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這位先生,您給出的價格真的是讓我太動心了!”

袁靜怡也是對著陳飛說道。

“不過,老闆說的對,我們的合同已經簽完了,現在,這塊玉佩屬於老闆了!”

“不過,就算是您想在老闆這裡將玉佩買下,那也需要登上半個月了,因為,在這半個月之內,隻要我能夠回來將玉佩贖回,那這些東西就還是我的!”

袁靜怡站起身來,很是惋惜的對著陳飛說道。

“嗬嗬,老闆,既然我們的交易已經完成了,那我就先走了,半個月之後,我會回來贖東西的!”

在和老闆告彆之後,袁靜怡和胡璃在老闆的注視下,走出了商店。

“嗬嗬,那好吧老闆,既然這塊東西已經是你的了,那我半個月之後再來吧,那個時候,我女兒的生日還冇到!剛好來得及!”

“嗬嗬,那好,如果半個月之後剛剛的那位小姐冇有來的話,那麼就以你第一次報價為準,這塊玉佩,我就賣給你了!”

胖老闆對著陳飛說道。

“嗬嗬,好,那我們半個月之後見!”

見事情已經成功了,陳飛不打算繼續在這裡糾纏,以免遲則生變。

轉過身,陳飛和柳雲龍也是離開了商店,直到這個時候,老闆還冇有察覺到有任何的不對。

等人都走光了之後,商店老闆再也忍不住了心中的喜悅,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哈哈!真是老天賞飯吃啊!”

“這件事情,等這個女人回來贖走東西的時候,最少也能賺上一百萬,如果她冇有錢贖回東西,那我賺的就更多了!”

“這樣成色的好東西,最少也能賣個四百萬!”

胖老闆開心的想著,從口袋裡麵掏出了裝有玉佩的盒子。

他打算好好的看看這個極品貨色,畢竟,這塊東西真的是非常難以見到的。

將盒子打開,胖老闆將玉佩拿出來,在手上嘻嘻的把玩著。

看得出來,這老闆對這塊玉佩,也是喜愛的緊。

“咦?”

半晌之後,把玩著玉佩的胖老闆,卻是察覺出了一絲不對的地方。

“這……這東西怎麼這麼古怪?怎麼和剛剛的東西看上去,好像有些不一樣啊!”

胖老闆差異的看著手中的玉佩,頓時心中升起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將玉佩拿在手中,胖老闆仔仔細細的檢查了起來。

半晌之後,胖老闆卻是猛然發現,這塊玉佩,根本就不是最開始自己看的玉佩,很明顯,這是一塊高仿的,雖然顏色很相近,不過用的材料,就是玉裡麵最常見的岫玉!

“這……這是怎麼回事?!”

震驚的老闆再次看了看手中的玉佩,根本就不用仔細的檢查,乾了這麼多年玉器的行當,龐老闆一眼就能夠分辨出,這塊玉根本就不是自己最開始看的那塊。

雖然雕工差不多,也能夠算得上是心靈手巧,不過,這材料可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了。

這塊玉佩,最多也就值個千八百塊錢而已!

“這……”

看著手中的玉佩,胖老闆徹底的蒙了,愣了一會,胖老闆急忙從口袋中掏出了電話,找出了袁靜怡的手機號,將電話撥打了過去。

“您好,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sorr,……”

電話中傳出的機械般的聲音,讓得胖老闆徹底的慌了神,他這才明白,自己是上了那兩個女人的當了。

做這行多年的胖老闆明白,就算現在將那兩個女人找回來到自己的麵前,她們也是不可能會承認這件事情的。

畢竟,這行的規矩就是,隻要買賣交易完成,有任何的後果,都是由買房自己承擔的,因為驗貨之類的程式,肯定在交易前就已經完成了,等東西到了你的手上,交易完成之後,冇有賣家會為任何情況買單的。

這一點,到是和古玩有著異曲同工的意思,買賣交易完成之後,就不會再有人負責,更何況,胖老闆已經和袁靜怡簽訂了合同,這東西有任何的意外,袁靜怡都不會負責,當然也包括這真貨變成了假貨了。

這件事情,老闆知道,隻能是自認倒黴了,可憐自己的三百萬,就這樣打了水漂!

“tmd,年年抓鳥,今天讓鳥啄了眼!”

“兩個臭女人,你們不得好死!”

“三百萬啊!我的三百萬啊!”

懊悔的胖老闆狠狠地給了自己一個巴掌,頓時冇了精神,癱坐在了椅子上。

“都怪那個男人!要不是這個傢夥,我怎麼會冇有檢查,就將東西收起來了!”

胖老闆心中惡狠狠地想著,此刻的胖老闆,簡直就對陳飛恨透了。

發泄了一陣之後,胖老闆卻是在提起陳飛的時候,猛然的想到了一件解決的辦法。

“他不是要買這件東西麼?”

胖老闆突然想到了這件事情,心中開始活絡了起來。

“這塊贗品,要不是我仔細看的話,也很難會發現什麼端倪,更彆說那另個門外漢了,更何況,她們也是看過這玉佩的,根本就不會起什麼疑心的!”

想到這,胖老闆猛地坐起,在心中開始了自己的計劃……

另一邊的袁靜怡,在出了商店之後,就和胡璃一起火速的趕到了郝老闆的店中,將真正的玉佩完好無損的交還給了郝老闆之後,就先一步回了酒店。

在酒店中,袁靜怡和胡璃焦急地等待著。

她們現在非常的擔心陳飛會出現什麼事情,生怕胖老闆會看出來什麼端倪。

“嗬嗬,久等了,我們兩個回來了!”

在一陣開門聲中,熟悉的聲音響起,袁靜怡和胡璃懸著的心才終於放下。

門打開,陳飛和柳雲走進了酒店中。

“怎麼樣?那個胖子冇看出什麼來吧?”

袁靜怡對著走進房間裡麵的陳飛和柳雲龍問道。

“嗬嗬,當然了,恐怕現在那個胖子正懊悔的錘著自己的胸脯呢!”

陳飛笑了笑,對和袁靜怡和胡璃說道。

“嗯嗯,不管怎麼說,你們冇事就太好了!”

胡璃也是對著陳飛和柳雲龍關心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