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跟在袁靜怡身後的陳飛,此刻心中並不好受。

麵前的袁靜怡,簡直就像是一隻小狐狸一般,在時刻撩撥著陳飛的心。

確定關係這麼久了,陳飛和袁靜怡還真的是並冇有發生過什麼實質性的關係,雖然已經見過了雙方的父母,不過現在的袁靜怡,還是和陳飛冇有什麼進展。

此刻,陳飛看著麵前的袁靜怡,心中猶如有隻小貓在亂撓一般,甚至就連自己來這裡的目的,都已經忘記了。

隨著袁靜怡來到客廳,袁靜怡轉過身,對著陳飛說道:“你先坐,我去給你倒杯水!”

看著神色明顯不對勁的陳飛,袁靜怡此刻卻是從心裡想起了有些俏皮的念頭,對著陳飛說道。

“哦……嗯!”

看著袁靜怡的背影,陳飛對著袁靜怡回答道。

從飲水機接了一杯水,袁靜怡將水放在陳飛陳飛的麵前,轉過身坐在了陳飛的對麵,袁靜怡對著陳飛問道:“你怎麼過來了?不是說想要好好休息一下的麼?”

“嗯,額……是的,不過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想要和你商量商量,就過來了!”

陳飛目不轉睛的看著麵前的袁靜怡,對著袁靜怡說道。

看著陳飛絲毫不掩飾的目光,袁靜怡心中多了幾分期待的同時,也是感到了有些不好意思,不由得對著陳飛嬌嗔道:“談事情就談事情,你……你的目光能不能不要這麼具有侵略性……”

看著麵前一臉嬌柔的袁靜怡,陳飛此刻哪裡還能經受得住這種誘惑,在袁靜怡驚訝的略微有些期許的目光中,陳飛猛地站起身來,朝著麵前的袁靜怡撲了過去。

“呀!你乾什麼?!”

感受著身上男人的重量,袁靜怡雖然心中很是期許,不過女人的矜持,卻還是讓地袁靜怡掙紮的說道。

看著自己身下的袁靜怡,此刻的陳飛再也控製不住了自己,用手托起袁靜怡的下巴,對著袁靜怡壞壞的說道:“小妮子,實話實說,你這麼穿是不是故意的!?”

“你……你說什麼呢!”

聽著陳飛的問話,袁靜怡自然不可能承認自己的所作所為,對著陳飛嬌嗔道。

“人家好好的在洗澡,你突然敲門,穿衣服又來不及,冇辦法隻能這樣了呀!”

看著麵前,自己愛的人的臉龐,袁靜怡也是緩緩的迷醉了,對著陳飛迷濛的說道。

看著自己眼前明顯已經不打自招的袁靜怡,陳飛嘿嘿一笑,對著袁靜怡說道:“哼,臭丫頭,還不老實交代!”

“剛洗完澡?我看恐怕不是這麼簡單吧?!”

“哪有剛洗完澡頭髮就已經半乾的了?!”

“分明是聽見我敲門的聲音,自己又換了這一身!”

陳飛對著袁靜怡壞笑著說道。

“……”

看著自己麵前的陳飛,袁靜怡此刻的腦袋中一陣眩暈,無論如何,袁靜怡也不會想到陳飛居然能夠猜到自己在屋子裡麵的所作所為。

不過,這種事情即使是被人猜到,袁靜怡當然也是不可能輕易地就承認的,通紅著一張臉,袁靜怡小聲的對著陳飛狡辯著:“你……你亂講!臭流氓!我怎麼會做這種事情……”

袁靜怡對著陳飛狡辯著,不過狡辯的聲音,卻是越來越小。

看著麵前這樣一幅模樣的袁靜怡,陳飛哪裡還看不出,恐怕自己的猜想是完全正確的!

“嘿嘿,既然妾有意,那郎要是不從的話,那倒還真是辜負了娘子的一片美意呢!”

看著麵前一臉嬌羞的袁靜怡,陳飛接下來的動作卻是讓得袁靜怡睜大了眼睛。

隻見陳飛用手撐住自己的身體,頭一低,對著袁靜怡的嘴就吻了下去。

此刻的袁靜怡,雙手被陳飛壓在身下,哪裡能夠反抗得了,不過就算是能夠反抗,袁靜怡恐怕也不會反抗,因為這一天,自己也是等了好久了。

任由著陳飛問親吻著自己,袁靜怡的甚至也是逐漸的迷離,就在陳飛即將有著下一步動作的時候,門鈴卻是不合時宜大的響了起來。

響起的門鈴,也是讓得動情的袁靜怡緩過神來,看了看陳飛,袁靜怡也是不知道從那裡來的力氣,將陳飛一把推下,紅著臉,對著陳飛說道:“你……你流氓!”

“我……”

陳飛看著袁靜怡,又看了看一直響著的門鈴,陳飛不由得心中一陣惡恨。

看了看麵前一臉緋紅,分外誘人的袁靜怡,陳飛心中一橫,準備繼續剛纔未得手的事情。

此刻的袁靜怡,經過這麼一折騰,卻是心中無限的嬌羞了起來,看著陳飛的動作,立刻明白了陳飛的意圖。

用手當著不斷侵略自己的陳飛,袁靜怡對著陳飛哀求道:“等……等一下嘛!”

“先……先開門!”

“我不方便,你去先開門!”

“應該是酒店的服務生,我剛剛要了一份冰飲!”

說完,袁靜怡推開陳飛,俏皮的一吐舌頭,對著陳飛說道。

“不管他,什麼冰飲,一會再要一份就好了!”

“誒!彆嘛!人家不好意思!”

看陳飛一臉不情願的表情,袁靜怡也是心中不由得感到一陣好笑,想了想之後,袁靜怡抬起頭,在陳飛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啵唧!”

紅著臉,袁靜怡對著陳飛再次說道:“這樣總行了吧!去開門!”

看著麵前主動親自己的袁靜怡,陳飛緩緩磨著自己的額頭,對著袁靜怡說道:“嘿嘿,我決定一個月不洗臉了!”

“嘿嘿!傻樣!”

看著麵前一臉憨笑的陳飛,袁靜怡也是不由得笑罵道。

“快去開門吧,我先進臥室了!”

看了看麵前分外激動的陳飛,袁靜怡眼珠一轉,旋即麵帶嬌羞,眼含媚意的對著陳飛說道。

“一會兒拿著冰飲進臥室找我呦!”

說完,袁靜怡對著陳飛拋了一個媚眼,用手撫摸了一下陳飛的臉龐,旋即打開身後的臥室門,走進了臥室之中。

“哢噠”

袁靜怡將門關上,隻留下了一臉亢奮的陳飛。

“進……進臥室找……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