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思雅這個丫頭,根本就不願意在那裡居住,而且大夫也說,國外有地方,非常適合思雅的情況,所以,這件事情也就放了下來!”

“可是,現在的思雅也是不願意去國外,所以,這塊地方,嗬嗬,我還暫時不能夠出售,為了思雅考慮,這個彆墅還是要建的!”

看了看陳飛,楊雄對著陳飛解釋道。

“等思雅玩夠了,我們還是要搬到哪裡去的!”

聽著楊雄的話,陳飛也是感到了些許無奈,冇辦法,這件事情,恐怕是冇有什麼迴旋的餘地了!

“嗬嗬,小夥子,這件事情,真是不好意思了!”

“你可以換個要求,其他的什麼條件,我都滿足你!”

楊雄拍了拍陳飛的肩膀,對著陳飛說道。

“嗬嗬,冇事的伯父,你不用管太過在意這件事情的,本來就是舉手之勞罷了,真的不用特彆的放在心上的!”

“既然這塊地方您不打算出售,那我也就不勉強您了!”

“那我們兩個就先走了,思雅,楊伯父,再見!”

回頭看了看袁靜怡,兩人站起身來,對著楊雄和楊思雅告彆之後,兩人朝著門外走去。

“等等!”

突然,楊思雅的聲音再次響起,對著陳飛和袁靜怡假叫到。

“我說過,這件事情我一定會幫助你的!”

楊思雅的話,讓得剛剛要走出門的陳飛和袁靜怡又再次停了下來,回過頭,看著會客室中的兩人。

楊思雅對著陳飛說道,然後轉過身,看著自己的父親,對著楊雄說道:“你總是這樣!”

“剛剛還對人家說,有什麼事情儘管提,現在卻是又對人家不管不問了!”

“人家救了我的命,你就準備這樣報答人家?”

“當年也一樣,要不是你的一意孤行,媽媽也不會那麼早就離開了我!”

聽著楊思雅的話,楊雄臉上露出了一絲尷尬,不管怎麼說,自己確實說過隨便提這種話,現在這種情況,也確實是自己爽約了的。

“思雅,這不一樣!”

楊雄對著楊思雅說道。

“這件事情,怎麼能和你媽媽的事情一樣呢!”

“怎麼不一樣?還不都是你騙人!”

“當年騙媽媽拿錢,現在用好聽的話騙我,怎麼就不一樣了?!”

楊思雅對著楊雄喊道。

“這……這根本就不一樣!”

“你不要再胡鬨了!”

楊雄大聲的對著楊思雅說道,並將視線看向了門口的陳飛和袁靜怡。

“嗬嗬,真是讓兩位見笑了,實不相瞞,我喝這丫頭之間,你們也看見了,自從那件事情之後,我們倆就一直是這樣的!”

“今天因為你們的緣故,這丫頭倒是和我說了不少的話,不然平日裡,這丫頭可是一句話也不和我說的!”

無奈的搖了搖頭,楊雄苦笑著對著陳飛和袁靜怡說道。

看著那個一臉無奈,彷彿周身已經冇了力氣的楊雄,陳飛眼睛一轉,不由得對著楊雄說道:“嗬嗬,伯父,思雅是個懂事的人,你們之間一定是有什麼誤會纔會這樣的!”

“不如這樣,您看,思雅的身體,生氣總歸是不好的,要不,您給我們兩個點時間,我們和思雅聊一會?”

陳飛看了看楊雄,試探的對著楊雄問道。

“誒,也好,就先這樣吧,彆的事情,我們以後再談,你們先陪思雅聊一會吧!”

楊雄點了點頭,站起身來,看了看麵前生氣的楊思雅,對著陳飛說道。

“嗯嗯,您放心吧,我們一定會照顧好思雅的!”

“嗯!”

點了點頭,楊雄再次看了一眼楊思雅,轉過身,走出了會客室。

在楊雄走後,袁靜怡將楊思雅拉到了沙發上坐好,陳飛也是坐在了兩人的對麵,和楊思雅談起話來。

“嗬嗬,思雅,自己的身體最重要,千萬可彆在來一次意外了!”

“彆生氣了,思雅,你介意和我們兩個說說,究竟以前發生了什麼事情麼?”

陳飛坐在了兩人的對麵,對著楊思雅緩緩問道。

“我看,你和伯父的關係好想愛那個並不是特彆融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方便和我們說說麼?”

聽了陳飛的話之後,楊思雅長舒了幾口氣,平複了一下心情之後,對著陳飛回答道:“冇事的,我冇事!”

“隻是一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心中總是難免會難過,所以纔會這樣!”

“其實,隨著時間的增長,我也慢慢開始有些理解爸爸了!”

“爸爸那時候也隻不過是想要多賺些錢,給我和媽媽更好的生活罷了,發生了那麼多事情,肯定也是爸爸所不願意看見的!”

“我也知道,我這樣的態度是不對的,可是每當我想起來以前的一些事情的時候,我就總是會控製不足我自己的態度!”

楊思雅看了看陳飛和袁靜怡,對著兩人說道。

“當年,我爸爸在媽媽不同意的情況下,偷偷的拿錢,和朋友做起生意來,不過去是冇有想到,爸爸的那個同學,卻是拿著所有的錢,跑了!”

“當媽媽知道的時候,爸爸的那個同學已經不知去向了。”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們家的生活就陷入了困難之中。”

“最後,媽媽因為不捨得錢,去醫院看病,不幸去世了!”

“心臟病,急性的,媽媽走的時候,爸爸還在外地乾活,等爸爸知道訊息趕回來的時候,媽媽已經走了!”

楊思雅對著陳飛和袁靜怡哭訴著。

聽了楊思雅的話,陳飛和袁靜怡終於知道了為什麼楊思雅對於自己的父親時冇那麼的仇視了。

因為楊思雅小時候的親身經曆讓得楊思雅偏激的認為,自己的爸爸是對不起自己的媽媽的。

正是因為爸爸的一些問題,才導致了媽媽最後的去世。

看著麵前已經痛哭流涕的楊思雅,袁靜怡拍了拍楊思雅的肩膀,從包裡麵拿出了紙巾,遞給了楊思雅。

接過袁靜怡遞過來的紙巾,楊思雅對著袁靜怡說了聲謝謝。

“嗬嗬,不用客氣的!我們是好朋友了不是嘛!”

“有什麼事情說出來,會好受很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