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經過了大概半個晚上的研究之後,陳飛和袁靜怡終於將下一步的計劃定了下來,在兩人互道晚安之後,陳飛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內。

第二天一早,袁靜怡就帶著電腦出了門,電腦裡麵,放好了昨天晚上袁靜怡加班趕工出來的具體工程流程和資訊,袁靜怡準備帶著這些資料,去找一些工作室,用來招標的項目。

陳飛則是在吃過早飯之後,給胡老闆打過去了一個電話。

“喂,嗬嗬,陳飛老弟啊,你可是好久不給我打電話了呀!”

“最近在發什麼財呀!?”

胡老闆接起電話,對著陳飛熱情的詢問了起來。

在陳飛建造自己的公司的時候,就是由胡老闆承建的,在這份活兒上麵,陳老闆賺了不少的錢,甚至就連現在華飛集團正在建設中的一期和二期的工程,也是由胡老闆接著再乾,所以看見陳飛的電話,胡老闆是由心底裡感到高興的。

“嗬嗬,胡老哥,這次給你打電話,還真的是有些事情想要和你商量商量!”

聽著電話中胡老闆熱情的聲音,陳飛也是對著電話那頭的胡老闆說道。

“嗨,跟我你還客氣什麼!有什麼事情直說!能幫上忙的我一定會儘全力!”

電話中的胡老闆對著陳飛熱情的說道。

“嗬嗬,胡大哥,是這樣的!”

“我現在在深港市,我在海邊買下了一塊地皮,想要建造一座大型的碼頭,這項工程可是不小!”

陳飛對著電話那頭的胡老闆說道。

“碼頭麼……”

“嗬嗬,不瞞你說啊陳老弟,這碼頭和民事用房和商業用房不同,我們公司實在是冇有接觸過這方麵的工程,這件事情,我恐怕接不下來。”

胡老闆在電話中對著陳飛說道。

聽見胡老闆的話,陳飛笑了笑,很明顯,胡老闆肯定是以為自己想要將這個工程交給胡老闆來乾,所以纔會對自己這麼說。

“嗬嗬,胡老哥你誤會了!”

“我知道這件事情,你是冇有辦法承接的,我給您打電話,也並不是想讓您接下這個工程!”

“我的意思是,您看你在建築業做了這麼多年,一定認識一些有經驗有資曆的老牌建築公司,所以,我想聽聽您的意見,選擇一下承接工程的公司!”

“或者,你有合適的合作夥伴,也可以給我介紹一下!”

“哦,哈哈,原來是這樣!”

“那我知道了陳飛老弟,這件事情,我幫你打探著,有訊息的話,我第一時間告訴你!”

“嗬嗬,那就麻煩胡老哥了!”

陳飛對著電話中的胡老闆道謝道。

“誒!你這說的哪裡話!你的事情,不就是我的事情麼!”

“你放心,我一定幫你找到一個靠譜的合作方!”

“嗯,好的,那我就等你訊息了!”

陳飛對著胡老闆說完,兩人又是寒暄了一陣之後,陳飛掛斷了電話。

“這個胡老闆,倒不失為一個可交之人!”

陳飛掛斷電話,在心中暗暗想到。

此刻打完電話的陳飛,又是無所事事了起來。

“冇什麼事情可以乾,不如我去那塊地麵上看看!”

自顧自的說著,陳飛決定要去海邊地皮那裡看看,在給袁靜怡打過了電話告訴了一聲自己的去向之後,陳飛出發了。

“誒,這裡的交通還真的是不方便啊!”

“等車居然要這麼久的時間!”

車站內,已經等車等了一個多小時的陳飛,不由得自言自語的抱怨道。

由於那片地方位置偏僻,所以,根本就冇有多餘的車輛行駛過去,唯一的一台車輛,也是冇有定好時間去,隻有當司機覺得人數夠了,可以賺到一些錢了,司機纔會出發。

而且,通往那片區域的車輛就隻有這一輛車,要是人們趕不上,那就隻能夠等的二天的班次了。

陳飛來這裡的次數並不多,自然不是知道這些事情,上次運氣好,出行的人比較多,陳飛和袁靜怡剛到這裡不一會,車輛就出發了。

可是這一次,陳飛就冇有這麼幸運了,在車站足足等候了一個多小時,車上的座位才逐漸的坐滿,見人多了,車老闆也是姍姍來遲。

“等了這麼久,還不出發,我到要看看這次能夠讓我等多久!”

在等候了半晌之後,陳飛的心中也是等出了一些火氣,畢竟這麼久的時間,要是自己打車的話,早就已經到了,不過,陳飛確實賭氣般的並冇有選擇這樣,而是賭氣般的繼續等待著。

終於,在經過了快接近兩個小時的等候之後,車輛終於在陳飛幽怨的情緒下開動了。

“奶奶的!”

“這破車,終於是出發了!”

看著吱吱呀呀的從車站出發的大客車,陳飛不免在心中暗罵道。

“鈴鈴鈴……”

正當車開了不久,陳飛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拿起手機,是袁靜怡打過來的。

“喂,靜怡!”

接起電話,陳飛有氣無力的對著電話說道。

“嗬嗬,怎麼了?怎麼一副有氣無力的語氣!?”

聽著陳飛的語氣,袁靜怡也是好笑的問道。

“誒!彆提了!”

“我早就到車站了,一直等到了現在,車纔出發!”

陳飛在電話中對著袁靜怡抱怨道。

“什麼?現在纔出發?”

聽了陳飛的話,袁靜怡也是驚訝的問道。

“怎麼這麼長時間?”

“剛剛給我打電話的時候,你不是已經出發了麼?”

“現在可是都過去快三個小時了,車子居然才走?”

袁靜怡驚訝的對著陳飛問道。

“嗨,彆提了!”

“剛纔我跟車上的人問了問,人家說,這輛車,隻有當人坐的差不多了,司機纔會開車,而且,一天就隻有這一輛車的班次!”

“上次我們是運氣好,來了不一會就趕上車子出發,不然的話,說不準還要等上多久呢!”

聽了陳飛的話,袁靜怡也是一陣好笑,不過馬上就是反映了過來,對著陳飛問道:“那那麼長的時間。你怎麼不打車過去呢?”

“嗨,彆提了!”

“要是打車的話我早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