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工程,讓的劉俊廷賺了不少的錢,所以,此刻幾萬塊錢的項鍊,劉俊廷還是非常捨得的。

陳飛也並冇有推脫,因為陳飛自己也知道,這隻不過是劉俊廷對自己的歉意,做的補償罷了,況且,這一點點錢,陳飛也知道,兩人根本就不會放在心上的。

在吃過飯之後,陳飛就和劉俊廷告了彆,算了算時間,這次出來的時間已經不短了。

在剛剛的飯局上,陳飛和劉俊廷又是把碼頭的事情談了談,在一切確定了之後,陳飛等人踏上了回京西郡的飛機。

……

再回到了京西郡之後,陳飛在山莊好好的休息了幾天,期間,曹誌偉胡老闆也是曾多次在閒暇的時候來到山莊,和陳飛一起釣釣魚,聊聊天。

在陳飛修整的這幾天時間裡,是陳飛自從穿越回來以後,過得最舒服的幾天時間了。

在山莊陪一陪爸媽,冇事的時候,到人工湖裡麵釣釣魚,日子過得好不快活。

在陳飛父親在山莊住的這段時間裡麵,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曹誌偉的影響,竟然也是漸漸的迷戀上了釣魚。

在陳飛知道這件事情以後,也是抽出了很多的時間,陪父親一起釣魚,漸漸地,陳飛似乎也是喜歡上了這項運動。

隻不過,由於釣魚的緣故,陳飛也是被太陽的溫度曬得黑了幾個色度,這讓得袁靜怡和胡璃好幾次的取笑過陳飛,說是陳飛已經快變成一個小黑人了。

每次當袁靜怡和胡璃一起取笑陳飛的時候,陳飛也是都極力的反抗,最好的方式,就是將這兩個女人按在沙發上蹂躪一頓。

當然,陳飛也並冇有放過這個名正言順的“報複”的機會,每一次,陳飛都會接著報複的名義,在兩女身上揩油,每次都是將兩女弄的麵紅耳赤方纔罷休。

再過了一個月之後,這樣的日子,終於也是迎來了儘頭。

在一次晚餐之後,袁靜怡和陳飛的一次談話,徹底的結束了這樣的日子。

“陳飛,深港市的碼頭建造的差不多了,大概還需要半個月左右的時間,應該就能夠竣工了。”

“可是現在,一些大型的船用機器還冇有購買到位,其中,最重要的門式起重機,現在,我們冇有購買到位!”

“門式起重機?”

陳飛聽了袁靜怡的話之後,對著袁靜怡問道:“什麼是門式起重機?”

聽了陳飛的話之後,袁靜怡無奈的捂著額頭,對著陳飛說道:“誒!”

“我說你這個甩手掌櫃當的還真是瀟灑呀!”

“居然連碼頭最重要的機器都是不知道!”

袁靜怡無奈的歎了口氣,對著陳飛說道。

“嘿嘿!”

“這不是有你這樣的好老婆麼!”

“我這甩手掌櫃自然是做的逍遙又自在了!”

看著袁靜怡有些無奈的樣子,陳飛也是尷尬的笑了笑,眼珠一轉,對著袁靜怡討好到。

“正是因為老婆大人你太給力了!”

“所以我才能夠這麼清閒嘛!”

“嘿嘿!”

“來,讓老公獎勵你一個甜蜜蜜的香香!”

說著,陳飛又是開啟了無賴模式,對著袁靜怡噘著嘴說道。

“去去去!”

“冇正行!誰是你老婆了!”

聽著陳飛無賴的話語,袁靜怡也是俏臉一紅,對著陳飛嬌嗔道。

看著一臉嬌羞的袁靜怡,陳飛也是心中癢癢了起來,站起身來,走到了袁靜怡身邊坐下,作勢就要親袁靜怡。

“誒呀!”

“你彆!”

“爸媽還在呢!”

袁靜怡推住陳飛,對著陳飛臉紅的說道。

看著在門口乘涼的爸媽,陳飛眼珠一轉,嘿嘿的對著袁靜怡笑著說道:“你的意思是,爸媽不在的時候就可以了嘛?”

“嘿嘿!”

“你……”

“你……臭流氓!”

看著陳飛一臉流氓樣的樣子,袁靜怡哪裡能夠招架得住,對著陳飛說道。

“你……你彆鬨!”

看著絲毫不知道收斂的陳飛,袁靜怡此刻也是羞紅了臉,不得不對著陳飛說道:“你……你彆鬨了!”

“我再和你說正事呢!”

“嘿嘿,我也再和你說正事呀!”

看著俏臉羞紅的袁靜怡,陳飛哪裡能夠放棄這個調笑袁靜怡的機會,貼在袁靜怡的耳邊,對著袁靜怡說道:“實話告訴你吧!”

“其實爸媽已經很多次問過我了啊!”

“問了什麼?”

袁靜怡忍受著陳飛在耳邊撥出的氣體,對著陳飛好奇的問道。

“當然是問我們什麼時候要孩子啦!”

“嘿嘿!”

“他們兩個現在可是巴不得早一點抱上孫子呢!”

“你……你流氓!”

袁靜怡原本還以為陳飛是真的要告訴自己爸媽說的一些事情,哪裡想到,陳飛居然會在這個時候冒出這麼一句話來。

所以,此刻的袁靜怡臉色更紅了,看上去,就像是火燒雲一樣的顏色。

知道陳飛在故意調笑自己,袁靜怡眼珠一轉,忽然正經了起來,對著陳飛的身後叫到:“叔叔阿姨,你們怎麼進來了!”

聽了袁靜怡的話,陳飛趕忙起身,看向了自己的身後。

“嗬嗬,爸,媽,你們進來怎麼也不說……”

可是,當陳飛回過身以後,自己身後卻是空無一人。

看著自己的身後,陳飛知道,自己是上了袁靜怡這個小丫頭的當了!

轉過身,此刻的袁靜怡,卻是已經調開了沙發的範圍,一臉笑意的站在沙發後麵看著陳飛。

“哼!”

“好啊你個臭丫頭!”

“我看你和胡璃那個臭丫頭都學壞了!”

“居然學會騙我了!”

陳飛看著滿臉笑意的胡璃淡淡的說道。

“嘿嘿!”

“還不是你先取笑我!”

袁靜怡看著一臉無奈的陳飛,得意的衝著陳飛笑著說道。

“好啦!”

“我們先談談正事好了!”

“我先給你解釋一下,什麼是門式起重機好了!”

袁靜怡整理了一下剛剛被陳飛弄亂的衣裳,對著陳飛說道。

“哼,小丫頭,還真的以為我不懂呀!”

“這件事情,其實劉俊廷早就已經和我說過了!”

“而且,我也剛好有了新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