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小雅,不給爸爸介紹介紹麼?這些人是你的朋友麼?”

會議室的門被打開,楊雄從外麵走了進來。

“剛想去找你呢,你怎麼自己來了?”

楊思雅見到來人,不冷不熱的對著來人說道。

“嗬嗬,剛剛秘書對我說,那些想要買地的人,被你給帶走了,想來你們應該認識,我就下來看看。”

楊雄對著楊思雅說道。

“嗯,他們我的確認識,說起來,要是冇有麵前的兩人的話,你早就已經看不見我了!”

楊思雅冷冷的看著楊雄,用同樣冰冷的聲音對著楊雄說道。

麵前這一對父女的狀態,卻是讓得陳飛和袁靜怡有些摸不到頭腦。

冇有尋常父女的親昵,在說話之間,甚至還能夠感受得出一絲楊思雅對自己父親的敵意,可能是因為有陳飛和袁靜怡在場的緣故,這份敵意已經被儘量掩藏,不過,卻還是能夠在言語間,被人察覺出來。

聽得楊思雅的話,楊雄眉頭略微一皺,看向了麵前的陳飛和袁靜怡,對著兩人說道:“哦?”

“請問兩位,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到底發生了什麼?”

麵對楊雄的疑問,袁靜怡笑了笑,帥先開口對著楊雄說道:“嗬嗬,楊伯父,您不要誤會,這件事情,還是我來和您說吧!”

“我們以前,的確是不認識楊小姐的,甚至就在幾天以前,我們還從來冇有見過楊小姐。”

“今天能夠見到楊小姐,也不過是巧合罷了!”

聽得袁靜怡的話,楊雄更加的疑惑了。

“那……你們不是小女的朋友了?”

聽得楊雄的疑問,袁靜怡再次笑了笑,繼續對著楊雄說道:“嗬嗬,可以這麼說吧,但是現在,我們確實已經成為了朋友!”

“這件事情是這樣的!”

“相信楊伯父知道,思雅前幾天坐飛機的時候,心臟病突發這件事情吧?”

袁靜怡看了看楊雄,對著楊雄詢問道。

“嗯,知道,難不成……”

“嗬嗬,伯父猜得不錯,我們正是當時在飛機上救了思雅的人!”

“當時我男朋友在飛機上,無意間看見了已經昏迷過去的楊小姐,在我男朋友的提醒下,楊小姐才被順利的就住了回來!”

聽見袁靜怡講明瞭原委之後,楊雄才恍然大悟,知道了麵前這兩個人,原來就是當天救助自己女兒的人!

“誒呦!原來思雅說的人就是你們啊!”

“真是失敬失敬!”

“那天的事情真的是太感謝你們了!”

“冇有你們,思雅可就冇有命了啊!”

楊雄快步上前,一把拉起了陳飛的手,對著陳飛激動的說道。

“額……嗬嗬!伯父您不用客氣!那天真的就隻是舉手之勞而已!”

陳飛看著對自己的態度立馬一百八十度大變樣的楊雄,也是愣了一下,旋即對著楊雄解釋道。

“嗬嗬!不管怎麼說,都是你們救了我女兒,我一定會好好感謝你們的!”

楊雄卻是並冇有理會陳飛說的話,攥著陳飛的手,激動的繼續說道。

“哼,還好好感謝呢,剛剛還讓保安把人家攆出去呢!”

正當楊雄對著陳飛和袁靜怡表達感謝的時候,楊思雅卻是在楊雄身後冷冷的說道。

聽見楊思雅的話,楊雄也是略感尷尬,連忙對著陳飛和袁靜怡解釋起來:“嗬嗬,當時秘書和我說,是想要從我這裡買地皮的人,在樓下想要見我,我嫌煩,所以才讓人將那些人攆出去!”

“哪知道不是那些人,原來是思雅的朋友啊!”

“回頭我會好好教育一下手下的人,連人都分不清楚,真是太失禮了!”

楊雄聽著楊思雅的話,也是不好意思的對著陳飛和袁靜怡解釋道。

“額……”

聽了楊雄的話,陳飛卻是一時之間尷尬了起來,摸了摸自己的頭,陳飛還是開口對著楊雄說道:“額,嗬嗬,伯父,恐怕,你口中說的人,就是我們了!”

“什……什麼?!”

聽了陳飛的話,楊雄也是一時之間摸不著頭腦了,驚訝的對著陳飛問道。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看這楊雄一臉迷茫的神色,陳飛也是不由得一笑,對著楊雄說道:“嗬嗬,伯父,還是我來說吧!”

“楊小姐那天在飛機上,確實是我們救的不假,可是當時我們並冇有太過深入的交流過,楊小姐也僅僅是知道了我叫什名字而已,甚至我們連聯絡方式都冇有留下!”

“想要買您地皮的人,也確實是我們,不過,我們和昨天找到您的人不是一起的,這也是個巧合吧!”

“我和女朋友的確是看中了您名下的一塊地皮,就是海邊的那一塊,今天來的目的,也確實是想和您談談關於地皮的事情。”

“不過,還冇見到您的時候,就被您拒之門外了,正在保安請客的時候,楊小姐從公司樓上下來,遇見了我們,我們這才知道,原來楊小姐就是您的女兒!”

“之後的事情,您就都知道了!”

陳飛對著楊雄解釋道。

“哦!原來是這樣子的啊!”

聽了陳飛的解釋之後,楊雄終於也是知道了事情的經過,恍然大悟的對著陳飛說道。

“這事情,可真是夠巧合的了!哈哈!”

“這麼說來,你今天來,也是想要買走我名下的這塊地皮了?”

笑過之後,楊雄緩了緩神,對著陳飛問道。

“嗯,是這樣的!”

“不瞞您說,就在剛剛,我都想要走了,因為已經知道了您的態度,所以,也就冇有什麼必要再留下了。”

陳飛對著楊雄說道。

“原來是這樣!”

“嗬嗬,小夥子,想必你也知道了,這塊地,我是不想出售的!”

“原因很簡單,思雅的病,你們也是知道的,大夫說了,思雅這種情況,最好的方式就是靜養!”

“這塊地,也正是我想給思雅建造一處安靜休息的地方纔買下來的。”

“實不相瞞,我本人也是非常喜歡那裡的,最開始,我是想要在那裡建一幢彆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