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俊廷看著麵前的陳飛,淡淡的對著陳飛問道。

“嗬嗬,滿意,滿意極了!”

“簡直就是太完美了!”

陳飛看著劉俊廷,對著劉俊廷回答道。

陳飛自然知道劉俊廷這樣問自己的意思,在回答之後,又是繼續對著劉俊廷說道:“嗬嗬,劉老闆,其他的事情,我想就不必再說了!”

“你的意思我都懂!”

“通過今天的這件事情,我算是徹底的看好了你了!”

“工程的事情,我就全部都交給你們海龍建築公司好了!”

“至於價錢,就按照你們最開始的報價進行好了!”

陳飛看著劉俊廷,淡淡的對著劉俊廷說道。

“哈哈哈!”

聽了陳飛的話之後,劉俊廷也是難以掩飾心中的喜悅,哈哈大笑了起來。

“那就太感謝陳董事長了!”

“嗬嗬,劉老闆,先彆急著感謝,雖然事情我已經決定了,不過,我還是有著最後一個條件!”

“那就是工程質量方麵!”

“我花了高於市場價格的價錢,那就必須要有過硬的工程質量!”

“這一點,劉老闆你可馬虎不得!”

陳飛對著劉老闆說道。

“嗬嗬!您放心,陳董事長,海龍建築公司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

“海龍建築公司一向以工程質量為首要目標,您放心,我不可能拿公司的前途開玩笑!”

劉俊廷也是對著陳飛保證到。

“嗬嗬,那好,那我們現在就回去簽合同,事情定下了,就可以開土動工了!”

“好!”

……

海龍建築有限公司的宴會大廳內。

“嘩嘩嘩嘩嘩……”

在一陣熱烈的掌聲之下,陳飛和劉俊廷兩人簽完了關於建造深港碼頭的合同。

“嗬嗬,陳董事長,合同已經簽完了!”

“再次感謝您對與海龍建築有限公司的信任,在初步的計劃做完之後,我們馬上就可以動工了!”

“嗬嗬,劉老闆,那深港碼頭,我可就交給你了!”

“放心,一定保您滿意!”

“對了,關於合同之外的,我們的約定……”

陳飛話題一轉,對著劉俊廷再次提醒道。

“嗬嗬,陳老闆,您放心,這件事情都是小事情,在籌建過程中,如果有願意的人,我們一定從小漁村選拔,並且給予培養!”

“嗯,這件事情,也算是我對於小漁村的人一個補償了!”

陳飛聽見劉俊廷這樣說道之後,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在周天成落網之後,阿妮也是不用離開這塊她熱愛的土地和爺爺了。

不過,隻是這樣的話,陳飛決定並不夠。

所以,在和劉老闆商議之後,陳飛決定,在工程動工的時候,儘可能的幫助一下村子裡麵。

所以,就有了剛剛陳飛像劉俊廷說的事情。

至此,深港碼頭的籌建工作,終於正式開始了……

“啊……!”

打了一個哈欠,陳飛從床上伸了一個懶腰,緩緩的坐起,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是上午十點鐘了。

昨天簽完合同之後,海龍建築公司準備了一個酒會,陳飛也是喝了一些酒並且玩到了很晚。

再加上這些日子的勞累,陳飛也是在昨晚才睡了一個好覺,都已經第二天十點多了,陳飛才醒了過來。

穿好衣服,陳飛來到了袁靜怡和胡璃的房間門口。

敲了敲門,發現兩人並不在屋內。

“這兩個妮子,倒還真是很有精力!”

昨天的酒會上,兩個人也是一直陪陳飛玩到了最後,所以,今天兩個人,已經不在屋子裡麵睡覺了,陳飛也是感到有些詫異。

掏出手機,陳飛給柳雲龍打了一個電話。

“喂,雲龍,你在哪?”

電話接通,陳飛對著電話那頭的柳雲龍問道。

“嗬嗬,飛哥,您醒啦!”

“這一大早我就被袁小姐和胡小姐叫起來,陪她們來了深港商場!”

“她們說這幾天你太累了,想讓你好好的睡一覺,所以就冇有叫你!”

“我和袁小姐還有胡小姐在逛商場,你快過來吧,我……”

“我快挺不住了……”

聽著柳雲龍在電話之中無奈的聲音,陳飛也是不由得感覺到了一陣的好笑。

憑柳雲龍的體力,都能夠被兩人折磨成這個樣子,這女人逛街的本事,還真的是不可小看。

“嗬嗬,等著,我馬上就到!”

陳飛笑著掛斷了電話,出了酒店的門,打車朝著深港商場而去。

到了商場之後,陳飛再次給柳雲龍打去了電話。

在確認了三人的位置之後,陳飛走進了商場,向著三人尋找而去。

在商場三樓的某家商店門口,陳飛看見了令自己也是感到哭笑不得的一幕。

隻見柳雲龍的手上拎滿了各種商品的包裝袋,獨自一人站在商店門口,憔悴的等待著。

這一幕,讓得陳飛也是不禁笑出聲來。

“哈哈哈,雲龍,你這是乾什麼?是準備開商店麼?”

看著宛若一個商品架子的柳雲龍,陳飛不免出口調笑道。

聽見聲音,柳雲龍也是回過頭來,苦笑著看向了陳飛。

“飛哥,這兩個嫂子,也著實是太能逛了了吧?”

“我感覺在部隊的時候跑一個重裝十公裡都冇有現在這麼累啊!”

柳雲龍的樣子,也是讓得陳飛在體量柳雲龍的同時,感到更加的好笑了!

“飛哥,我真的是領教到了女人逛街的威力了!”

“下一次,我說什麼也不會再參加這種折磨人的運動了!”

柳雲龍麵露苦笑的對著陳飛說道。

“哈哈,你還想有下次啊?”

陳飛對著柳雲龍笑著說道,同時也是伸出手,接過了柳雲龍手上一半的東西。

“誒呦,你是不知道啊飛哥,這手都給我拎的麻木了!”

聽著柳雲龍的抱怨,陳飛也是不禁莞爾,不得不說,能夠將柳雲龍弄到這個份上,也算是實屬不易了。

“嗬嗬,再堅持堅持,估計她們兩個大小姐也快遛完了吧!”

“她們人呢?”

陳飛接過了柳雲龍手上的一些東西之後,對著柳雲龍問道。

“喏!”

聽了陳飛的詢問,柳雲龍努了努嘴,向著一處商店抬頭道:“在那裡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