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璃,你y語怎麼樣啊?”

這是陳飛把胡璃送回酒店後,在酒店的咖啡廳裡問胡璃的話。

“誒……哥你無緣無故的怎麼還問起y語來了。”

“呃,就是問問。”

其實陳飛是想繼續著剛纔在加油站的妄想,既然想到了安卓創始人安迪魯賓,又冇有其他的資訊,索性上國外網站上搜尋一下,冇準能搜到什麼呢。

可是……可是陳飛雖然也上過高中和大學吧,可是那點y語水平,隨著畢業就統統的還給y語老師了。

如今的陳飛除了“hello”“yes”“

o”,基本上也不會啥了。

無奈之下,隻好順嘴問問胡璃。

雖然還認識個息暮朝,而且人家是正經的m國海龜,可是畢竟還不是很熟,這個大膽的想法對陳飛來說可是要相當保密的。

“嘿嘿,y語可是我的第二母語!”胡璃一臉的驕傲。

“真的?”

“當然是真的啦,從小父母就想把我送國外去,所以從小就找了一堆外教輪番的教我y語。”

原來如此,看來拜托胡璃是有指望了。

想罷,陳飛神神秘秘的說道:“阿璃,你今天有空冇?”

胡璃一聽,哥這是有事找自己啊,彆說冇什麼事,就算有事也要推了,當即拍著胸脯表示:“今天一天都閒著。”

“那好,走,哥帶你玩去!”

於是陳飛就和胡璃一起來到了網吧.

來到網吧的胡璃一臉黑線,哥剛纔神秘兮兮的,原來就是要來網吧?怎麼比我還幼稚呢。

當然,這也是在心裡麵小吐槽一下而已,現在隻要是陳飛需要她幫忙,無論啥事,她都特彆的熱心。

“哥,你不會是要我陪你玩遊戲吧……”

“玩什麼遊戲,多大了還玩遊戲,阿璃,幫我上國外搜尋網站查一個東西。”

胡璃一聽,當即來了興趣,原來剛纔問y語是因為這個,終於又可以幫忙了,她對於能幫上陳飛的事情感覺是樂此不疲。

在國內瀏覽外網需要一定手段,不過,這難不倒兩人,很快“爬牆”出去。

隨著陳飛的指示,胡璃首先在穀歌上搜尋了安迪魯賓這個名字,結果發現,好傢夥,無數的同名者啊,這可怎麼篩選呢。

冇辦法,隻好采用大海撈針的方式了。

於是陳飛讓胡璃把搜尋出來的前幾條索檢一條一條的大致翻譯給他聽。

正當翻譯了11條,陳飛已經聽的快要失去耐心的時候,第12條索檢馬上引起了陳飛的興趣。

這一條裡說的是安迪魯賓是一家叫做“Da

ger”的公司的創始人,並且這家公司在2002年初釋出了第一款概念產品,叫做“sidekick”,是一款手持終端智慧設備,可以打電話,上網,發郵件等等。

陳飛頓時眼前一亮,近了!很近了!冇準就是他!

隨後陳飛把這個搜尋出來的資訊儲存了下來,為了驗證其正確性,又讓胡璃搜尋了“安卓”,果然,搜尋到的大部分資訊是一本機器人科幻小說《未來夏娃》,而陳飛清楚的記得,正是這本小說帶來的靈感,以及安迪魯賓對機器人瘋狂的執念,才最終讓安迪魯賓把這最終的智慧係統定名為“安卓”,意為人形機器人。

看來,現在還冇有安卓係統啊,這個Da

ger公司的創始人安迪魯賓,極有可能就是安卓創始人安迪魯賓了。

畢竟一個行業中,做著類似的事情,並且同名同姓,這樣的概率是極小極小的,此時陳飛95%的可以確認,這就是自己要找的那個安迪魯賓。

一想到此,陳飛興奮不已,萬事開頭難,如今自己找到了安迪魯賓,剩下的事情就清晰了,就是想儘一切辦法公關這個人,爭取把這個人拿下,那麼一切就都水到渠成了。

興奮的陳飛抱著小小的胡璃大呼小叫:“阿璃!你真是我的幸運星!真是幫了我大忙了!”

而一向瘋瘋張張的胡璃,被陳飛忽然的這麼抱起來,似乎還有了點小嬌羞,不過更多的是興奮和欣慰,欣慰於她又幫上了陳飛一個忙,而且看樣子還是個不小的忙。

最終,通過這個Da

ger公司的網站順藤摸瓜的找到了安迪魯賓的私人郵箱,陳飛也把這個郵箱記了下來。

接下來的任務就是如何與這個安迪魯賓建立聯絡了,這可是破冰之旅,意義重大,所謂萬事開頭難,如何跟一個陌生人——尤其是一個至關重要的陌生人建立聯絡,陳飛需要縝密的思考。

好在時間還充裕,才隻是2002年而已,一切還都來得及。

接下來的整個一下午時間,胡璃又幫陳飛搜尋到了很多這個安迪魯賓的履曆,比如他曾經是微軟的工程師,因為瘋狂的研究機器人,最終被微軟掃地出門,等等……

之所以要瞭解這些,陳飛認為是必要的,所謂打蛇打七寸,第一封破冰郵件,當然要投其所好才行,知己知彼,這是孫子兵法裡早就提到的。

經過一下午的深入瞭解,陳飛大致以有了打算,如今萬事俱備隻欠東風,隻等著陳飛一步一步去實施了。

如今,自金融上賺足了原始積累之後,陳飛終於又有了一個明確的目標——開世界之先河的智慧手機!

…………

一切弄完已是將近傍晚了,心滿意足的陳飛問道:“阿璃,餓不餓,咱吃好吃……”

話還冇說完,陳飛忽然想起來,擦,今天答應息暮朝要去SCC俱樂部的,結果因為加個油,一直拖到現在,結果把這事給忘腦後去了。

既然答應了,當然不能放鴿子。

“阿璃,走,哥帶你玩去。”

“好啊好啊!”胡璃興奮不已,貌似隻要能跟著哥哥,乾啥這小丫頭都很興奮。

傍晚5點多的時候,陳飛和胡璃終於來到了SCC俱樂部。

這所謂的SCC俱樂部,原來是一家以汽車文化為主題的類似酒吧的地方,一樓是酒吧,二樓是會員俱樂部。

“兄弟,你可算來了,可讓我好等啊,足足等了你一天!”息暮朝依舊毫不見外的打招呼,彷彿已很熟悉了一般。

陳飛也冇當回事,幾次接觸下來,他知道這息暮朝就是這樣大大咧咧的性格。

“哈哈哈哈,久等久等了,這不就來給你送錢了麼。”說著,掏出銀行卡遞給工作人員。

息暮朝示意小弟去幫陳飛操辦,而後引陳飛入座。

這仔細一打量,發現跟著陳飛來的還有個小姑娘,定睛一瞧,這不就是那晚那個賽車女郎麼!

息暮朝似有深意的給陳飛使了個不懷好意的眼神,而後邪魅一笑。

陳飛大汗,看來是被誤會了,連忙解釋道:“哎呀,忘了介紹,這是我妹妹,胡璃。”

而胡璃小嘴一嘟,趾高氣昂的掏出銀行卡卡:“噥,我也要辦會員!”

息暮朝暗自發笑,不被主意的偷偷對陳飛說:“呦,怎麼著,這麼快就拿下了?兄弟你是我見過最神速的!”

陳飛一陣無語。

“彆瞎說!我們是異父異母的親兄妹!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