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臥室門的關門聲音,陳飛的心中也是升騰起了一抹難以壓製的火,看著臥室的門,想了想袁靜怡剛纔對自己說的話,就算是傻子,怕是也能明白袁靜怡的意思了。

陳飛看著關上的臥室門,心中升騰起了一抹難以用語言表達的激動,轉過身,陳飛打開了房門。

果然,門外站著酒店的服務生,服務生推著兩杯冰飲,在門口等候著。

將服務生送過來的東西接過來,陳飛迫不及待的關上了房門,從新回到了客廳裡麵。

將冰飲放在了桌子上,陳飛再次來到了袁靜怡的門前。

用手轉動了一下門把手,陳飛發現,門已經被袁靜怡在裡麵反鎖上了。

“嘿嘿,靜怡,東西取回來了!”

“你開門呀!”

陳飛對著屋內獻媚的說道。

“哦,我知道了,可是為什麼要開門呀?”

不知道為什麼,屋內傳來了袁靜怡不冷不淡的聲音,和剛剛嬌羞的袁靜怡簡直是判若兩人。

聽著屋裡裡麵傳來的聲音,門外的陳飛非常的疑惑,這種感覺,和剛剛袁靜怡的狀態根本就是大不一樣,不過,陳飛不知道的是,在屋子裡麵的袁靜怡,此刻卻是已經樂開了花。

“額……嘿嘿,靜怡,彆開玩笑了,剛剛你不是說讓我取完東西在進臥室找你麼?”

陳飛對著門內的袁靜怡說到。

“哦?”

“是麼?我怎麼忘了?”

袁靜怡強忍著自己的笑意,對著陳飛說道。

“嘿嘿,好靜怡,你先把門打開,我們再說好不好?”

聽得袁靜怡這麼對自己說,陳飛也是隱隱約約感覺出了什麼,對著袁靜怡說道。

“嗯……那好吧,你等一下!”

門內的聲音,讓得陳飛一陣的興奮,不管怎麼說,袁靜怡能夠把門打開,就已經是非常的成功了。

“嘿嘿,好!”

在門口等了大概三分鐘左右,臥室的門終於是緩緩地打開了,不過,此刻的袁靜怡,卻是讓的陳飛一陣的錯愕。

隻見此時的袁靜怡,已經將身上的衣服完全的穿好了,頭髮也是盤了起來,一副公事公辦的職業裝,讓得陳飛心中暗歎,今天的好事情恐怕是到頭了。

袁靜怡出來的時候,看見陳飛見到自己之後一臉的錯愕,強忍住心中的笑意,看了看陳飛,對著陳飛說道:“好了,陳董,有什麼事情,我們好好談談吧,記得剛纔你說是有什麼事情想要跟我說來著!”

笑吟吟的看著陳飛,袁靜怡對這陳飛說道。

“你……我……!”

看著袁靜怡這樣一幅模樣,陳飛真的是恨得咬牙切齒,這樣一幅模樣,讓得袁靜怡更加的感到好笑了。

“怎麼了陳飛?你是感覺哪裡不舒服麼?”

“要不要我叫醫生來?!”

強忍住心中的笑意,袁靜怡對著陳飛說道。

“我……你……”

看著麵前這樣的袁靜怡,陳飛更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了。

剛剛被袁靜怡挑撥起的火,此刻卻是冇有地方宣泄,這種感覺可真的是十分的不好受。

看著麵前就像是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的袁靜怡,此刻徹底的心中,升騰起了一抹狠意,在袁靜怡驚訝的眼神當中,陳飛一把抱住了麵前的袁靜怡,將袁靜怡抵在牆上,肚子和袁靜怡邪笑著,惡狠狠的說道:“小妮子!你好好和我解釋解釋,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不然,我可要好好的懲罰懲罰你了!”

事情到了現在,陳飛哪裡還能夠不知道,袁靜怡這個小妮子就是在故意的調戲自己,作為一個大男人,怎麼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呢!

看著麵前狼性大發的陳飛,袁靜怡臉上迅速爬上了一抹羞紅,但是神色卻是無比正常的對著陳飛反問道:“陳董,您這樣將我抵在牆上,是什麼意思呢?”

“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怎麼完全不記得了呢?”

看著麵前一臉無辜的袁靜怡,此刻的陳飛心中莫名的情緒卻是更加膨脹。

陳飛用手捏住了袁靜怡的下巴,用身體更加流氓的將袁靜怡抵在牆上,對著袁靜怡說道:“嘿嘿,小妮子,你說你都忘了?!”

“嘿嘿,那好,我就幫你好好大的回憶回憶!”

說吧,陳飛在袁靜怡絲毫冇有防備的時候,再次將嘴印在了袁靜怡的嘴唇之上。

陳飛突然的霸道動作,讓得袁靜怡一臉的錯愕,畢竟誰也不會想到,在這個時候陳飛居然還能夠對自己這樣。

不過,陳飛男人寬闊的胸膛和溫暖的懷抱,馬上就讓得上一秒還有些象征性的抗爭的袁靜怡,立刻就溫柔的依靠在了陳飛的胸膛之中。

在陳飛輕薄了自己半晌之後,袁靜怡才猛然的回過神來,明明是自己想要調戲一下陳飛的,怎麼現在反倒讓得陳飛再次占了自己的便宜。

想到這,唇上傳來的迷戀氣息和陳飛男人胸膛的氣味,卻是在和袁靜怡的思想做著抗爭。

半晌之後,袁靜怡終於回過神來。

自己纔是遊戲的發起者,現在這樣的情況,卻是讓得陳飛完全的占據了上風,雖然,這種感覺非常的讓人迷戀,不過,事情已經發展的超過了自己能夠控製的範圍,所以,現在是時候應該停下來了。

再次感受了一下陳飛的體溫,袁靜怡將心一橫,抬起腳,不輕不重的踩在了陳飛的腳上。

“誒呦!”

腳麵上突然遭到袁靜怡的襲擊,陳飛不由得誒呦了一聲,趁著陳飛鬆力力鬆,袁靜怡突然發力,從陳飛的控製下掙脫了出來。

“你……你踩我腳乾嘛!”

陳飛揉著腳,抬起頭對著袁靜怡問道。

“嘿嘿,讓你這個大色狼清醒清醒!”

“你彆裝了,剛纔跟本就冇怎麼用力,你的演技好差!”

袁靜怡知道,自己的力度控製的很好,陳飛決計不會真的這樣疼的,這一切,不過是陳飛想要裝給自己看罷了。

果不其然,在袁靜怡揭露了陳飛的嘴臉之後,陳飛笑嘻嘻的放下了自己的手,哪裡還有疼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