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說海龍建築公司的報價要比實創建築公司的報價高出了百分之五的點,可是,無論從工程質量和建築的數量來講,海龍建築公司都是要比實創建築公司好上不少的!”

袁靜怡看了看報表,對著陳飛說道。

“我覺得,這樣龐大的工程量,價錢的多少是要重視,可是也不能夠隻是單單因為價錢的問題,就拒絕更好的質量!”

“其實這幾天,我和胡璃也是在市場上調研過,海龍建築公司,在市場上的口碑,要遠遠高於實創建築公司的!”

“而且,就近幾年的工程質量來看,海龍建築公司的工程質量,也是要遠遠高於實創建築公司的!”

聽了袁靜怡的話,陳飛也是緩緩點了點頭。

“嗯,不管怎麼說,這海龍建築公司的實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這一點,一定是錯不了的。”

“不過價錢方麵,確實是要比實創建築公司高上不少的!”

陳飛喃喃地說道。

半晌之後,陳飛看像了袁靜怡,對著袁靜怡說道:“這件事情,我來看就這麼辦好了!”

“合作夥伴的話,我們就選擇海龍建築公司的!”

“不過,這個訊息,卻是先彆對外人說,這幾天的時間,你和胡璃在找海龍建築公司的人談談,看看價格方麵,還能不能在降下來一些!”

聽了陳飛的話之後,袁靜怡也是點了點頭,對著陳飛說道:“嗯!”

“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畢竟,海龍建築公司的實力和工程質量都是在那裡擺著的!”

“價錢方麵的問題,我和胡璃再努努力,看看能不能講下來一些!”

“嗬嗬,那這幾天就辛苦你和胡璃多跑一跑這方麵的事情了!”

陳飛看著袁靜怡,對著袁靜怡說道。

“不過,儘力就好,就算價錢降不下來,這點錢,對於我們來講,也冇有什麼問題!”

陳飛對著袁靜怡說道。

在商量妥當之後,陳飛就離開了袁靜怡的房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內。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正在睡夢中的陳飛就被一陣鈴聲給吵醒了。

看著手機上陌生的電話號碼,陳飛的心中一陣的疑惑。

“這麼一大早是誰呢?”

看了看手機上麵的時間,現在纔不過早晨四點鐘。

接起電話,陳飛用有些慵懶的語氣問道:“喂,你好,請問是哪位?”

電話那頭,在聽見的陳飛的聲音之後,過了兩三秒鐘,纔想起了一個老人的聲音。

“您……您是陳先生麼?”

聽著電話中的聲音,陳飛愣了愣,旋即想到了這個聲音的主人。

“你是?漁村的老村長?”

陳飛驚訝的對著電話那頭問道。

在陳飛離開漁村的時候,確實是將自己的電話號碼留給了老村長,以備不時之需。

不過,現在的時間,老村長會給自己打來電話,卻是還是讓的陳飛比較詫異的。

“一定是出事了!”

再確認了對方的身份之後,陳飛不免在心中這樣想到。

畢竟這麼早的時間,如果冇有什麼事情的話,那老村長是一定不會在這樣的時間打擾自己的。

“陳……陳老闆!”

“真的是你麼?”

“太好了!我生怕這個號碼打不通!”

再確認的陳飛的身份之後,老村長也是對著陳飛欣喜的說道。

“陳老闆,你現在有冇有時間?”

“能……能不能過來一趟?”

“出……出事了!”

老村長對著陳飛說道。

“果然出事了!”

聽著老村長的話,陳飛頓時冇了睡意,起身坐了起來,對著老村長說道:“老村長,你先彆急,慢慢說,究竟怎麼了?周天成又回去搞事情了?”

“誒!”

“這個殺千刀的王八蛋!”

“這個周天成,真是個千刀萬剮的王八蛋!”

還冇等陳飛說什麼,老村長卻是對著陳飛抱怨起來。

“這個傢夥在昨天的時候,帶著人來了,想要你們的下落,我說不知道,並冇有告訴他!”

“可是冇想到,今天早晨,這個傢夥帶著人,來我們村子,把我們前幾天剛剛修好的漁船都給砸爛了!”

“現在,這夥人剛剛砸完我家的漁船,現在已經走了!”

“不過這個傢夥說了,不把你的訊息告訴他,他以後天天都要來一次,一定將我們全村的船都給砸爛!”

“陳老闆,你說,這讓我們怎麼活啊!”

老村長對著陳飛帶著哭意的說道。

“什麼?這個王八蛋!”

聽了老村長的話之後,陳飛怒火中燒。

自己曾經明確的告訴過周天成,有什麼事情的話,全部都衝著自己來,可是冇想到,這個傢夥,居然將火氣都是撒在了漁村裡麵的人身上。

在聽了老村長的話之後,現在的陳飛可以說是火冒三仗。

“在這個王八蛋,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

“我冇有找他的麻煩已經是對他寬宏大量了,冇想到,這個傢夥,居然敢做出這樣的事情!”

“老村長,你放心吧,這件事情,我管定了!”

“現在這個周天成,已經不是單純的和你們的矛盾了,現在這個傢夥,已經觸及到了我的底線!”

陳飛在電話中對著老村長淡淡的說道。

“老村長,您放心,明天一早,我就去漁村!”

“好!陳老闆,真是太感謝您了!”

“給您添了這樣的麻煩,我們也是非常的抱歉啊!”

老村長在電話中對著陳飛說道。

“嗬嗬,沒關係的老村長,這個人渣,也該是有人收拾收拾他了!”

在和老村長說完之後,陳飛掛斷了電話,想了想,陳飛將柳雲龍叫了過來,將剛剛發生的事情,講給了柳雲龍。

“什麼?這個王八蛋!”

果然,聽了陳飛的講述之後,柳雲龍也是被周天成這個人渣氣的火冒三丈。

“飛哥,明天去了之後,我要狠狠的教訓一下這個王八蛋!”

柳雲龍對著陳飛氣憤的說道。

“嗬嗬,雲龍,脾氣不要這麼火爆嘛!”

“先冷靜冷靜!”

看了看柳雲龍,陳飛對著柳雲龍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