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光是這樣,麵前這個低調的男人,如果真的是華飛公司的董事長的話,那從實力方麵來講的話,肯定是要比劉俊廷還要有實力的。

自己連劉俊廷都惹不起,就更彆提陳飛了!

想到這,周天成也是徹底的慌了神。

“陳……陳哥!”

“你看,這一切都是誤會啊!”

終於,知道了事情真相之後的周天成,徹底的服了軟。

麵對著陳飛,周天成再也囂張不起來了,隻能對著陳飛悔恨的說道。

“陳董事長,你就看在劉哥的麵子上,饒了我這一回吧!”

看著和剛剛囂張的樣子,判若兩人的周天成,陳飛心中也是感到了一絲不屑。

“嗬嗬,想要我原諒你,不是不可能!”

“這是很簡單的一件事情,不過,你這麼多幾年在漁村為非作歹,肆意妄為的事情,可不能夠就這麼算了!”

陳飛看著麵前的周天成,開口淡淡的說道。

“我……我補償!”

“我一定對漁村所有的人補償!”

“讓他們所有人都滿意!”

此刻的周天成,哪裡還有剛剛囂張的樣子,對著陳飛低三下四的求饒道。

“嗬嗬,你要是在我勸誡你的時候就有這樣的覺悟,事情也不會發展到現在的地步了!”

“現在說這種話,確實有些晚了!”

陳飛的話音剛落,村子外麵就響起了一片警笛聲。

在周天成詫異的目光中,警車急速的從村口開了進來,將眾人圍了個水泄不通。

“不許動!”

“放下凶器,全部抱頭蹲好!”

警察一下車,便對著拿著器械的周天成等人喊道。

見警察已經將眾人團團圍住,周天成手下所有的人都是傻了眼,事到如今,就算是天王老子下凡,恐怕也幫不了這幫人了。

人證物證聚在,這牢獄之災,周天成這一夥人恐怕是免不了了。

“嗬嗬,孫副所長,您可真是人民的好父母官啊!”

“這麼多人的持械擾亂治安,被您這麼一位英明神武的好警官給一窩端了呀!”

“我看,今年年底,你這副所長的副字,恐怕就要去掉了吧?!”

“哈哈!”

看著從警車上下來的一名當官模樣的人,劉俊廷對著來人笑道。

“哈哈哈!”

“劉老弟,你可真是送了我一份大禮呀!”

“對於這群擾亂社會治安的混蛋,徹底清除,是我們警察應儘的義務嘛!哈哈哈!”

來人看上去,跟劉俊廷很是熟絡,想來,這個人應該和劉俊廷的關係非常不錯。

“嗬嗬,哪裡哪裡,我也隻是路過此地,看著有些壞人想要傷害無辜的村民,出於心中的正義感,所以報了警而已!”

“這點小事,舉手之勞而已!哈哈!”

劉俊廷也是對著這名被稱呼為孫副所長的男人笑著說道。

“哈哈哈!”

“哈哈哈!”

兩個人心照不宣的互相對視了一眼,然後放聲大笑道。

在清點了人數之後,孫副所長大手一揮,收了隊,臨走之前,還不忘跟著劉俊廷打了一聲招呼。

至此,周天成這夥兒為非作歹多年的壞蛋,也是全部都落了網。

看著遠去的警車,陳飛此刻心中也是升起了萬千的疑惑。

無論陳飛怎麼猜測,也冇有猜測到,劉俊廷居然會以這樣的方式,結束了著看上去像是鬨劇一般的事情。

“哈哈,劉老闆,真是好手段啊!”

看著遠去的警車,陳飛大笑道,對著劉俊廷說道。

“嗬嗬,什麼手段,有問題找警察,小孩子都是知道的事情罷了!哈哈!”

劉俊廷看著陳飛,此刻的陳飛,也是很是高興,畢竟能夠以這樣的方式解決為題,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嗬嗬!”

“劉老闆,真是冇有想到,你居然還會有這麼一手,我還以為,今天你會……”

看著麵前的劉老闆,陳飛承認,自己還真是有些小看了麵前這個以一己之力將一個黑勢力給成功轉型的男人。

“嗬嗬,陳董事長,您還以為我會怎麼樣?”

聽了陳飛的話,劉軍聽也是笑了笑,對著陳飛反問道。

“嗬嗬,我還以為,你會將這個藉著你的名頭搞事情的傢夥給帶到某處不為人知的地方,然後給哢嚓了呢!哈哈!”

陳飛看著劉俊廷,對著劉俊廷半真半開玩笑的說道。

“哈哈哈!”

“陳董事長,您開什麼玩笑?!”

“那種犯法的事情我怎麼可能會做!?”

“我可是一個正經合法的生意人!”

“您是知道的,我可還是十佳傑出企業家呢啊!”

“我又怎麼可能做出那種事情呢?”

“哈哈哈哈!”

看著麵前頗有些無賴風範的劉俊廷,此刻的陳飛心中也是湧上了一抹無語。

這個結果,可當真是有些出乎陳飛的意料了。

不過,這樣的結果,也確實是最好的結果了,壞人得到了應有的下場,警察也肯定會徹底的清查這個周天成,最後,該還給村民們的補償,那肯定也是會儘數返還。

“嗬嗬,劉老闆,我還是有些疑問!”

“難道,您這樣做,就真的不怕這個周天成在警察局裡,說出以前的一些什麼事情,影響到了你麼?”

陳飛對著劉老闆疑惑的說道。

“以前?”

“什麼事情?”

“我怎麼不知道?”

“陳董事長,我剛剛說了,我可是正兒八經的合法生意人!市十大傑出企業家!”

“您說話可要小心了,犯法的事情,我可是從來冇有乾過呀!”

“哈哈哈!”

聽了陳飛的疑問,劉俊廷再次拿出了一副無賴的樣子,煞有其事的說道。

“哈哈!”

聽了劉俊廷的回答,陳飛也是無奈的對著劉俊廷笑了起來。

不用說,劉俊廷也肯定早就想到了這一點,不過。既然劉俊廷還敢這麼乾,那肯定也是有著自己的一些把握。

“恐怕,就算是這個周天成說出什麼,那也絕對不會有其他人聽見!”

陳飛心中暗暗的想到。

“嗬嗬,陳董事長,您對今天的這個處理結果,還滿意麼?”

“這或許是最好的結果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