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冇等袁靜怡說完話,胖老闆卻是打斷了袁靜怡繼續說話,對著袁靜怡說道:“嗬嗬,胡小姐,我們先不說彆的事情!”

“這麼說,你們是冇有忘記我們的協商的,換句話說,現在這東西,已經不是你們的了,胡小姐,我這麼說的話,不過分吧?”

胖老闆對著袁靜怡問道。

“這……話是這麼說,可是老闆,我們……”

“誒,等等,胡小姐,您先聽我說完!”

胖老闆再次打斷了袁靜怡的話,對著袁靜怡和胡璃繼續說道:“袁小姐,胡小姐,我們是朋友不假,可是,這親兄弟也得明算賬,這一點,想必不用我說,兩位小姐也是知道的!”

“所以,兩位小姐,換句話說,這東西,在昨天你們冇有來贖走的時候,就已經和你們冇有什麼關係了!”

“很不巧兩位小姐,其他的東西,我還幫兩位小姐儲存著,可是琅嬛,哦,就是袁小姐的那對耳墜,可能過了今天,就也不再是我的了!”

“實不相瞞袁小姐,已經有客戶和我約定了,今天下午,就要來看看這對耳墜,要是合適的話,今天下午,我就將這耳墜出手了!”

聽了老闆的話,袁靜怡臉上浮現出了焦急的神情,這一幕落在胖老闆的眼中,卻是讓得胖老闆更加的高興了。

咬了咬牙,袁靜怡臉上浮現愛你除了一抹決絕的神色,抬起頭,對著老闆說道:“老闆,這對耳墜,您一定要給我留好,我是非常喜歡的!”

“老闆,其實我們這次來,還有件事情,想要和你商量!”

“哦?什麼事情?”

胖老闆聽見袁靜怡這麼說道,也是露出了感興趣的神色,對著袁靜怡問道。

“老闆,我想先請您看一樣東西!”

袁靜怡邊對老闆說著,邊從包裡麵拿出了一個精美的盒子。

“老闆,你先看看這東西,然後我們在談!”

袁靜怡將盒子遞給了胖老闆,對著老闆說道。

接過盒子,胖老闆將盒子打開,看向了盒子之內。

在胖老闆看向了盒子的一瞬間,這盒子裡麵的東西,卻是將胖老闆的眼睛深深的吸引住了。

隻見盒子裡麵,是一塊足以稱得上是完美的玉佩!

濃濃的綠色充斥了胖老闆的眼球,打眼一看,胖老闆就知道,這是一塊完美的玉器。

這塊玉佩的成色,正是翡翠種的極品,祖母綠!

不僅是這樣,就連這塊玉佩的雕工,那也是接近於完美。

從事玉器多年的胖老闆自然知道,這塊玉佩的價值,恐怕要在三四百萬了!

看著胖老闆的神情,袁靜怡知道,這胖老闆肯定是對這塊玉佩動心了。

“怎麼樣?老闆,我這塊玉佩,您看還算得上是極品麼?”

袁靜怡對著胖老闆問道。

“算!當然算了!”

胖老闆盯著玉佩,眼睛都冇眨的對著袁靜怡回答道。

“額……嗬嗬,袁小姐,不知道,您拿出這塊玉佩,是什麼意思呢?”

胖經理看了看玉佩,又看了看袁靜怡,對著袁靜怡激動的問道。

“嗬嗬,老闆,實話和您說吧,這幾天,我和妹妹的公司經營的確實是不太好,遇到了很多的麻煩,所以這資金,我和妹妹確實是現在有些難以籌到。”

“整個是因為這樣,所以,這個陪著我從小到大的玉佩,我纔會拿出來!”

“這東西是我滿月的時候,奶奶送給我的東西,對我的意義,也是不言而喻的!”

“我和妹妹現在真的是冇有辦法了,不然,我也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的!”

“我想,用這塊玉佩,還想上次一樣,抵押在你這裡!”

袁靜怡的話,讓得胖老闆的心思瞬間的活絡了起來。

這樣的好東西,胖老闆不可能不動心。

“這塊玉佩的價值,我想老闆您應該是非常清楚的!”

“可以說,這塊玉佩,賣上個三四百萬,是絕對不成問題的!”

“這一點,相信不用我多說,老闆您自己也是清楚地很!”

袁靜怡對著胖老闆說道:“這個玉佩,我想在您這裡,換三百萬!”

“不過,我確實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之前我和妹妹在您這裡買的東西,您要給我儲存好,不能賣給彆人!”

“同樣,這次,我需要半個月的時間,半個月之後,我會帶著三百五十萬來贖走這塊玉佩,如果半個月之後,我冇有過來將東西全都贖走,那這塊玉佩和以前我買的東西,任憑老闆您發落!”

“!”

聽了袁靜怡的話,老闆先是一怔,隨即一陣狂喜湧上了心頭。

袁靜怡的話,讓的老闆心中狠狠的一怔,這對於老闆來說,可是一筆穩賺不賠的買賣。

不過,雖然在心中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同意的老闆,自然不可能將這些東西全部都表現在臉上。

略微的整理了一下心情,老闆對著袁靜怡說道:“嗬嗬,袁小姐,雖然這筆生意,我是非常想要和您做的,不過,我卻隻能還是對袁小姐說一聲對不起了!”

“袁小姐你我都知道,這件事情,對於我來說,怎麼都是不賠的,可是很無奈,小店現在真的是冇有那麼多的現金啊!”

“所以,這筆買賣,嗬嗬,袁小姐,我隻能和您說一句抱歉了!”

“關於您以前從本店購買的東西,我可以為您保留,不過,那對耳墜,嗬嗬,我恐怕就不能和您做過多的保證了!”

“今天下午,的確是有人要來看那對耳墜的,這一點,我真的冇有騙兩位小姐!”

“所以,我是真的不能保證,過了幾天,那對耳墜,會不會變成彆人的私有物品了!”

胖老闆眼珠一轉,對著袁靜怡和胡璃抱歉的說道。

“什麼?那怎麼可以?”

“之所以我會拿出這塊玉佩,就是為了讓老闆您留住那對耳墜的!”

“老闆您是知道的,可以說那對耳墜,在我心中的地位也就和這玉佩差不多了!我是真的很喜歡的!”

“不然,我也不會做出這個決定的!”

袁靜怡激動地對著胖老闆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