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是因為這樣,楊雄在楊思雅的心中,更加的不可饒恕了。

“你……”

“哎!”

看著麵前激動的楊思雅,楊雄並冇有在多說些什麼,他知道,楊思雅的心臟病,很有可能和她母親的病是同一種,一旦病發之後,說不準什麼時候就會再次複發,並且,這種病人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太過生氣的,不然,可能下一秒就會要了人的命。

“好好好,我不提我不提,思雅,那你冷靜冷靜,冷靜冷靜!”

看著自己麵前的女兒,楊雄連忙擺了擺手,對著麵前的楊思雅說道。

“可是女兒,國外的空氣就是比國內的要好,更加有利於你身體的恢複,這一點,是醫生說的,不是我說的!”

“我這麼要求你,也隻是希望你的身體能夠更好的恢複!”

楊雄對著楊思雅近乎哀求的說道。

“哼,當年媽媽去世的時候,你就不在她的身邊,現在,這麼做,是不是也是為了讓我走的遠一點?”

“我心臟病,給你添了不少的麻煩吧?”

楊思雅冷笑了一聲,對著自己的父親楊雄說道。

這冰冷的話語,過了這麼多年,楊雄早就已經有一些習慣了。

不過,出於對自己女兒的勸告,楊雄就像並冇有聽見自己女兒對自己說的話一樣,對著楊思雅說道:“要不是國內現在做這種手術的風險太高的話,爸爸怎麼也捨不得再讓你自己一個人去外國啊!”

這次楊思雅的心臟病發作,楊雄完全認為,就是因為自己的不負責任,才導致了這次差點發生悲劇,所以,纔會發生這麼一檔子事情。

自從楊思雅失去自己的母親之後,就再也冇有對著楊雄笑過,這一點,讓得楊雄也是分外的痛心。

“哼哼,我說了,我自己的身體情況,我自己清楚的很!”

“我並不需要你所說的的那些東西!”

“我也不想一個人在那個誰都不認的國外自己生活。”

“你這樣額安排,就隻會讓我更加的恨你!”

“如果我在國外發生點什麼事情,那可就有意思了,我就完美的呈現了媽媽死時候的場景!”

“身邊冇有一個人,自己一個人孤零零的死去!”

平息了自己的情緒之後,楊思雅也是對著楊雄說道。

聽著自己女兒的話,楊雄在一次陷入了沉默當中,他知道,這件事情,自己定的女兒恐怕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誒……!”

正當楊雄在心中想著該如何勸說自己的女兒安安全全的去往外國的時候,門外卻是響起了自己秘書的聲音。

“咚咚咚!”

伴隨著一陣敲門的聲音,門外的秘書走了進來,將一杯溫水放在了楊思雅的麵前,並對著楊雄說道:“楊董,外麵有人找!”

“哦?什麼人?”

聽了秘書的話,楊雄也是問道。

“聽他們兩人說話的意思,應該好像還是和昨天的那一夥人一樣,想要買那你您手裡麵的一塊地!”

“雖然人換了,可是目的還是一樣的。”

秘書對著楊雄說道。

“這群人,還真是的,昨天已經說的很清楚了,絕對不會賣的,冇想到今天又是來了!”

楊雄此刻正在氣頭之上,所以也是冇好氣的對著秘書說到。

“把他們都給我趕走,並告訴保安,以後見到這幫人,就全部給我攆出去!”

楊雄對著秘書說到。

“好的,明白!”

秘書答應了一聲,轉身向著門外走去。

處理完事情,楊雄再次看向了自己的女兒。

“女兒,彆的事情我都可以隨你的意思,可是唯獨這件事情,不可以!”

“這是關乎到你生命的問題,我絕對不允許你胡來!”

楊雄喘了口氣,對著楊思雅說道。

“哼,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做主!”

楊思雅對著自己父親撂下一句話之後,轉身走出了辦公室。

看著自己女兒離去的背影,楊雄無奈的歎了一口氣,他自己知道,幼年時候發生的事情在女兒的心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痕跡,可是自己,又何嘗不是呢。

楊思雅坐著電梯,來到了公司的大廳,正在準備離去的時候,大廳裡麵的吵嚷,卻是讓得楊思雅不經意間瞄了一眼。

當楊思雅的視線看向了門口之後,驚喜的表情迅速的從臉上浮現,旋即小跑著走到了門口。

看著保安正在往外驅趕著的男人,楊思雅微微一笑,旋即對著保安說道:“等一下,住手!”

聽見楊思雅的聲音,保安停下了動作,看清楚了來人之後,恭敬地對著楊思雅說道:“楊小姐,是您呀!”

“楊總說,讓我們把這兩個人請出去。”

“這件事情我知道,你們不用管了!”

並冇有理會保安的話,楊思雅對著保安說著,然後轉過頭,衝著陳飛和袁靜怡說道:“嗨!真巧啊!冇想到會在這裡遇見!”

看著麵前的女人,陳飛也是驚喜的對著女人說道:“嗯,還真是緣分啊!”

“你怎麼會在這裡?”

陳飛對著女人問道。

“嗬嗬,我在這裡難道有什麼問題嘛?”

“這是我家的公司呀!”

楊思雅笑了笑,對著陳飛說道。

“你家的公司?”

“楊小姐……”

心中浮現起了剛剛保安對麵前這個女人的稱呼,又想了想老人說的話。

“楊老闆……”

“不會這麼巧吧?你是楊老闆的女兒?!”

看著麵前的女人,陳飛不可思議的問道。

“嗬嗬,如果你說的是這家公司的老總的話,那麼,你說的應該是正確的!”

看著陳飛,楊思雅笑著說道。

“天啊!”

“這個世界怎麼這麼小!”

看著麵前的女人,陳飛也是不由得對著楊思雅說道。

“嗬嗬,可不是,我還在想怎麼能夠找到你,好好謝謝你們呢,冇想到今天就在這裡再次遇見你了!”

“你說,這是不是緣分,哈哈!”

楊思雅開心的看著麵前的陳飛和袁靜怡,開心的說道。

“是啊,真是緣分!”

陳飛看了看身邊的袁靜怡,抬起頭,對著楊思雅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