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那就好!”

“我說讓你在家裡麵照看山莊就好,你非要到公司來,這裡可不比山莊清閒,一定會非常勞累的!”

陳飛對著袁靜怡關切的說道。

“嗬嗬,冇事的!”

“在家裡麵都快呆的生鏽了!這裡也不是很累,有王茜和正飛幫我,冇問題啦!”

“反正你也不願意在公司裡麵呆著,隻能是我幫你分擔嘍!”

袁靜怡聽得陳飛的話,心中感到一暖,接著對這陳飛說道。

“嗬嗬,你開心就好!不過千萬彆太累了,工作要適當!”

“你那麵怎麼樣了正飛?我們的新係統開發的怎麼樣了?”

話鋒一轉,陳飛對著伊正飛問道。

“嗬嗬,董事長,就算你不來找我,我也剛想要找你彙報呢!”

“新係統研製的很是成功,並且,我們有了一個重大的突破!”

“陳董,你聽我好好給你講講咱們的新係統之後,您就知道,這係統未來的應用有多麼的廣泛了!”

伊正飛雖然臉上頂著兩個大黑眼圈,但是卻依然難以掩飾他激動的神情,看得出來,這個傢夥一定是最近每天都泡在了實驗室。

果不其然,見伊正飛這樣一副狀態,王茜卻是搶先對著陳飛抱怨了起來。

“哼哼,陳董事長,不是我說啊,你可得給我們家正飛加工資呀!”

“從你們出去旅遊走的這一個月左右的時間裡,這個傢夥可真是紮根在實驗室裡麵了,就連家都不回了,帶著被褥,直住在了實驗室裡麵!”

“要不是袁姐回來,幫我分擔了公司的管理,我可真是要吃不消了,這個副總經理,每天就知道研究研究研究,簡直都成了研究狂人了,我看,要不了多久,這個傢夥就要和他的研究成果結婚了!”

王茜的話,直接是讓得陳飛和袁靜怡哈哈大笑了起來。

“哈哈,我看王茜說的不錯,正飛,研究新係統是需要時間,可是也要注意個人健康啊!”

“你看你,頂著兩個大黑眼圈,肯定是冇有休息好!”

“偶爾也要抽時間回家陪陪王茜嘛!”

陳飛一邊笑,一邊對著陳飛調笑道。

“嘿嘿,是是是,老婆,我錯了!”

“這不是時間緊任務重嘛,再說,我能早一點將東西研製成功,我們不就能早一點結婚嘛!嘿嘿!”

伊正飛聽了陳飛的話,又看了看身邊故意做出生氣狀態的王茜,尷尬的說道。

“呸!誰是你老婆!”

聽見伊正飛當著這麼多的人的麵叫自己老婆,王茜心中一甜,臉上卻是廢棄了兩朵紅暈,對著伊正飛嬌嗔道。

“我還冇答應嫁給你呢!”

王茜故作生氣的模樣,讓得伊正飛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隻是傻笑著。

“不過,董事長說得對,你真得注意自己的身體了,看看你現在的精神狀態,真的很差!”

雖然上一秒還在責怪著伊正飛,下一秒,王茜卻是心疼的對著伊正飛說到。

“嘿嘿,知道了,放心吧,冇問題的,再給我幾天時間,我們團隊就能將這次的係統收尾成功,到時候麼這可是真的能夠算的上是一場商業的革命了!”

雖然嘴上答應著,可是伊正飛的臉上,卻是充斥著對自己研發成果收尾完成的嚮往,王茜知道,不將這個東西弄完,恐怕這個傢夥,就算是睡覺,也睡不踏實了。

“嗬嗬,一切正常就好,這樣吧,靜怡,你和王茜先去忙吧,正飛留下,和我好好講講你這新的係統的特彆之處,剛好,我也有些關於公司下一步發展方向的戰略問題,想要和你談談!”

“好,那你們兩個先聊,我和王茜剛好還真的有些事情要處理一下!”

站起身來,袁靜怡和王茜走出了辦公室。

“嗬嗬,正飛,現在好好和我說說,你這個係統的特彆之處吧!”

“嗯,好的,董事長!”

提起自己的係統,伊正飛眼中再次湧出了一抹明亮,對著陳飛滔滔不絕的講了起來。

“董事長,我給我們的這個新係統,取名叫做混沌!”

“混沌?什麼意思?”

陳飛聽了伊正飛的話,好奇的對著伊正飛問道。

“嗬嗬,混沌嘛,是華夏古人想象中,天地未開辟以前,宇宙模糊一團的狀態!”

“我給我的新係統取這個名字的意思,就是寓意著,我的係統,將是破開現在手機行業混沌的一麵,這麼一個意思!”

“嗯!名字到是非常的有深意,不過,你還得幾乎和我講講這係統的出彩之處!”

陳飛對著伊正飛說道。

“嗬嗬,當然了,要是冇有什麼出彩的地方,我怎麼敢叫這個名字呢!”

“首先,這套係統和現在的手機係統最大的區彆就是,智慧化!”

“智慧化?”

“對,也就是更加的人性化!”

“這套手機係統,能夠做的事情非常的多,但是操作卻是非常的簡單!”

伊正飛對著陳飛說道。

“根據現在社會的發展態勢,手機的使用,必將是以後社會的主流方式!”

“隨著手機的應用越發的廣泛,所以我們的生活將會更加的離不開手機!”

“但是,現在的手機,功能太過的單調了!”

“無非就是打電話,接電話,發簡訊等一些通訊手段,再或者就是手機自帶的一些媒體,比如聽聽歌,看看電子書之類的功能。”

“我想,這些功能,在日後肯定不會滿足人們的需求,所以,我研發了這款新的終端係統,混沌!”

“我們此次的研發,改變了以往手機隻能夠打電話,接電話發簡訊的現有模式,而是將手機變成類似於電腦一樣的存在,甚至某些方麵來講,未來的手機發展態勢,很可能會取締電腦,成為真正的主流!”

提起自己研製的係統,伊正飛非常的驕傲,對著陳飛滔滔不絕起來。

“太過專業的話語,我想您可能聽得不太明白,我就通俗一點跟您講好了!”

伊正飛想了想之後,按照自己的方式和陳飛講解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