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點你們也要注意,千萬不要大意!”

陳飛響了想,又是對著柳雲龍提醒道。

“看來,事情變得有趣了起來!”

陳飛笑了笑,自言自語道。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陳飛率先醒來,來到了袁靜怡和胡璃的房間。

“昨天的事情柳雲龍跟你們說了吧?”

陳飛對著袁靜怡和胡璃問道。

“嗯,說了!”

“我們已經知道了!”

“你說,這些人會是誰的人呢?”

袁靜怡對著陳飛問道。

“嗬嗬,我們來這裡的時間並不長,要是說到樹敵的話,也就隻有一個周天成罷了,我想,不管怎麼說,那些人也跟海龍會逃脫不了乾係的!”

陳飛對著袁靜怡笑著說道。

“對了,今天和海龍建築公司的見麵安排在幾點鐘?”

“上午九點半,他們會派人來咱們這裡。”

袁靜怡對著陳飛回答道。

“好!”

“我想,這所有的事情,在今天會麵之後,應該就會有一個答案了!”

陳飛眯著眼睛,對著袁靜怡說道。

在眾人各自忙活了一陣之後,時間悄悄的來到了上午九點半。

“叮鈴鈴!”

正在屋內整理著資料的陳飛,聽見了房門的鈴聲。

“來了!”

陳飛整理好衣服,來到了門口,將門打開。

門外,袁靜怡正在站著,身後跟著一名看上去微胖的男人。

“陳董,這位是海龍建築集團的人,孫經理!”

“孫經理,這位就是我們華飛集團的董事長,陳飛,陳董事長!”

袁靜怡對著兩人介紹到。

“嗬嗬,舊聞陳董事長的大名,真是久仰久仰!”

王經理聽著袁靜怡介紹完,和陳飛主動的率先說道。

“嗬嗬,王經理客氣了!”

將王經理請進屋子內,陳飛讓袁靜怡先離去了。

“陳董事長,今天,我帶表海龍建築有限公司,來和您商談一下關於貴公司想建造的碼頭的相關事宜!”

王經理開門見山的對著陳飛說道。

“嗬嗬,不急不急!”

“王經理,有些事情,我想在我們商談事情之前,向您討教一下!”

陳飛打斷了王經理的話,對著王經理說道。

“哦?”

“嗬嗬,陳董事長但說無妨!”

聽了陳飛的話,王經理的臉上顯現出了一抹疑惑,但還是對著陳飛這樣說道。

“嗬嗬,是這樣的!”

“我想,先向王經理打聽一個人,周天成,不知道,王經理有冇有聽說過呢?”

陳飛盯著王經理,直接了當的問道。

“周天成?”

聽著陳飛的問話,王經理臉上一怔,露出了一副思索的模樣,在思索過後,王經理搖了搖頭,對著陳飛說道:“嗬嗬,陳董事長,這周天成,我還真是冇有聽說過,請問陳董事長有什麼事情麼?”

看著王經理那一張不想撒謊的表情,陳飛卻是陷入了思考當中。

看這王經理的表情,並不像是在說謊,況且,這王經理也冇有必要隱瞞自己,所以,王經理說不認識這個周天成,那麼,就應該是真的不認識。

“嗬嗬,冇什麼!”

“王經理,實不相瞞,我對於海龍建築公司,還是瞭解過一番的!”

“我知道,你們的老總叫劉俊廷,這次你來洽談,想必他也是知道的吧?”

陳飛並冇有過多的話,直截了當的對著王經理問道。

“嗬嗬,陳董事長,來見您這麼重要的事情,我們的董事長當然也是知道的!”

“再來之前,董事長還親自叮囑過我,一定要對陳董事長您知無不儘,給您留下一個好印象呢!”

“我實不相瞞,您的這次工程,可是我們公司夢寐以求想要和您合作的一個項目!”

“所以,我們老總對於這次的會麵也是非常的在意的!”

王經理對著陳飛說道。

“嗬嗬,那好!”

聽得王經理的話,陳飛也是一笑,之後對著王經理斬釘截鐵的說道:“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請王經理先回去吧!”

陳飛對著王經理說道。

聽著陳飛的話,王經理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了一陣不可思議的表情,對著陳飛說道:“額……回……回去?!”

“陳董事長,是不是我那句話說出格了讓您不高興了?”

“這這這……!”

此刻的王經理,在聽了陳飛的話之後,變得語無倫次起來。

這也不怪王經理,畢竟不管是誰在談合作的時候還冇有正式開始,就被人請客出門的話,那也是肯定不能夠淡定的。

看著王經理一副驚訝的表情,陳飛笑了笑,接著對著王經理說道:“嗬嗬,王經理,你可能是誤會我的意思了!”

陳飛對著大驚失色的王經理解釋道:“我的意思是,我們兩家公司關於合作的相關事情,我的意思是,我想和你們的老總直接談!”

“你回去以後,和你們的老總說清楚,並不是我將你趕回去的,並冇有這個意思!”

“相反,我到想麻煩你一下!”

“麻煩你和你們的老總說一下,如果貴公司有興趣想要和我們華飛集團合作的話,那就請劉董事長親自來我這,或者,找一個地方,我們兩個親自談好了!”

“冇有看不起您的意思,實在是有一些事情,我想要和你們的老總親自談談!”

陳飛笑了笑,看著麵前的王經理,歉意的對著王經理說道。

“額……”

聽了陳的話,王經理在愣了一下之後,迅速的反映了過來,對著陳飛說道:“嗬嗬,原來是這樣啊!”

“陳董事長您剛剛還真是嚇到我了,我還以為有什麼冒犯的地方,讓陳老闆您不舒服了呢!”

王經理聽完陳飛的話,也是反映了過來,陳飛此番的話和決定,並不是針對自己,也是放下了心來。

“嗬嗬!正是這樣!”

“我確實是有些事情,想要和貴公司的老總談談,如果方便的話,還請王經理代為轉告!”

陳飛點了點頭,對著王經理說道。

“嗬嗬!那好辦!”

“剛剛我說了,我們老總可是對這項合作,很是看重!”

“我一定會轉告我們老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