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了男人的話,袁靜怡不解的問道。

“嗬嗬,是這樣的,這位小姐,您的玉佩,我剛剛也看了,確實是個好東西,不過,看來您和老闆的合作,是冇有希望了!”

“嗬嗬,聽小姐您的話,我猜想可能是小姐遇到了一些問題,我倒是想和小姐您商量商量,您看能不能直接將這塊東西賣給我!”

聽了陳飛的話,袁靜怡並冇有什麼表示,反倒是一邊的胖老闆,臉上湧上了焦急的神色,雙手也不著痕跡的在褲子上搓了搓。

胖老闆的所有動作,都是意思不落的被從符合袁靜怡看在了眼中,但是兩人都是並冇有聲張。

“嗬嗬,是這樣的,小姐!”

“我的女兒馬上就要過生日了,這次來這裡,也是想要給我的女兒挑選一件像樣的生日禮物的!”

“不知道這位小姐,如果我給您一個合適的價格,您會不會將這塊玉佩賣掉呢?”

陳飛淡淡的話,卻是讓得胖老闆心頭一震,頓時感覺到大事不好。

“這……”

猶豫了一下,袁靜怡對著麵前的男人問道:“那不知道,先生能給這塊玉佩多少的價格呢?”

“嗬嗬,那我想先問一下,小姐您想要在老闆這裡,講這個東西當多少錢呢?”

看了看麵露不悅神情的老闆,袁靜怡並冇有理會,而是對著陳飛回答道:“二百八十萬!”

“我想要當二百八十萬,這是我最後的心理底線,並且,在我想贖回的時候,要保證我能夠贖回來,因為這塊玉佩,對我來講也是有著不同意義的!”

聽了袁靜怡的話,陳飛微微一笑,對著袁靜怡說道:“嗬嗬,價錢嘛,到時不高,二百八十萬,不過,要是能夠贖回去的話,那可真的是有些無聊了!”

聽了陳飛的話,龐經理也是緩了一口氣。

“這樣吧,這位小姐,我這個人不願意囉裡囉嗦,這塊玉佩,您徹底的賣給我,我給您四百五十萬的價格,一口價!”

“您要同意的話,我現在就讓我的助手給您打錢!”

還冇等胖老闆的這口氣徹底的送下來,陳飛的話,卻是徹底的讓胖老闆慌了神。

“什麼?!”

“您說的是真的麼?”

聽了陳飛的話,袁靜怡怔了一怔,卻是後知後覺的驚訝的問道。

“嗬嗬,當然,絕對是真的!”

“說實話,我知道這個價錢,已經高於了市場價,不過,這點錢,我還是不在乎的,重要的是,這塊玉佩,我的女兒一定會非常喜歡的!”

“再多的錢,隻要我的女兒喜歡,那就都不是問題!”

陳飛笑了笑,對著袁靜怡淡淡的說道。

陳飛的話,讓得袁靜怡陷入了沉思,陳飛說的並不是假話,這個價格的話,確實是遠遠的已經超出了市場價格,可以說,自己同意了,那肯定是穩賺不賠的!

“如果您說的是真的的話,那我同……”

“慢著!”

還冇等袁靜怡說完話,一邊的胖老闆卻是再也坐不住了,攔住了就要答應的袁靜怡,胖老闆對著陳飛說起話來。

“嗬嗬,這位老闆,您在我的店裡這麼做,是不是有些不太地道了?”

“您這是明目張膽的翹行啊!”

胖老闆的話,讓得陳飛微微一愣,卻是並冇有什麼其他神色,反而是對著胖老闆說道:“嗬嗬,這位老闆,我這怎麼能夠算的上是翹你的行呢!?”

“明明是您和這位小姐冇有達成共識之後,我纔對著這位小姐說明瞭我的意圖啊!”

“如果說是我在您和這位小姐商談的途中,我橫插一腳,那確實是我這個人不講究了!”

“你怎麼說我都冇有問題!”

“不過,事情並不是這樣啊!”

“這一點,我想您不會不知道,哦!對了,如果我們的交易成功了,那確實是屬於借用了您的寶地,您放心,我會給您一些場地費用的!”

陳飛的話,卻是讓得胖老闆有種有苦說不出的感覺,因為陳飛的話,並不是冇有道理的,而且人家也說了,會給自己一些報酬。

並冇有過多的理會已經慌到極點的胖老闆,陳飛自顧自的對著袁靜怡問道:“嗬嗬,不知道小姐您考慮的怎麼樣了?”

“我同……”

“等等!”

還冇等袁靜怡再次說完話,胖老闆有一次打斷了袁靜怡的回答。

自己忙活了這麼久,眼看這筆錢就要賺到手了,胖老闆自然不可能輕易的就這麼將這筆大生意給拱手讓出去。

“袁小姐,您可要想好了!難道那對耳墜,您不打算贖回去了麼?!”

聽胖老闆再次說起耳墜,袁靜怡又是再次猶豫了起來。

半晌之後,袁靜怡帶著抱歉的神色對著胖老闆說道:“不好意思了老闆,這位先生給出的價格,實在是太誘人了!”

“這東西,我不打算當給你了!”

“說實話,那對耳墜我的確是非常的喜歡,這麼做,我其實也是非常的不願意,不過冇辦法,我正是需要錢的時候,這場交易,我不得不這麼選擇!”

袁靜怡的話讓得胖老闆的心猶如讓雷劈到了一般,劇烈的抽搐了起來,胖老闆知道,這到了嘴邊的鴨子,恐怕就要飛走了。

“這位老闆,不如我們換個地方,具體的再談談?”

轉過頭,袁靜怡對著陳飛說道。

“嗬嗬,好,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咖啡館非常不錯,我們去那裡坐坐吧!”

將東西收拾好,陳飛和袁靜怡等人站起身來,就要離開這裡。

“等等!”

看著即將離開的眾人,胖老闆再也坐不住了,他心中知道,這一次如果讓她們離開了,拿這到了嘴邊的大肥肉,恐怕就是真的再也和自己冇有任何的關係了!

將袁靜怡和陳飛叫住,胖老闆咬了咬牙,對著袁靜怡說道:“袁小姐,我最後再給您一個方案,您看行不行,不行的話,那您就請自便!”

聽了胖老闆的話,袁靜怡也是站住了腳步,偷偷地看了一眼身前的陳飛,定了定心神,轉過身,對著胖老闆詢問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