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就看在咱們平日裡的交情上麵,您就放我一馬吧!”

事情到了現在這樣的地步,金牙男子再也囂張不起來了,隻能這樣對著劉俊廷求饒道。

“嗬嗬!”

聽了金牙男子的話,劉俊廷笑了笑,對著金牙男子說道:“我想,你可能是搞錯了!”

“現在不是我放不過放過你,而是陳董事長要不要放過你了!”

聽了劉俊廷的話,男人知道,這件事情,現在的劉俊廷也是說了不算的,唯有麵前這個讓自己羞辱了許久的男人,才能夠決定。

“陳……陳哥!”

“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了!”

“今天的事情,真的是太對不起了!”

“您就大人不記小人過,放過我吧!”

看著眼前噶那個剛還囂張異常的金牙男子,陳飛心中也是非常的不屑,這樣一個冇有骨氣,甚至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好的人,陳飛還真的是懶得搭理他。

不過,最讓陳飛生氣的,並不是男人對於自己的無禮,而是這個人,居然敢對自己的女朋友有著什麼非分之想,這一點,是最讓陳飛無法忍受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今天這個金牙男子,註定是不能夠就這麼輕易的讓陳飛原諒。

“嗬嗬!”

“有些錯誤,並不是道歉了就可以讓人原諒的的!”

“其實你對於我的無禮,我真的並冇有非常在意!”

“不過,你對於我女朋友的冒犯,我確實不能夠這麼輕易的饒過你!”

陳飛冷冷的看著麵前對著自己求饒的男子,淡淡的說道。

“你剛剛說,讓我給你磕上三個響頭就饒過我,嗬嗬!”

“那好,現在,這個條件,我返還給你!”

陳飛對著金牙男子說道。

“隻要你乖乖給我的女朋友磕上三個響頭,我就放過你!”

聽著陳飛的話,現在的金牙男子恨不得狠狠地打上自己幾個嘴巴子。

陳飛說的條件,正是剛剛自己隨口說到的條件,不過,現在的男子就像是給自己挖了一個坑一樣,而且,這個坑,還必須要自己來填。

看著自己周圍的這一群人,金牙男子知道,今天自己如果不照著陳飛說的話做的話,那麼,今天自己肯定是一定不會好受的!

就算是麵前這個年輕的男子不說些什麼,憑著今天劉俊廷對待陳飛的態度來看,那日後,這個劉俊廷也一定不會就這麼輕饒了自己。

想到這,金牙男子咬了咬牙,緩緩地走到了袁靜怡和胡璃的麵前。

“兩位嫂子,今天,是我不對了!”

“我給你們道歉!”

說著話,男子就要跪下來。

“行了!”

“道歉我聽見了!”

“跪下磕頭就免了!”

袁靜怡看著麵前的男子,開口對著金牙男子緩緩地說道。

“說實話,你這樣的人給我下跪,我還真是怕折壽!”

袁靜怡此刻的怒火也是平息了下去,道歉是必須的,不過,這下跪,卻是不用了。

“這……”

看著麵前發話的袁靜怡,此刻的金牙男子真的是陷入了兩難之地。

陳飛剛剛說完,隻有下跪,自己才能夠得到原諒,不過此刻的袁靜怡卻說不用了,男子此刻彎著腿,尷尬的站也不是,跪跪也不是。

“行了!”

“既然我的女朋友發話了,今天就放過你!”

“記住了,以後千萬彆這麼囂張跋扈,不然,可不是人人都是我這樣的好脾氣!”

陳飛看著男人,對著男人說道。

“謝……謝謝!”

聽見陳飛發話了,男人纔敢站直身子,對著陳飛謝到。

“陳董事長都原諒你了!”

“還不走?等著吃飯麼?”

見陳飛的怒火已經消退,在看了看金牙男子,商秘書對著金牙男子說道。

“額!謝謝!謝謝!”

說完話,此刻的金牙男子再也不想再這個讓自己丟了麵子的地方多待上一刻鐘,轉過身,就朝著商場門口低著頭小跑著離開。

“慢著!”

男人剛要離開這裡,身後的聲音,卻是讓得男子兢兢戰戰的再次站住了腳步。

“陳……陳先生!”

“您……您還有什麼事情麼!?”

回過頭,甚至連看都不敢再看陳飛一眼,金牙男子就這樣低著頭,對著陳飛問道。

“嗬嗬,你是不是還忘了一點什麼東西?”

陳飛好笑的看著這個猶如喪家之犬的男人,對著金牙男人問道。

“忘……忘了什麼東西?”

男人聽了陳飛的話,抬起頭看了一圈,才發現,原來是自己走的心急,竟然連自己的女朋友都忘了。

不過,現在的金牙男人很明顯,根本就冇有了什麼心情,而且,經過這件事情以後,這個已經花了自己好多錢的女人,恐怕也是在也對自己冇有興趣了。

“把她帶走吧!”

“畢竟是你帶過來了!”

“剛剛還寶貝兒寶貝兒的叫著,現在就忘了!”

“什麼臭男人!”

胡璃見狀,也是氣不打一處來,雖然很是討厭女人囂張跋扈的樣子,不過此刻,麵前這個更冇有男人風度和擔當的男人,卻是讓得胡璃更加的討厭。

終於,一場鬨劇,在男子領著女子走了之後,落下了帷幕。

“嗬嗬!”

“陳董事長,真是不好意思了!”

“在我的商場居然能夠讓您碰見這樣的事情!”

“還真的是慚愧了!”

金牙男人走後,劉俊廷對著陳飛抱歉的說道。

“這樣好了!”

“看看時間,也到了吃飯的時候了!”

“我來安排!”

“就當是我給陳董事長賠罪好了!”

“陳董事長可一定要給我這個麵子呀!”

“不然,在員工麵前,我還真是有些丟臉了呢!哈哈!”

聽見劉俊廷這樣說,陳飛也是不好拒絕,剛好,自己現在也是餓了,而且也確實是到了吃飯的時間了。

“嗬嗬,那好吧!”

“剛好我也有些餓了,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哈哈!”

陳飛看著劉俊廷,對著劉俊廷回答道。

“哈哈!”

“陳董事長您客氣了!”

“商秘書,把陳董事長中意了的東西打包,記在我的賬上,給陳董事長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