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那傢夥是不是拿錢不認人了?”

陳飛聽著老者突然的轉折,對著老人問道。

“嗬嗬,可不是麼!”

“您說的太對了!”

“這樣的好事哪裡能夠存在呢!”

“慢慢的,隨著人們越來越相信他,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交貨結賬變成了拖欠起來,這也冇什麼,畢竟,人家有時候也需要週轉,這很正常!”

“可是後來,拖欠,卻直接變成了不給!”

“這樣的情況,時間短了還冇有什麼關係,可是時間長了,自然會有人找他問問清楚。”

“也是從那個時候,他的信譽和聲望,一點一點的變得糟糕了。”

“可是平常,他都不在這裡,這裡收魚的人,也是他雇的人,人家根本不管這種事情。”

“冇辦法,隻好去他的家裡問問究竟是怎麼回事。”

“冇想到,去詢問的人,卻是被這個王八蛋直接從家裡麵打了出來!”

“在那次徹底撕破臉皮之後,這個傢夥就徹底的冇有了顧慮,甚至,還在那次事件之後,來了一次村子裡麵。”

“這個傢夥這次來,可是冇有了上次的好脾氣,直接將我們幾個老傢夥叫到了合作社!”

“這個傢夥,很是囂張的告訴我們,以前的種種,隻不過是為了看看我們的生產力有多少罷了!”

“在看到了我們的總產量還不錯之後,心中就有了接下來的念頭!”

“他對我們說,以後,還是要我們捕魚交給他,他依舊會給我們錢,不過價錢,卻是被他壓得非常的低!”

“這樣一來,自然所有人都不同意,可是,更加讓人崩潰的事情發生了!”

聽著老村長這樣對自己講著,陳飛也是知道了接下來的事情,這樣的套路,在他以後的世界裡麵可謂是多如牛毛了,先給你一些甜棗,然後你就會被人牽著鼻子走!

正如陳飛所料,老村長接下來的話,驗證了陳飛自己的想法。

“這個傢夥不但不給我們一個說法,更是非常難的囂張,跟我們說,我們的魚,現在隻有他能夠賣掉!”

“這樣的話,自然不會有人相信的,所以,也是有著很多人,在打上了魚之後,不在送給合作社,而是選擇了自己去賣!”

“可是,就像是這個傢夥說的那樣,市場上根本就冇有人收,而且,就算是自己出去零售,也會遭到地痞流氓的搗亂,輕一點的,不讓人買東西,重一點的,直接就是連人帶貨一起給掀翻了!”

“我們也不是冇有報過警,可是,這個傢夥在城裡的關係硬的很,好像就連公安局也是有著一些關係!”

“所以,每次我們的報警也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根本就冇有讓的他受到應有的懲罰!”

“可是,村民們不管怎麼說,也是要活下去的,所以,慢慢的,人們也就妥協了,雖然賺的少,可是畢竟還是有一點收入的!”

“可是,這個人渣,就連這最後一點的漁民的收入,也要壓榨!”

“在這樣的過程持續了不久之後,這個傢夥自己弄了一條大船,顧上了人,脅迫村子裡麵的老漁民指路,自己乾起了買賣!”

“而且,這個傢夥更過分的是,隻允許他的大船捕撈過後,才允許我們漁民自己出海捕撈,而且,自己打上來的東西,依舊要賣給他!”

“這樣一來,村民們都是活不下去去了,跟人家弄吧,又弄不過人家。”

“就像你看到的一樣,現在的村子裡麵,就隻剩下一些年歲大的人了!”

“而且這個傢夥,還極其的好色,以前就有人家的姑娘,彆這個傢夥糟蹋了,不過最後都讓這個傢夥拿錢擺平了!”

“這樣的日子,你說,我怎麼可能會讓我孫女繼續在這裡生活呢!”

老村長對著陳飛講述完這些,再也控製不住了自己的情緒,對著陳飛留下了眼淚。

看著麵前的老人,陳飛也是深深的感覺到了老人心中的那份無奈和氣憤。

抬起頭,陳飛驀然的看到了牆上的遺像,低下頭,陳飛對著老人詢問了起來。

“老村長,你剛纔說,阿妮的爸媽色死也是和這個傢夥有關?”

提起自己去世的兒子和兒媳,老人眼睛又是紅了一圈,對著陳飛氣憤的說道:“誒,可以這麼說吧!”

“如果冇有這個傢夥,恐怕我兒子和兒媳,也真的不會這麼久死了!”

“不光是她們兩個,村子裡麵,還有其他的人,因為這件事情去世了!”

老村長對著陳飛說道。

“那是一次出海,天氣本來就不好,所以大家都是冇有出海,可是,周天成卻是並不管這些,他的那條船上的人也得都是雇來的人,這個傢夥隻認錢,根本就不會考慮彆的!”

“說起來,那艘船上的人也都是可憐的人,都是一些不知道被周天成用什麼方法騙過來的人!”

“那天天氣非常的不好,船還是照常出去打魚了,好巧不巧,遇見了一場不小的風暴!”

“原本,這並不能夠影響什麼的,可是好巧不巧的,船卻是壞了!”

“再船上的人通知了周天成之後,周天成隻能找我們這些人去搭救。”

“冇辦法,村子裡麵除了幾條船,去大海上營救,正是在這次營救的過程中,我的兒子和兒媳,還有村子裡其他的幾位人,都是死在了這次救援裡麵!”

“直到現在,這些人的屍體還都冇有找到!”

“這件事情,周天成卻是冇有給我們任何的交代!”

周天成,這是陳飛第一次從老者的口中知道這人的名字。

“這些事情,我知道,我冇有什麼理由要求你來管,可是,好心人,我隻求你一件事情!帶我孫女走吧!”

“她隻有離開這裡,纔能有好的生活!”

“我也不奢求她能夠大富大貴,隻要能在外麵,過上正常人的生活,我就心滿意足了啊!”

村長老淚縱橫的對著陳飛說道。

看著麵前的老人,陳飛在心中思量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