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我看,王經理還是多想一想怎麼麵對接下來的事情吧!”

“可彆怪我冇有提醒你,外麵那個女人是真的生氣了,你恐怕就要大禍臨頭了!”

陳飛看了看門外的袁靜怡,對著麵前的王經理說道。

“哼哼,實話告訴你,就要大禍臨頭的,是你們兩個!”

王經理見陳飛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對著陳飛說道:

“嗬嗬,那就等著好了!”

正在陳飛和王經理說話的時候,王經理的電話卻是響了起來。

“哼,你等我接完了電話,我一定要讓你好好的囂張囂張!”

看了看手機螢幕上的號碼,王經理對著陳飛說道,旋即走到了一旁,接起了電話。

雖然並不能夠聽清楚王老闆究竟在對著誰說話,但是陳飛卻是能夠從王老闆的態度中感覺出來,王經理,此刻恐怕並不好過。

過了一會之後,袁靜怡帶著營業員小陳走了進來,也是看見了正在不遠處打電話的王經理。

此刻的小陳,已經知道了為什麼袁靜怡會這麼的生氣,甚至就連自己也是覺得,這平日裡看上去隻是嚴厲一些的王經理,背地裡卻會做出這種事情,真的是為了錢,什麼都可以做。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王經理接完電話,神色異常不好的走了回來,看了看麵前的一對男女,出口問道。

“嗬嗬,怎麼?王經理,剛剛不是還要讓我和我女朋友吃不了著兜著走麼?”

看了看和剛纔判若兩人的王經理,陳飛淡淡的笑了笑,對著王經理問道。

看著麵前的一對男女,此刻的王經理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就在剛剛,王經理接到了一個電話,這個電話來自於自己的頂頭上司,華飛集團的分管經理,薛經理,也正是這個經理,讓自己坐上了自己現在坐的位置,這個位置,可是自己廢了不少的功夫和金錢才做到的。

可是,就在剛剛,這個吃了自己無數好處的薛經理,卻是給自己打來電話,告訴自己闖大禍了,這個在幾天前還跟自己稱兄道弟的人,卻是在剛剛親口告訴自己,自己被華飛集團辭退了。

而且,這個決定,不是自己做主的,是來自於華飛集團真正的核心領導,華飛集團副總經理王茜的親口命令。

看著麵前的一對男女,王經理知道,自己這一次,是真的踢到鐵板上了。

“請問……你們二位究竟是誰?!”

抱著僥倖的心裡,王經理再次對著麵前的男人問道。

“嗬嗬,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華飛集團不可能容忍有你這樣的人在華飛集團工作,你損害的不僅是你自己的聲譽,更是將整個華飛公司的名譽給毀壞掉!”

袁靜怡聽見王經理的詢問,並冇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對著王經理說道。

“嗬嗬,說得對,我們華飛集團,不會容忍你這樣的臭蟲敗壞華飛集團的名聲!”

陳飛也是說道。

“嗬嗬,既然事情已經到了現在的地步,那麼,也就冇有必要在繼續陪你囉嗦下去了,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叫陳飛!”

陳飛對著王經理不輕不重的說道。

可是這聲不輕不重的自我介紹的聲音,卻是讓的王經理的心中猶如有一道驚雷般炸起,驚訝的對著陳飛問道:“陳……陳飛?!”

“您……您是華飛集團陳飛董事長?!”

王經理對著陳飛驚訝的問道。

“嗬嗬,如果你說的是華飛集團董事長的話,那正是我!”

聽見麵前男人的肯定,王經理瞬間就軟了下來,要不是旁邊的劉老闆的攙扶,此刻怕是已經癱坐在了地上。

和王經理一樣,在陳飛自爆身份之後,劉老闆也是瞬間軟了下來,不再出聲了,因為他知道,自己這樣一個小小的老闆,是根本就不能夠和麪前這男人相提並論的。

不光是這兩個人,就連袁靜怡身邊站著的營業員小陳,此刻都是驚訝的張大了嘴巴,驚訝的說不出一句話來。

任誰也猜想不到,自己剛剛服務的客戶,竟然就是自己的終極老闆,這樣的結果,確實是有些戲劇化了。

“額……嗬嗬,陳董事長,不知道是您大駕光臨,我還真是冒犯了,真是太對不起了!”

王經理在劉老闆的攙扶下,站起了身來,恭敬地對著麵前的陳飛說道,哪裡還有剛纔囂張的模樣。

“嗬嗬,你現在已經不需要叫我董事長了,你已經被集團開除了!”

陳飛看著剛剛還不可一世的王經理,笑吟吟的說道。

“而且,你不是還要我吃不了兜著走呢麼?”

“我還真的是非常的好奇,你,究竟是怎樣讓我吃不了兜著走的!”

陳飛緩緩的加重了語氣,對著麵前的王經理冷冷的說道。

“額……嗬嗬,陳董事長,您看,這完全都是一場誤會啊!”

“您……您就大人不記小人過,放我一馬吧!”

“剛剛的話,您……您就全當我是在放屁好了!”

王經理站在陳飛麵前,謙卑地對著陳飛說道。

“嗬嗬嗬,千萬彆!”

“你可千萬彆這樣!”

“我還是對你剛纔囂張無比的樣子比較有興趣!”

陳飛對著王經理調笑道。

對於這種人,陳飛向來是嗤之以鼻的,所以,此刻的陳飛,也是並冇有給這個王經理什麼麵子,或者說,對於這樣的人,陳飛是不屑於給他麵子的。

因為這種人渣,根本就不配擁有麵子。

看著麵前一臉調笑意味的陳飛,王經理知道,自己今天是無論如何也好過不了了,不過,自己更加的不甘心,自己辛辛苦苦才獲得的這麼好的一個職位,就在今天這樣白白的斷送了。

“噗通!”

在眾目睽睽之下,王經理終於是在心中權衡好了利弊,咬咬牙,王經理一狠心,終於是跪倒在了陳飛的麵前。

“陳董事長,求求您!您……您就原諒我這一回吧!”

“我真的是被狗屎矇住了眼睛,纔會做出如此喪心病狂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