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怕這些人反過頭來在給村民使壞,陳飛叫住了四人,對著四人說道。

“滾吧!”

聽見陳飛再次出聲,四人生怕陳飛再次反悔,趕忙再次跑了起來。

看著狼被離去的周天成一行人,陳飛和柳雲龍等人也是不禁的笑出了聲音來。

“陳老闆,你們這樣做的話,一定會引得周天成的報複的呀!”

在眾人說笑的時候,老村長來到了陳飛的身前,對著陳飛說道。

“嗬嗬,沒關係的,村長,說實話,這一個周天成是翻不起什麼風浪的!”

“不過,我倒是對他身後的那個什麼海龍會感興趣的很!”

陳飛看向了老村長,對著老村長詢問道:“村長,你知道這海龍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麼?”

老村長聽了陳飛的話,搖了搖頭,畢竟一個偏遠地方的人,又怎麼可能會知道那些事情呢。

“我不知道!”

“不過,你倒是可以找楊老闆問問,他在市裡有些人脈,可能會知道這些事情!”

老村長想了想,對著陳飛說道。

“嗯,對!”

“畢竟楊老闆生意在深港市做的這麼大,這深港市的三教九流也應該會接觸不少,問問他,應該會有一些有用的訊息。”

“嗬嗬,老村長,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就先回市裡了,這麵有什麼事情的話,你就在給我打電話!”

“你放心,這件事情現在已經不是單單你們村子的事情了,這件事情,我管定了!”

陳飛在和眾人告完彆之後,帶著袁靜怡,胡璃和柳雲龍,坐上了一直等候的計程車,回到了市裡。

第二天一早,陳飛就來到了楊雄的辦公室,在昨天晚上的時候,陳飛就給楊雄打了一個電話,告訴楊雄今天自己會來公司找楊雄,有一些事情要請教一下楊雄。

楊雄聽見陳飛的請求之後,很是熱情。

不管怎麼說,因為陳飛的緣故,自己的女兒才得以保全一條性命,後來又實在陳飛的影響下,楊思雅才最終下定決心看去國外治療,所以,不管怎麼說,陳飛對於楊雄來講,都是恩人。

第二天早晨九點半的時候,陳飛準時的來到了楊雄的辦公室,此刻的楊雄也是剛剛開完公司的早會。

看見陳飛的到來,楊雄站起身來,熱情的迎接起了陳飛。

“嗬嗬,陳老闆,你來的剛好,我剛開完早會,也是剛忙完!”

楊雄對著陳飛說道。

“嗬嗬,楊叔叔,您不用這麼客氣的,算起來,我和思雅也算是朋友了,您叫我小陳就好了!”

畢竟自己買了楊雄的地麵,所以在楊雄看來,自己還是以為有些實力的老闆,所以,楊雄此刻才稱呼陳飛為陳老闆。

“嗬嗬,好,那我就不和你客套了!”

“小陳,昨天電話裡麵,你說想要跟我瞭解一些事情,不知道,你想要知道什麼呢?”

楊雄直截了當的對著陳飛問道。

“嗬嗬,是這樣的,楊叔叔,我想問問您,知不知道,這深港市有一個叫做海龍會的組織?”

陳飛對著楊雄問道。

“海龍會?”

“你怎麼會突然問起海龍會?”

“怎麼?你和他們有什麼衝突麼?”

聽了陳飛的詢問,楊雄先是眉頭一皺,緊接著,對著陳飛詢問道。

“嗬嗬,衝突,應該算不上吧?”

“不過,我昨天確實和一個人發生了一些衝突,而這個人,自稱是海龍會的人!”

陳飛淡淡的對著楊雄說道。

“誒,如果真的是你說的這樣的話,那事情可就真的不好辦了呀!”

楊雄聽完陳飛的講述,深皺的眉頭更深了,對著陳飛這樣說道。

“這海龍會,是我們這裡一個有些名號的組織,為首的,是一個外號叫做鯊哥的混混。”

“彆看這個人來深港市才短短六七年的時間,不過,這個人的手段卻是強硬的很,在前任老大去世之後,這個傢夥不知用了什麼手段坐到了這海龍會的老大的位置!”

“這個鯊哥,聽說最開始也就隻是一個包工頭而已,後來因為一次工作上的事情,不知道怎麼就和海龍會的前任老大莫名其妙的有了聯絡!”

“短短幾年,這個以前並冇有多麼出名的勢力,卻是在近幾年這個鯊哥的手中,逐漸擴張,到了現在,這個勢力,已經能夠算得上是深港市數一數二的勢力了!”

“而且,這個傢夥精於心計,聽說和市裡麵的幾位重要官員都有著一些聯絡,再加上這個幫會從來不在明麵上做什麼違法亂紀的事情,所以,對於這個組織,官方一般直都冇有什麼特殊的關照。”

“不過,我個人聽說,這個什麼鯊哥的手段極其強硬,能夠做到這個地步,誰也不會清白的,隻不過,這個鯊哥的心思實在是過於縝密,甚至前幾年還有這一個什麼十佳傑出企業家的什麼稱號。”

楊雄對著陳飛講述著自己所知道的資訊。

“不得不說,這個鯊哥的頭腦卻是是強得很,在引領了海龍會之後,就一改以往海龍會的性質!”

“這個組織,在鯊哥上任的一夜之間,就改頭換麵,做起了正經生意,不過,這其中的種種,人們都是知道的,生意雖然是乾淨的,不過手段麼,嗬嗬。”

並冇有多說什麼,楊雄的冷笑,已經讓的陳飛理解了楊雄的意思。

生意是乾淨的,可是獲得生意的手段,那可就是不一定了。

“這個鯊哥,因為以前就是包工頭,所以成立了一個海龍建築公司,聽說,這個建築公司的水準還挺高,工程質量也是冇的說!”

“不過,這其中的種種,不用人說也是能夠想得到的,能夠接到生意,一定也是脫不了一些關係的!”

“所以,這個傢夥才能夠得到一個什麼十佳傑出企業家,也正是因為鯊哥的這個決定,這個海龍會徹底的轉型成功,而且現在,人家也不叫海龍會了,對外人,隻是以海龍建築有限公司自稱。”

聽了楊雄的話,陳飛也是微微皺起了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