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內容包括規劃設計、建築工程設計、市政設計、曆史建築保護和利用設計、環境與裝飾設計、建築聲學設計、工程地質勘察、項目管理、工程監理、項目可行性研究、投資控製、工程總承包、科技谘詢、投資開發等等等等!”

“目前,我們實創建築公司的經驗與成就,共累計完成了兩萬餘項工程的設計與谘詢,創作成果遍及全國十六個省市及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

“可以說,陳董事長,如果您選擇我們實創建築有限公司作為你的合作夥伴的話,那將是你不會有一點遺憾的選擇!”

看著一口氣說了這麼多的王經理,陳飛也是感到了實創建築公司的合作誠意和王經理個人的能力素質。

“嗬嗬,王經理還真是專業的很啊!”

聽著陳飛的誇獎,王經理也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對著陳飛說道:“嗬嗬,隻是做好自己的分內工作罷了!”

看著麵前的王經理,陳飛也是笑了笑,然後繼續對著王經理問道:“嗬嗬,那好!”

“既然這樣的話,我想聽聽王經理,對於我們集團這次的建築規劃的意見!”

陳飛看著王經理,對著王經理說道。

“嗬嗬,看來陳董事長是想考考我,看看我有冇有對貴集團的項目資料瞭解透徹了呀?!”

王經理看著陳飛,對著陳飛笑著說道。

“那好,那我就獻醜了,我先說說自己對於陳董事長您決定在這裡建造一所國際性的港口這件事情,發表一點自己的看法好了!”

王經理大方的一笑,對著陳飛說道,她知道,之所以陳飛會這樣問自己,就是想看看自己有冇有對這件事情下功課,換句話說,也是看看實創建築公司對於這件事情的重視程度了。

好在,這一點並冇有讓的王經理手忙腳亂,因為自己再來的時候,實實在在的已經做好的功課。

看著麵前的陳飛,王經理信心滿滿的對著陳飛說起了自己的看法。

“嗬嗬,不知道,陳董事長知不知道,現在深港市的經濟水平呢?”

並冇有直接發表自己的看法,王經理很是聰明的,先是對著陳飛反問道。

“嗬嗬,當然知道,在全國來講,深港市的經濟水平應該是處在中下遊的,這一點,我當然瞭解過,不知道王經理這樣問是什麼意思呢?”

陳飛笑了笑,對著王經理回答道。

“嗬嗬!不錯!”

“正是這樣!”

“深港市的經濟水平,可以說是處於全國的中下遊,甚至可以說,連中層都算不上!”

王經理對著陳飛笑著說道。

“可是,即便是這樣,為什麼您還會選擇來到這裡進行投資呢?”

“這一點,是我前幾天剛剛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心中最深的疑問!”

“當然,就算是到了現在,我也冇有能夠揣摩到陳董事長您的心中所想!”

“不過,在思索過後,我卻是想出了幾項在這裡投資的好處,雖然這些東西並不足以成為您在這裡投資的條件,不過,我想這些東西,都是對您有利的!”

王經理兩眼望著陳飛,對著陳飛說道。

雖然並冇有正麵的回答陳飛的話,不過,王經理卻是從另一個方麵,吸引起了陳飛的注意力。

“哦?”

“嗬嗬,那請王經理說來聽聽吧!”

陳飛饒有興趣的看著王經理,對著王經理說道。

“嗬嗬!”

“這第一點,就是我剛剛問您的問題!”

王經理對著陳飛說道。

“雖然深港市現在的經濟水平可以說是處於全國的中下遊的階段,可是也正是因為這樣,這裡的東西才足夠便宜!”

“我想,在其他的靠海城市裡麵,想要拿下這樣一片地方,恐怕冇有上億的本錢,是不可能的了!”

“這一點,我想是對於華飛公司來講,是最有力的一點了,投入可以說是能夠縮減到四分之一!”

聽了王經理的話,陳飛點了點頭,饒有興趣的看了看王經理,對著王經理說道:“嗬嗬,不錯!”

“實不相瞞,這一點,我卻是冇有考慮到,不過經你這麼一說,我倒是真的後知後覺了!”

陳飛對著王經理說道。

“嗬嗬,那倒也是,像是陳董事長這樣有實力的人,又怎麼會在乎這三三兩兩的成本呢?”

暗中對著陳飛拍了一個馬屁,王經理繼續說道:“這第二點有利與華飛集團的地方嘛,就在於地理位置了!”

王經理再次對著陳飛說道。

“實不相瞞,在整理陳董您的相關資訊之前,我是真的對於這個項目下了功夫的!”

“再來之前,我整理的許多周邊碼頭的相關資訊,我發現,雖然周邊的海麵上也有著許多的碼頭,不過,和您的碼頭相比較起來,那可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您的貨運碼頭如果建造起來的話,可以說是能夠完全秒殺周圍碼頭的存在!”

“而且,從地理位置上來講,我們的海岸線,是成凹型的形狀,而陳董事長您選擇的地方,正是在凹型的正中央,兩麵的靠海邊線,雖然也有彆的城市的碼頭,不過,卻比不上您的碼頭地點距離海岸來的進!”

“光憑藉這一點,有需求的公司,就至少可以少走上接近一半的旱路路程,這一點,節省的資金可就不是一星半點了!”

“這,也正是這座碼頭的最大的優勢所在了!”

聽著王經理的話,陳飛也是對著麵前這個乾練的王經理刮目相看了起來。

陳飛也是冇有想到,這個王經理居然能夠這樣係統的分析出自己所冇有分析出的優點。

剛剛王經理所說的,就連自己都是冇有想到過。

想到這,陳飛不禁一陣汗顏,因為如果冇有上輩子的記憶,自己無論如何也是不會有這樣的決定的,更彆提像王經理這樣去獨特的見解了。

“嗬嗬,說完了好處,我想再繼續說說壞處,不知道,陳董事長會不會介意?”

王經理在說完自己的見解之後,對著陳飛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