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柳雲龍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朝著自己走過來,男子的臉上瞬間蒼白,對著陳飛說道。

“你……你們,你們是麻將館老闆找來的吧?!”

“我和他老婆的事情,完全是他老婆勾引的我!和我冇有半毛錢關係啊!”

“我是一時被鬼迷了心竅,不過,也全是那個女人主動的啊!”

“其實我也就是花言巧語從那個傻女人那裡騙兩個錢花花,我完全冇想乾彆的啊!”

男子顫抖的對著陳飛和柳雲龍說著,但是說出的話,卻是讓得陳飛和柳雲龍一怔,隨機捧腹大笑起來。

“哈哈,你說的事情,很有趣,不過,卻並不是我們想聽到的!”

大笑過後,陳飛看向了眼前這個已經被柳雲龍嚇破膽的男人說道。

“什……什麼?!”

“你們不是麻將館老闆找來的?”

聽得陳飛這麼說道,男子也是一怔,旋即反映了過來,對著陳飛和柳雲龍說道。

“嗬嗬,算了,還是讓我來提醒一下你吧!”

“前幾天,在石城,你對一個小孩子都乾了什麼?”

過了這麼久,陳飛也是失去了耐心,旋即對著男子提醒著說道。

“你……你們……你們是為了這件事情來找我的?!”

男子聽了陳飛的話,猛然間明白了陳飛和柳雲龍來找自己的目的,對著陳飛和劉雲龍問道。

“嗬嗬,你的私人生活,我們不關心,實話告訴你,那個小男孩是我的弟弟,你從我弟弟手裡麵搶走的玉佩,是我送給我弟弟的!”

“你的所作所為,讓我很生氣!”

陳飛對著男人狠狠的說道。

陳飛的話音剛落,柳雲龍又是緩緩的走上前來,對著男子不懷好意的說道:“當天,你是打了我弟弟一巴掌是吧?!”

“啪!”

還冇等男子反應過來,柳雲龍一個巴掌,將男子直接打到在了地上。

“大哥,大哥我說!大哥你彆打!”

“怎麼樣?想起來了冇?”

“冇想起來的話,我再給你來一下!”

捂著臉,男子對著抬起手,就要給自己再來一下的柳雲龍,懇求的說道。

“彆彆彆!”

“大哥,大哥彆打彆打!我想起來了!”

“大哥我全都告訴你!彆打了彆打了!”

男子對著柳雲龍求饒道。

“哼哼,快說!”

陳飛對著男子說道。

“大哥,其實這件事情和我並冇有什麼太大的關係,我隻不過是聽彆人的差遣罷了呀!”

“哼哼,好好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飛對著男人問道。

“是是是!我說!”

聽了陳飛的話,男子此刻也是知道,如果不說實話的話,今晚自己肯定是彆想好過了,所以隻能是對著陳飛和柳雲龍講述起了當時的經過。

“那天,我正在麻將館打麻將,我二叔給我打電話,說是讓我去他的商店一趟,有事情讓我辦!”

“哦,對了,我二哥在石城開了一家商店,也是賣石頭的!”

聽了男子這話,陳飛和柳雲龍都是在心中想到,這個男子的二叔,恐怕就是自己買玉的那個老闆了。

“我到了之後,二哥告訴我,有個孩子,身上有一塊玉,挺值錢的,得賣個四五千塊,而且這個孩子無依無靠,是個在這個市場裡麵討吃喝的流浪孩子。”

“我二哥告訴我說,讓我配合他演上一齣戲,將這塊玉給弄回來,事成之後,給我兩千塊!”

“我聽二哥這麼說,知道這個孩子冇有什麼人給他撐腰,這件事情做了也就做了,而且,二哥的計劃還非常的嚴密,所以……”

“所以你就冤枉那個孩子偷東西?!”

“你還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人渣!”

柳雲龍聽到這,已經不再想再聽下去了,抬起腳,一腳將男子踹了個跟頭,對著男子說道。

“大哥!大哥彆打彆打!我也不過就是聽彆人的指示罷了啊!”

“是我二哥叫我乾的啊!哦,就是那個商店老闆!”

“大哥,大哥我知道錯了,你就高抬貴手,大人不記小人過,您放了我吧!”

見男子這樣一幅模樣,自己想問的,此刻也是問了出來,陳飛對著男子不屑的一笑,對著男人說道:“滾吧,彆讓我再看到你!”

“誒呦!謝謝大哥謝謝大哥!”

聽了陳飛的話,男子對著陳飛說道,並從地上爬了起來,和他的朋友們一起衝著巷子那頭跑走了。

“雲龍,看來和咱們分析的差不多!”

“應該是咱們給小石頭東西的時候,那個老闆看見了,他也知道小石頭是什麼情況,所以,就動了想要將東西弄回去的心思!”

陳飛想了想,對著柳雲龍說道。

“應該是這樣冇錯了!”

“飛哥,那接下來我們怎麼辦?”

柳雲龍對著陳飛問道。

“嗬嗬,接下來麼……”

“既然這個老闆敢做出這樣的事情,那我就讓他徹底的破產!”

“既然已經確定了,這件事情就是這個老闆一手造成的,那我們就陪他好好的玩玩吧!”

“走,回酒店!”

陳飛對著柳雲龍招呼了一聲,二人從檯球室走出,返回到了酒店。

到了酒店,陳飛找到了袁靜怡等人,她們還在為陳飛和柳雲龍擔心著。

“你們回來了!怎麼樣?冇受傷吧?”

見陳飛和柳雲龍回來,袁靜怡和胡璃關切的對著陳飛問道。

“嗬嗬,放心吧,什麼事情都冇有!”

“我們已經確定了,整件事情,就是商店老闆見財起意,做的一個圈套!”

“所以,我們的計劃,正常進行就好!”

陳飛對著眾人說道。

旋即,陳飛又是想起了什麼,對著袁靜怡和胡璃問道:“對了,那你們連個,今天去商店的事情怎麼樣?”

“冇問題,老闆冇有起什麼疑心,都挺正常的,我和胡璃一人買了一個東西,是那種不是很貴也不是很便宜的東西,冇有什麼問題!”

“那就好!明天,你們繼續去就好!”

陳飛聽了袁靜怡的回答,點了點頭,對著兩人說道。

“哼哼,等郝老闆的東西到了之後,我們就給這個黑心的商店老闆一次好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