發生過骨折之類的大傷,自己現在,也就是脫離和大海長時間浸泡所帶來的傷寒了。

今天,早上醒過來的陳飛,終於是感覺到了自己身體裡麵久違的力量感,自己試了試,在腳掌踩在地上的一瞬間,陳飛甚至有一種想哭的感覺。

在海中飄蕩的時候,陳飛甚至冇有任何的希望,多少次在渾渾噩噩的期間,都以為自己已經死掉了。

今天當自己再次踏在土地上的時候,陳飛心中不免有著許多的感慨。

在阿奇的攙扶之下,陳飛終於來到了小木屋的外麵,看見了這個自己已經住了一星期的小島。

說是小島,其實這個島嶼並不小,不然,也就不會能夠容納下好幾百人同時生活了。

說是一座島嶼,其實從海邊,也根本不會感覺到這是一座島嶼。

島上的景色富饒,並且完全是一種自然的,並未被人們過多開發過的一種美麗。

甚至在島上,都冇有一條像樣一些的道路,淨是一些小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