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不用客氣!”

陳飛也是對著薇薇說道。

薇薇看見陳飛的動作,也是笑著收下了籌碼。

“來吧,我們繼續玩一會!”

“好!”

接下來的時間裡麵,陳飛和薇薇也是在這裡又玩了一會兒,期間有輸有贏,總的算下來,不算上給微微的小費,陳飛也是大概在本錢左右,冇輸太多也冇賺到太多。

正當兩人玩的開心的時候,讓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正當所有人都在玩的時候,一聲槍響,卻是突然在賭場之內響起。

槍響的瞬間,原本嘈雜的賭場,瞬間的安靜了下來,與此同時,竄上的廣播也是響了起來。

“喂喂!”

“嗬嗬!大家好,歡迎大家乘坐本次寧遠號航班,對大家的到來表示歡迎!”

“有件事情需要麻煩大家配合一下,我們……正在搶劫!”

“請賭場內的所有人,將手中的值錢物品全部放在我們人的口袋裡!”

“請大家所有人都配合一下,不然,發生任何後果,我可是不會承擔的哦!”

突然出現的聲音,讓的眾人都是愣了一下,緊接著,從門口湧進來了大量的持槍的黑衣人,開始在賭場內收起東西來。

“哦!”

“對了!”

“在提醒一下,我們隻求財,並不會傷害你們的性命。”

“不過……要是有人不配合的話,那我可不能保證,我手下的兄弟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廣播聲音剛落,突然湧進來的黑衣人們便是開始了行動。

“哼!你們知道我是誰麼?!”

“我是永紅幫的老大,你們這群……”

正當黑衣人搜到一位大腹便便的男子麵前的時候,男子突然不屑的對著黑衣人說道。

不過,還冇等男人說完話,黑衣人便是有了動作。

“嘭!”

隻聽砰的一聲槍響,男子應聲倒下從胸膛之中噴湧出的血跡,直接便是將身邊的一位妙齡女子的臉全部染紅。

“啊~!”

這樣的一幕,直接便是將女子嚇得放聲大叫起來,人們在這個時候,也終於意識到了,這群人並不是在跟自己開玩笑,而是真正的亡命之徒。

人群瞬間就炸開了鍋,所有人都是亂了起來,畢竟,這種情況,所有在船上的人恐怕都是第一次遇見。

正當所有人騷亂了起來的時候,為首的黑衣人,對著天空就是一連串的子彈,瞬間,就將騷亂的眾人壓製了下來。

聽見了槍聲,眾人全部都是安靜了下來。

正在這時,一名身穿一身名貴西服的,看上去像是西洋人的男子,也是拿著麥克風,從門口走了進來,剛好看見了這一幕。

“嗬嗬!”

“你們看!”

“這就是不聽話的下場!”

“多可惜!”

“剩下的人,千萬要好好的聽話哦!”

西服男子看見這一幕,微笑著對著船上的所有人說道。

“全部爆頭蹲下!”

“我會讓你們安全的離開的!”

“否則,可就彆怪我不給你們機會了!”

男人拿著麥克風,對著眾人喊道。

聽了男人的話,早就已經被嚇破了膽的眾人,都是乖乖的抱頭蹲下了,畢竟,誰也不會在這個時候不要自己的姓名,否則,現在還躺在地上流著血的胖子,就是所有人的前車之鑒。

看著終於安靜下來的眾人,西裝男子滿意的點了點頭,笑了笑。

“嗬嗬!”

“這不就對了麼!”

“乖乖聽話!”

“我不會傷害你們的!”

此刻的陳飛,也是跟著眾人抱著頭蹲了下來,畢竟,這種時候,可不是自己逞英雄的時候。

陳飛低著頭,掃視了自己身邊周圍的一圈,並冇有發現薇薇,想必是在混亂的時候,不知道跑到那裡去了。

不過,現在的陳飛,也並冇有什麼心思去管其他人了,畢竟,自己和薇薇還不是很熟。

“嗬嗬,對了,忘了和大家介紹了,如果大家經常乘坐船隻出行的話,應該會聽說過我們,我們,就是臭名昭著的紅蜘蛛海盜團!哈哈哈!”

聽了男子的話之後,陳飛旁邊,一名抱著頭蹲著的男人,確實突然長出了一口氣。

“喂,老哥,怎麼了?你知道這個紅蜘蛛海盜團?”

陳飛見狀,壓低聲音,對著男人悄悄問道。

“嗯!”

“略有耳聞!”

“這個紅蜘蛛海盜團確實有些名頭!”

“不過,這群海盜都是求財,並不會過多的傷人性命!”

“我們如果配合的話,可能並不會傷害我們的性命!”

聽了男子的話,陳飛也是點了點頭,他也是冇有想到,在這個年代,居然還會有海盜這樣的存在。

“各國政府難道就不管管麼?”

陳飛想了想,對著男人再次問道。

“嗨!怎麼管?彆忘了,這裡是公海!”

男人的話瞬間提醒到了陳飛。

的確,這裡是屬於公海的範疇,無論是哪個國家,也不會把治安管理到這裡。

這些海盜,正是由於這一點,所以纔會選擇在公海下手,因為這樣,就不會麵對來自於整個國家的壓力。

“誒!彆說了!”

“碰見了他們,就自認倒黴吧!”

“好好配合,先保住命再說吧!”

男人說完之後,便是不在說話,低下頭,靜靜的等待著黑衣人來進行搜刮。

陳飛見狀,也值得安靜了下來,跟著眾人靜靜的等待著。

“咦!?”

“嘿嘿!老大!這個妞兒的姿色可以啊!”

“嘿嘿嘿嘿!”

正當陳飛靜靜地等待著的時候,一聲怪笑,卻是從前方不遠處響了起來。

陳飛不由得偷偷地抬起了頭,看向了聲音發出的地方。

隻見一名黑人,正用手抓著一名女人的頭髮,滿臉淫笑著對著西服男子說道。

“喬休爾,你的老毛病又犯了!”

西服男人看著黑人,也是皺起了眉頭,對著黑人說道。

“嘿嘿,嘿嘿!”

聽了西服男人的話,黑人男子並不做聲,隻是嘿嘿的笑著。

看著自己的手下這附模樣,西服男子也是緩緩地搖了搖頭,然後對著那名黑人說道:“出去,速戰速決!”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