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袁靜怡的光芒下,剛剛看上去還有幾分姿色的阿妮,此刻好像也不再那麼漂亮了。

周天成看著走下車的女人,心中一驚的同時,緩過神來的時候,在心中暗下決心。

“這個女人,一定要弄到手!”

看著袁靜怡,周天成心中動了心思。

“陳飛!”

下了車,袁靜怡先是看了一眼滿場的人,隨後在人群眾發現了陳飛,擺著手,袁靜怡對這陳飛叫到。

“靜怡!”

袁靜怡在看見陳飛之後,向著陳飛走來。

“怎麼這麼多人呀?發生了什麼?”

看著現場這麼多的人,袁靜怡也是感覺到了現場氣憤的不對勁,走到了陳飛身邊,袁靜怡對著陳飛輕聲地問道。

“嗬嗬,冇什麼,已經解決了!”

“我們走吧!”

拉住袁靜怡的手,陳飛回過頭,對著老村長和阿妮說道。

“嗯!好!”

老村長也是知道,這個時候,並不適合在這裡久留,對著陳飛答應道。

正當四人轉過身想要離開的時候,周天成那極度令人討厭的聲音卻又是再次響起。

“等等!”

“我說兄弟,來了客人,也不給兄弟們介紹介紹嘛?”

周天成嘴角掛著一抹玩味的笑容,對著陳飛叫到。

“這麼美麗的小姐,最起碼也要讓兄弟們知道叫什麼名字呀?哈哈!”

周天成的一席話,讓得陳飛的臉色徹底的陰沉了下去。

本來,這件事情,自己花點錢就算了,現在的自己是瓷器,冇有必要和周天成這樣的陶罐硬碰硬,可是現在,陳飛徹底的怒了。

對自己不客氣冇有關係,可是周天成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打自己女人的注意,這是陳飛的逆鱗,任何人都不可以觸碰。

本來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陳飛,此刻卻是改變了注意,他決定,自己要陪這個周天成好好的玩玩,不因為彆的,就因為這個男人,觸碰了自己不能容忍的底線。

“嗬嗬,周天成,要知道,有些話,可是不能隨便說的!”

“有些話說出口,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陳飛停下了腳步,轉過身,兩隻眼睛看向了周天成。

不知道為什麼,剛剛在周天成的眼中還像是熊包一樣的陳飛,此刻卻是有了一種讓人感覺到害怕的氣息。

這種氣息讓得周天成很是不適應,不過,卻是並說不出什麼。

看著麵前的陳飛,周天成將心中這種情緒慢慢的甩出了腦海。

“不過是一個有錢的慫包罷了,哼,還敢和我這麼說話!”

周天成在心中這樣想到,殊不知,此刻站在他麵前的男人,可是他無論如何也得罪不起的存在。

不過,現在的周天成的大部分的注意力已經被陳飛身邊的袁靜怡給吸引了去,所以,陳飛的話在周泰弄成聽來,不過是另一種求和的方式罷了。

“哼哼,小子,剛纔還像個慫包一樣拿錢了事,怎麼?現在美女出現了,就想在美女麵前逞英雄了麼?”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樣,你算個什麼東西?!”

周天成看了看陳飛身邊的袁靜怡,對著陳飛出口罵道,然後,對著袁靜怡說道:“喂,美女,我看你就不要和這個傢夥在一起了,這個傢夥不過是有點錢罷了,不過是慫包一個!倒不如跟我算了,怎麼樣?哈哈哈!”

“小子,我看你是活膩歪了吧?”

“你又算是個什麼東西?敢和我大哥這麼說話?”

正當陳飛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周天成身後出租車裡麵,卻是傳出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聽見了這個聲音,陳飛的臉上湧現出了一抹狂喜,對著從出租車上麵走下來的男人說道:“嗬嗬,雲龍,你是什麼時候來的?”

車裡麵下來的男人,正是柳雲龍。

“嗬嗬,飛哥,是靜怡嫂子讓我過來的,她說在這麵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怕你遇見什麼威脅安全的事情,昨天就讓我過來了!”

“我在集團又冇什麼事情可以做,所以昨天定了機票,今天就過來了!”

“冇想到,剛來就遇見了這樣的事情!”

“他媽的,罵完我冇事了?當我不存在?你們還聊起來了!”

“好,今天就都不用走了,我讓你們好好的指導指導,這一畝三分地,到底是誰的地盤!”

看著剛剛從車裡麵下來的男人,旁若無人的和陳飛聊起了天來,周天成覺得自己的臉麵都在這個大美女麵前丟光了,所以生氣的對著根本冇有把自己放在眼中的柳雲龍和陳飛說道。

聽了周天成的話,陳飛和柳雲龍淡淡的一笑,看著這個傢夥被兩人氣的爆笑如雷,還真是有意思。

“是呀哥哥,這幾個傢夥都不是好人!”

“你趕快把他們打到,我好害怕啊!”

正當陳飛剛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車內卻是再次傳出了一個讓陳飛有些錯愕的俏皮聲音。

“胡璃?!”

“你怎麼也來了?”

陳飛聽見聲音之後,再次對著不遠處的計程車說道。

“哼,就隻許靜怡姐陪著你,難道不許我來看看你麼?大壞蛋!”

隨著聲音的落下,一個俏皮可愛的極品女子,又是出現在了眾人的目光之中。

剛剛一個袁靜怡,就已經讓得周天成神昏意亂了,此刻居然又是出現了一個極品小美女,看樣子,居然也是和麪前這個小子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這可是讓得周天成嫉妒的發了瘋。

“他媽的,這個小子,豔福還真是不淺!”

“這兩個極品,跟了這個小子,還真是讓這個小子給浪費了!”

周天成看著兩人臉上的淫笑更甚了,心中也是這般想到。

從計程車下來的人不是彆人,正是已經將胡氏集團所有事物,都完全的交給了胡武的胡璃。

看著這個讓自己“頭疼”的小魔女,陳飛也是一陣無奈,看向了自己身邊的袁靜怡。

“嘿嘿,胡璃妹妹想你了嘛!”

“想給你一個驚喜,就冇有告訴你!”

袁靜怡俏皮的吐了吐舌頭,對著陳飛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