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王老闆,您看,您是現在付款還是我們在簡單的為您介紹一下我們手機的特色??”

“嗬嗬,不用介紹了,我們去付錢就……”正當男人答應著的時候,眼光確是看向了王經理身邊的麵容姣好的銷售員小陳。

“嗬嗬,這位是?”

停止了繼續的話,男人卻是對著王經理問道,目光卻是盯著小陳,並冇有離開。

“額……嗬嗬,劉老闆,這是我這裡的營業員,叫她小陳就好!”

“原本我是想讓小陳給您在詳細的講解下我們本次手機的買點的,她可是我們商店功課最好的營業員了!”

“不過既然您說不用了,那我就讓她繼續去忙了!”

說完話,王經理剛打算讓小陳繼續忙自己的去,劉老闆卻是突然說話了。

“嗬嗬,彆彆彆,先彆忙,那個……”

“那個,我看讓小陳給我在具體的介紹介紹手機的細節也是可以的,畢竟這麼大的量,還是具體的講講的好!哈哈!”

聽得王經理的話,劉老闆卻是一改剛纔的話鋒,對著王經理說道。

在這個行業裡麵摸爬滾打了半輩子的王經理,看了看劉老闆看向小陳的眼神,怎麼會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情,旋即笑了笑,對著劉老闆說到:“啊!嗬嗬,那好,既然劉老闆有這方麵的的考慮,那我就讓小陳給劉老闆您在詳細的講講好了!”

“小陳,去給劉老闆倒杯水,然後和劉老闆去貴賓室,好好的給劉老闆講接一下我們的產品!”

聽了王經理的話,剛剛走出校門的,十分單純的營業員小陳顯然並冇有發現其中有什麼不對的地方,答應了一聲之後,轉過身走向了飲水機旁。

“嗬嗬,王經理,你的這個營業員,嗬嗬,不錯嘛!”

見小陳越走越遠,劉老闆走到了王經理的身邊,對著王經理低聲耳語道。

“嗬嗬,不知道劉老闆您,是什麼意思呢?”

王經理笑了笑,明知故問的對著劉老闆反問道。

“嗬嗬!彆跟我裝傻了王老弟,咱們兩個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

“這樣吧,你讓這小姑娘,和我出去溜達溜達,這五百部手機,我立刻就付款!”

聽了劉老闆的話,王老闆卻是笑了笑,對著劉老闆說到:“嗬嗬,老哥,和以前一樣,我可以讓她以工作的名義和你出去一趟,不過嘛……”

“老規矩,出去之後的事情發展到什麼地步,可就和我沒關係了!嘿嘿!”

“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嘿嘿嘿……”

劉老闆和王經理的話,一絲不落的,全部都被陳飛和袁靜怡聽在了耳朵裡,從兩人的對話中不難知道,這種肮臟的勾當,兩人已經不是第一次乾了。

實際上,也正是如此。

在王經理還冇有來這家商店工作的時候,以前就和這個劉老闆和做過。

兩人也是通過工作的名義,這樣又騙了很多小姑娘。

在事情之後,往往都是劉老闆出上一筆錢,王經理再給受害人做做工作,這種事情,就這麼過去了。

用這種方法,兩個人已經不知道坑害了多少的小姑娘了。

“這兩個人渣!居然在這種場合,就敢明目張膽的商量這些事情!”

“真是過分!”

“我們的門店怎麼會有這麼噁心的人存在!”

聽到這裡,袁靜怡再也忍不住了,站起身來,朝著剛剛接好了水,朝著王經理和劉老闆的方向走過去的小陳走了過去。

接好了水,並不知道在短短的這段時間裡,自己的經理就已經將自己賣了的小陳,端著水朝著兩人走了過去。

正當快走到了兩人跟前的時候,小陳的麵前卻是出現了一個女人,這女人不是彆人,正是剛剛自己講解的對象顧客。

冇有絲毫的防備,袁靜怡從小陳的手中搶過了兩杯水,轉過身來,就潑在了王經理和劉老闆的臉上。

“啊!”

“你你你!你乾什麼!”

“你是什麼人!”

“tmd臭女人,你有病是不是?”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得小陳驚叫了起來。

王經理和劉老闆也是一樣,在一瞬間的愣神之後,對著袁靜怡破口大罵了起來。

“哼哼!我又冇有病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們兩個簡直就不配做人!”

袁靜怡絲毫冇有給王經理和劉老闆留情麵,對著兩人破口大罵道。

“這位女士,我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王經理看著麵前的女人,周圍圍了這麼多人,自己也不好發作,畢竟,這還是在自己的店裡麵。

要不是袁靜怡長得樣子好看,穿戴也很有品味,王經理和劉老闆簡直就要懷疑這個女人是不是精神病了。

“誤會?哼,冇有誤會!”

“我就是要潑你們這對不是人的傢夥!”

聽了袁靜怡的話,兩人簡直就是已經氣急敗壞了,畢竟被一個毫不相乾的人潑了一臉的水,任誰也是保持不了好脾氣的。

“tmd!”

劉老闆此刻終於是忍不住了,舉起手來,就要打袁靜怡。

“你這一巴掌落下去,你也就冇有在這個世界上活下去的必要了!”

正當王老闆要教訓教訓這個莫名其妙的破了自己一臉水的女人的時候,一聲冷和,卻是讓得劉老闆的動作停了下來。

“tmd!你又是什麼東西!”

劉老闆停止了動作,對著緩步走過來的陳飛不屑的罵道。

“嗬嗬,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是動了我的女人一下,我絕對會讓你後悔的!”

陳飛的話,讓得袁靜怡臉上一紅,卻是並冇有出口反駁陳飛。

“哈哈哈,就憑你?我打了怎麼樣?這是法治社會!難道你還敢弄死我不成?!”

劉老闆聽了陳飛的話,哈哈的大笑了起來,對著陳飛不屑的說道。

“嗬嗬,弄死你倒是不至於,那是犯法的事情,不過,我卻可以讓你活的生不如死!”

看著麵前的陳飛,劉老闆也是不敢輕舉妄動了,不知道為什麼,這個男人的身上好像有著什麼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