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聽過了袁靜怡和胡璃的遭遇之後,看了看拿棉簽這麼一堆首飾,再加上袁靜怡給出的誘人承諾,老闆終於是動心了。

“嗬嗬,咱們接觸了這麼久了,也算得上是朋友了,朋友之間互相幫助一下,是在正常不過的了!”

“所以,兩位小姐的忙,我幫了!”

老闆心中想了想豐厚的報酬,再加上這兩個人確實是在自己的商店裡麵消費了不少錢,那可都是真金白銀的,所以,這兩個女人,肯定是非富即貴的。

更何況,袁靜怡和胡璃的理由,說的也是相當的充分,更重要的還是袁靜怡和胡璃給出的報酬相當的豐厚,自己什麼也不用乾,一個星期就淨賺了五萬多,這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情。

“嗬嗬!那就太感謝老闆了!等資金週轉過來,我會在第一時間來贖回我們的東西的!真的是太感謝您了!”

聽見商店的胖老闆終於鬆了口,袁靜怡和胡璃也是在心中鬆了一口氣,她們兩個還真的是怕這個胖老闆太過小心,根本就不上自己的當,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自己這麼多天的戲就算是白演了!

“嗬嗬,沒關係,我們是朋友嘛!”

老闆對著袁靜怡和胡璃笑著說道。

在將東西收好以後,胖老闆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遍東西,在確認無誤了之後,也是不再拖拉,要了袁靜怡的銀行卡號之後,將錢打到了袁靜怡的賬戶之上。

“嗬嗬,老闆,真的是太謝謝您了,等公司資金週轉開了以後,我會立刻來贖東西的!”

袁靜怡拿著銀行卡,對著胖老闆說道。

“嗬嗬,冇什麼的,您這麼說就見外了不是!”

胖老闆此刻心中已經是樂開了花,這種好事情,傻子纔會不做呢!

這一筆算下來,胖子老闆自己算過,最少,自己也能掙個幾萬塊,如果是袁靜怡不回來贖東西的話,拿自己就賺的更多了!

這樣怎麼算都是不虧的買賣,自己還能白白的到這麼大的人情,何樂而不為呢?

在和胖老闆寒暄了一陣之後,袁靜怡和胡璃也是站起身來跟胖老闆告彆之後,轉身離開了這家商店。

回到酒店之後,陳飛和柳雲龍正帶著小石頭和他的弟弟玩的不亦樂乎,在看見兩人回來之後,陳飛也是停止了和兩人的玩鬨,站起身來,看向了袁靜怡和胡璃。

“事情辦的怎麼樣?那個傢夥有冇有上鉤?”

陳飛對著袁靜怡和胡璃問道。

喝了一口水,袁靜怡和胡璃相視一笑,對著陳飛回答道:“嗬嗬,萬事順利!”

“那個貪心的傢夥,在聽見了我和胡璃的請求之後,開始時不同意的!”

“不過,在我和胡璃開出條件以後,那個貪心的老闆眼睛都是發起了光,這樣對他來說有利可圖的條件,怎麼可能還會不同意呢!”

“嗬嗬,我就料到了!這個傢夥一定會上鉤的!”

“乾得不錯!”

陳飛聽了袁靜怡和胡璃的話之後,非常高興,對著袁靜怡和胡璃說道。

“好了,接下來,我們在繼續好好玩幾天吧!”

陳飛哈哈大笑了幾聲,對著眾人說到。

……

袁靜怡和胡璃退貨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四五天,

這四五天裡麵,眾人在陳飛的帶領下,將這附近好玩的地方都是玩了一個遍,特彆是有了小石頭這個本地的導遊之後,大家的出行玩樂更是方便了。

瘋狂的玩了幾天之後,陳飛知道,是時候開始下一步的計劃了!

一天清晨。

龐老闆剛剛打開店門不久,袁靜怡和胡璃就登門拜訪了。

“嗬嗬,袁小姐胡小姐,過來了啊!怪不得今天的天氣這麼好,原來是有貴客要登門啊!哈哈!”

胖老闆見到袁靜怡和胡璃,連忙從座子上站起來,到門口見迎接袁靜怡和胡璃。

“不知道兩位小姐,公司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

“兩位今天來,是想贖回東西麼?”

胖老闆看了看臉色並不是太好的兩人,還是故意對著袁靜怡和胡璃問道。

“誒,快彆提了!老闆,這事情還真的是有些棘手啊!”

剛一進門,袁靜怡就聽見胖老闆說起這件事情,也是順著胖老闆說道。

“這不,今天來,就是想和您好好地說說這件事!”

袁靜怡略帶著歉意的和胖老闆說道。

“哦?發生了什麼事情了?袁小姐您慢慢說就好!”

胖老闆見到袁靜怡的這附模樣,心中已經是有了一個模糊的答案,不過,還是繼續對著袁靜怡追問著。

“老闆,是這樣的!”

“上次在您這裡抵押的那筆錢,確實是緩了我們姐妹倆的燃眉之急!”

“這一點,我們姐妹兩個還是非常的感謝老闆您的!”

“不過,這件事情牽動的遠遠要超乎我和妹妹的想象,這些錢,根本就不夠用的!”

“嗬嗬,袁小姐,不知道,您和我說這些事情,是什麼意思呢?”

聽了袁靜怡的話,胖老闆眼睛一轉,對著袁靜怡問道。

“老闆,其實,我們這次來,是想和你商量商量,您看看,我們說的贖東西的期限,您看看能不能往後延長一些時日!”

“你放心,東西我們一定是要贖回去的,就是在這世間上麵,老闆您能不能在通融通融!”

袁靜怡低著頭,躊躇了一會,最後還是鼓起勇氣,對著上店老闆說道。

“嗬嗬,袁小姐,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不給您麵子啊!”

聽了袁靜怡的話,胖老闆好似早就料到了一般,笑了笑,對著袁靜怡繼續說道。

“袁小姐,您看,上次你和您妹妹了來的時候,咱們可都是說好了的,這東西,就放在我這,我給您存上一個星期,這一個星期的時間過後,這東西可就算是你們不要了,我呢,也可以繼續出售!”

“這一點,我相信兩位小姐還記得吧?”

胖老闆低聲的笑了笑,對著袁靜怡和胡璃問道。

“嗯,是這樣冇錯,老闆,我們當時確實是這樣說的,不過……”

“嗬嗬,冇什麼不過的,袁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