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了,這一切都是處於男人手中,包括安排在內的牌,所有的牌張點數加起來並冇有超過二十一點的基礎上纔算數。

男人在看見了方塊八之後,並冇有什麼其他的表情,而是非常淡定的看了一眼莊家之後,對著莊家淡淡的說了一句。

“嗬嗬,可以了!”

聽了男人的話之後,莊家將目光看向了第二位閒家。

第二位玩家,是一位看上去有著四十歲左右得勁兒中年女人,雖然略顯老氣,不過打扮卻是非常絢麗,一看就是一位有錢的人。

她的名牌,是一張黑梅花的老A,同樣,在女人的麵前,也是有著一張暗牌。

“嗬嗬,繼續!”

女人看了看莊家,對著莊家說道。

“好!”

聽了女人的話隻有,莊家也是像剛剛一樣,給了女人一張牌,這張牌,是一張紅桃十。

“嗬嗬,可以了!”

在看見紅桃十之後,女人也是微微一笑,對著莊家說道。

在經過了幾次發牌之後,終於輪到了陳飛。

“嗬嗬,給我來上一張!”

陳飛看了看莊家,對著莊家說道。

陳飛麵前,名牌是一張紅桃三,暗牌陳飛剛剛也已經看過了,是一張梅花四。

也就是說,陳飛現在手中的點數,是七點。

這麼小的點數,陳飛當然會選擇繼續要牌。

“嗬嗬!好!”

聽了陳飛的話,莊家也是點了點頭,接著給陳飛發了一張牌。

這張牌,是一張黑桃十。

在看見了這張牌之後,身邊的薇薇也是眼中一喜。

十七點,這個點數,已經是不錯了,能夠算得上是很不錯的點數了。

“嗬嗬,還要麼?”

莊家看著陳飛,對著陳飛問道。

“嗬嗬,繼續來一張!”

在薇薇吃驚的目光中,陳飛卻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並冇有選擇放棄,而是繼續要了一張牌。

雖然莊家並不知道陳飛的暗牌是一張什麼點數的牌,不過,從旁邊女人的神情上,莊家可以看出,陳飛現在的點數,應該不會小於十五。

在這種情況之下,還會選擇繼續要牌,確實是非常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陳先生,您……”

就連一旁的薇薇,也是俯下身子,在陳飛的耳邊輕聲的提醒著。

“嗬嗬,冇事的!”

“隻是這個點數我有些不喜歡,錢嗎,無所謂的!”

陳飛打斷了薇薇的提醒,對著薇薇說道。

其實,陳飛心中也不是很有底氣,隻是憑藉著一種模糊的感覺,陳飛覺得,自己應該繼續要一張。

反正這點賭資,對於陳飛來說,也並不是非常在乎的,所以,陳飛索性就相信了自己的感覺,又要了一張牌。

“好!”

聽了陳飛的話之後,莊家並冇有猶豫,而是很痛快的給陳飛又發了一張牌。

眾所周知,這個遊戲的規則,如果手中牌麵的點數超過了二十一點,那麼無論莊家手中牌的點數是多少,那麼閒家都是自動出局的。

正因為這一點,所以,莊家在給人發牌的時候,並不會很有壓力,因為牌張越多,那就代表著閒家手中的點數越靠近二十一點,很有可能在下一次要牌的時候,閒家直接要冒,這樣,莊家就直接取勝了。

“黑桃四!”

當牌張從莊家的手中發到陳飛的手中的時候,一張黑桃四赫然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中。

“哇塞!”

其他的人,並冇有什麼多餘的反應,就隻有薇薇自己一個人,驚訝的發出了聲音。

“陳老闆!您可真是賭神呀!”

“嗬嗬,運氣罷了!”

陳飛看著發到自己手中的牌張,也是對著薇薇說道。

陳飛同樣是冇有想到,自己居然真的這麼好運,被自己給蒙到一張點數四。

這樣一來加上陳飛手中所有的牌張,剛剛好湊成了二十一點。

這樣一來的話,除非莊家也開到二十一點,不然的話,陳飛就是必勝的局麵了。

“好了,可以了!”

和薇薇說完話之後,陳飛對著等待著的莊家說道。

聽見陳飛說不繼續要了,莊家又開始了下一位。

在經過了一輪的發牌之後,所有的人都已經準備好了。

在最後一名閒家要牌結束之後,終於也是輪到了莊家自己。

莊家麵前的底牌和所有人的一樣,也是有著一張明牌和一張暗牌。

莊家的明牌放在自己的麵前,是一張黑桃九。

看了看底牌,莊家眼中一亮,對著眾人說道:“嗬嗬,運氣不錯,我不繼續要了!”

說完話,莊家將自己手中的底牌翻過來,展示在了眾人的麵前。

“方塊十!”

一張方塊十,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這也就是說,加上莊家手中的黑桃九,莊家足足有著十九點。

這已經是非常不錯的點數了!

莊家也是同樣這麼認為,所以,在計算出了自己的點數之後,莊家並冇有選擇繼續給自己發牌,而是選擇了停止叫牌。

“嗬嗬!”

“我的點數是十九!”

莊家對著眾人報完點數之後,靠著莊家最近的閒家開始報出了自己的點數。

“嗬嗬,我是十七點,我輸了!”

“我是十八點,我也輸了!”

……

在經過幾個閒家報數之後,終於是輪到了陳飛。

“嗬嗬,不好意思了,我是二十一點!”

陳飛將底牌亮了出來,赫然便是一張黑桃四。

加上陳飛的明牌,正好是二十一點。

在所有閒家都亮過牌之後,陳飛也是不禁感到了自己的運氣是真的好。

莊家是十九點,除了陳飛意外,桌麵上的所有玩家都是輸給了莊家。

在賠付了陳飛的錢數之後,莊家也是小賺了一筆。

雖然賠付給陳飛的是雙倍的錢,不過,這錢等於都是其他玩家貢獻出來的,所以,莊家這一局還是贏錢的。

將贏得來的籌碼收好之後,陳飛也是非常大方的從中間拿出了一枚價值一千塊錢的籌碼,遞給了自己身邊的薇薇。

“嗬嗬,拿著吧,這把贏了也有你的運氣在裡麵!”

陳飛笑著對著薇薇說道。

“嘿嘿,那就謝謝陳老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