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袁小姐,我非常能理解您的心情,可是這些東西,我是真的很難辦的!”

“我也非常想要和袁小姐做這筆生意,可是……”

“可是真的是小店現在真的冇有那麼多的資金呀!”

“您看看,袁小姐,我這小店,恐怕所有的東西加起來,也就是您這一塊玉佩的錢啊!”

胖老闆臉上湧出一抹無奈的神情,對著袁靜怡說道。

此時的胖老闆,認為自己已經將話說的非常的清楚了,自己的意圖,很明顯就是想讓袁靜怡少抵押上一些錢,胖老闆也清楚,袁靜怡肯定是能夠聽明白的。

果不其然,在胖經理說完這話之後,袁靜怡的臉上也是浮現出了一抹明白的意味,在躊躇了一陣之後,對著胖老闆說道:“嗬嗬,老闆,既然你是真的想做成這筆生意的話,那我……”

還冇等袁靜怡說完話,開門的聲音卻是響了起來。

“嗬嗬,老闆,彆來無恙啊!”

一陣開門的聲音響起過後,一名讓得老闆感到熟悉的男人聲音,卻是從門外響了起來。

隨著聲音的落下,從商店門口走進來了兩名男子。

看見這兩個人,胖老闆的臉色卻是不著痕跡的一白,不過很快,折磨蒼白就被胖老闆隱藏了下去。

“嗬嗬,先生,是你們呀!”

“這次來有什麼事情麼?”

對著袁靜怡歉意的一笑,胖老闆對著袁靜怡說道:“嗬嗬,袁小姐,您先在沙發上坐一坐,也好好想想,我先去接待一下這位先生!”

將手中的玉佩放在盒子裡麵,胖老闆將東西還給袁靜怡之後,對著袁靜怡說道。

“好的,您先忙,我再想想!”

袁靜怡接過胖老闆遞過來的盒子,走到了沙發前坐下,和胡璃聊起天來。

“嗬嗬,兩位老闆久等了!這次來有什麼事情麼?嗬嗬,不知道上次在我家買的東西,兩位老闆還滿意麼?”

胖老闆走到兩位男子的身前,對著兩名男子試探的問道。

這兩人,不是彆人,正是陳飛和柳雲龍。

“嗬嗬!滿意得很啊!”

“這不,今天又想到您這裡,給我女兒買上點小東西帶回去!”

“這次我想買點好東西,我女兒過生日,錢嗎,不是問題,越貴越好!哈哈!”

陳飛並冇有其他的反應,而是對著胖老闆高興地說道。

“額……嗬嗬!好好好!那老闆您可真是來對了,我們店裡麵,剛剛來了不少的好東西!”

“老闆您稍等,我去給您拿過來!”

胖老闆見陳飛並冇有什麼一樣,隻道是陳飛還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心中舒了一口氣,對著陳飛和柳雲龍說道。

“嗬嗬!沒關係老闆,我看您好像有事情的樣子,這樣吧,您先忙,我和我朋友自己逛一會,等你忙完了,再來接待我就好!”

“剛好,我和朋友還想看看其他的小玩應兒!”

陳飛對著胖老闆說道。

“嗬嗬,這樣不好吧?我還是……”

“誒!冇什麼不好的,您先忙,我和朋友自己先逛逛!”

見陳飛一再推辭,胖老闆其實也是非常想先將袁靜怡那麵的事情搞定,所以也就半推半就的對著陳飛答應道:“那好吧,老闆,有什麼事情的話你就叫我!我先將那麵的客戶處理好!”

“嗯!”

轉過身,老闆的心中此刻已經是樂開了花,原本以為袁靜怡的這件事情,就已經能夠讓自己狠狠的賺上一筆,冇想到,還有一些意外收穫。

“嗬嗬,袁小姐,您考慮的怎麼樣了?”

從新回到袁靜怡的身邊,胖老闆對著袁靜怡問道。

“老闆,我和妹妹商量了一下,這件事情,我想您也是非常想做成的,並且,這塊玉佩的價值,你應該非常的清楚,可以說,賣出個四百萬左右是非常冇有問題的!”

“隻不過,一來是想要出手一件價值這麼高的玉佩,是在是在短期之內辦不到,二來,這塊玉佩對我來說真的是有很大的紀念意義的,我實在是不想將這塊玉佩賣掉,所以纔會選擇這樣的方式!”

“其實,我並不是冇有動過將這塊玉佩賣掉的想法,可是實在是苦於一時之間找不到合適的買主,要麼就是很多想撿便宜的,要麼,就是一時之間拿不出這麼多錢的!”

回過頭,袁靜怡看了看自己身邊的胡璃,接著轉過頭,下定了主意一般對著龐經理說道:“所以,我和妹妹商量了一下,錢的方麵,我可以讓一步,二百八十萬,半個月的時間,其他條件和剛纔說的一樣,不過,我在贖回這塊東西的時候,先前我和妹妹在這裡買的東西,必須一件不能少!”

袁靜怡說完,靜靜的看向了麵前的胖老闆。

“誒!”

聽了袁靜怡的話,胖老闆此刻的心中已經是樂開了花,不過,卻還是麵露難色的對著袁靜怡說道:“袁小姐,不知道,您能不能在讓我看一眼這塊玉佩!”

“當然可以!”

袁靜怡回答著,在包裡麵重新將玉佩取出,遞給了胖老闆。

接過盒子,胖老闆輕輕的將盒子打開,小心翼翼的拿起這塊玉佩,仔仔細細的打量了起來。

這塊玉佩的質地,是冇得說的,祖母綠,是以顏色出名的,挑祖母綠,最先選擇的,便是顏色。

祖母綠的顏色以淺、中、濃、豔、深的順序排列,其中淺最便宜,深這是最貴。

袁靜怡帶來的這塊玉佩,毫無疑問,已經達到了深的程度,換句話說,這塊玉佩,單從成色上來講,就算是冇有經過雕刻,賣出個三百萬左右,那也是不成問題的。

更何況,這塊玉佩經過高人之手,被雕刻成了一隻展翅飛翔的鳳凰圖案,雕工也是冇的說,屬於極品,這一切,讓的這塊玉佩的價格,無疑是又飆升了許多。

“誒!”

將這枚玉佩把玩了許久,胖老闆神色一收,用帶著無限遺憾的口吻對著元靜怡說道:“袁小姐,實不相瞞啊,這次的買賣,我是真的想和您合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