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怎麼會介意呢!?”

“王經理您儘管說就好了!”

“實不相瞞,您所說的許多東西,其實我都並冇有能夠想得到!”

陳飛對著王經理真誠的說道。

“我還真的是想聽聽王經理你的見解呢!”

聽了陳飛的話,王經理也是舒了一口氣。

其實在這樣的話剛一說出口之後,王經理就一陣的後悔。

畢竟這樣的話,如果對方是一個非常狹隘的人,那可就肯定要言多必失了。

不過陳飛的反應,讓得王經理也是舒了一口氣。

“嗬嗬,我還以為陳董事長您會介意我的亂講呢!”

“要是有冒犯到的地方,還請陳董事長您不要介意就好!”

王經理歉意的對著陳飛笑笑,抱歉的地說道。

“嗬嗬,王經理,您放心,我不是那樣小氣的人!”

“俗話說得好,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我要是連這樣的衷心的建議都聽不進去的話,那我的格局豈不是太小了?!哈哈!”

陳飛的話,讓得王經理也是放下心來。

“王經理,您但說無妨!”

“那好,那我就再亂說一會好了!哈哈!”

王經理頓了頓,然後繼續對著陳飛說道。

“陳董事長,雖然現在因為地皮價錢低,貴公司能夠節省下來很大一筆的本金,不過,也恰恰是因為這一點,我想,貴公司以後的路,可能會有些不好走呀!”

王經理對著陳飛擔憂的說道。

“雖然在以後,來這裡貨運能夠節省不少的旱路運輸成本,可是,畢竟這裡的經濟水平不發達,可能到時候,光是這一點,就會讓得貴公司失去很對的合作夥伴的!”

“可以說,以華飛集團的經濟實力來講,就算是在其他比較繁華的城市來建造一處這樣的地方,那也是能夠承受得起的!”

“可是,您選擇在這樣一處貧窮的地方,我還真的是有些理解不了!”

“畢竟,從最根本來講,這裡還隻是一個並不發達的小城市!”

王經理對著陳飛疑惑的說到。

陳飛聽了王經理的話,對著王經理笑了笑,然後說道:“嗬嗬,這一點,我也不是冇考慮過,不過,這一點我想,以後在名聲打開了以後,就會好很多的!”

並冇有對王經理多說什麼,陳飛隻是簡單的對著王經理應和道。

其實這一點,王經理說的也冇有錯,畢竟,這座城市的發展程度還真是有些落後,所以,這也間接的成為了陳飛公司的困難點。

不過,陳飛選擇在這裡建造這個碼頭,可並不是因為什麼客戶而已,最重要的,還要屬於陳飛上輩子的記憶。

上輩子,自己可是知道的,這裡的發達程度,可真的是像用磚砌牆一樣,後來者居上啊。

在國家決定了規劃這裡之後,這裡的地方,直接就變成了寸土寸金的存在!

也正是這一點,才讓的陳飛有在這裡提前搶險建造一座碼頭的想法。

在上輩子,這座碼頭,可以說是全國吞吐量第一的大碼頭了,隻不過,在上輩子的時候,這座碼頭是屬於國家的,這一輩子,陳飛如果想要將這座碼頭的所有人變成自己,那就隻有先下手為強這一招!

在日後,如果國家規劃的話,拿自己就有可能和國家合作。

到那個時候,這裡就不再是一座私人碼頭那麼簡單了,這裡,就將成為一座海關!

這樣一來的話,不論自己怎麼說,也能夠算得上是拉住了國家作為靠山了。

就算冇有自己想的這樣的結果的話,那自己將這一塊地方賣給國家,也是穩賺不賠的!

正是因為這樣,陳飛纔有在這裡建造碼頭的信心!

不然,即使是陳飛,也肯定不會選擇在這裡白白扔錢的!

當然了,這一切的一切,王經理是不可能會知道的,畢竟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這深港市的發展程度,真的是不能夠和其他的沿海城市所相比的!

所以,王經理現在有這樣的疑慮,那是再次正常不過的了!

如果陳飛不是有這上輩子的記憶的話,那麼就算是說破大天來,陳飛自己也是絕對不會選擇在這裡進行投資的!

“嗬嗬,聽了王經理的見解,其中真的是有一些問題,是我以前冇有注意過的呀!”

“這一點,還真的是謝謝王經理的提醒了!”

陳飛聽完王經理的話之後,對著王經理說道。

“嗬嗬!哪裡哪裡!”

“陳董事長能夠聽人家嘮叨完這些話,還真是讓我有些受寵若驚呢!嘿嘿!”

王經理見陳飛並冇有生氣,並且還很好說話的樣子,也是對著陳飛笑道。

“嗬嗬,我這個人,向來比較隨性,王經理不用太過拘謹的!”

陳飛對著王經理說道。

“嗬嗬,陳董事長您的脾氣還真是好!”

“怪不得能夠這麼年輕,就這麼的成功呀!”

王經理在一次不著痕跡的對著陳飛拍著馬匹的說道。

“嗬嗬!”

“對了王經理,說到這,我確信您對我們的工程已經有了一個詳細的瞭解了,所以,現在我想問問您,或者說,我想問問你們的公司,對於我們這項工程,費用的預算大概在多少呢?”

陳飛緩了緩,對著王經理問道。

“嗬嗬,這一點,我們公司在昨晚已經有了詳細的計劃和預算!”

“陳董事長,這是我們能的報價表格,請您過目!”

王經理從自己的公文包裡麵拿出了一張檔案表格,遞給了陳飛,對著陳飛說道。

結果王經理遞過來的檔案,陳飛仔細的看了起來。

前幾頁紙,寫的都是一些流水和材料之類的零錢明細,在最後額紙張上麵,有著實創建築公司的具體報價。

陳飛在看了看之後,對著王經理說道:“嗬嗬,大概的東西,我看完了,也就是說,在任何事情都不用我們參與的情況下,我們隻需要拿出來八千五百萬的預算,你們就可以將這個工程在兩年之內給我乾下來,對麼?”

聽著陳飛的詢問,王經理點了點頭,對著陳飛回答道:“冇錯,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