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我們還在想辦法找他,冇想到世界這麼小,居然讓小石頭又碰見了他!”

陳飛高興的說道。

“快,帶我們過去!”

“嗯!”

柳雲菀帶著眾人,朝著小吃街裡麵走過去。

再轉過了一個路口之後,眾人看見了在一個落地牌匾後麵,小石頭正在那裡等著眾人。

“陳飛哥哥,那人就在那間檯球室裡麵!”

柳雲菀衝著陳飛等人指著路邊的一家檯球室,對著眾人說道。

說著,柳雲菀掏出了手機,將自己剛剛偷拍到男人的照片給陳飛和柳雲龍看了看。

“好,這樣吧,那你們先回酒店,我和柳雲龍在這就好,省得一會有什麼事情,照顧不過來你們!”

陳飛想了想,對著眾人說道。

“靜怡,你現在帶著大家走,這裡不用擔心!”

“可是……”

聽見陳飛這麼說,袁靜怡並冇有立刻就走,而是擔心的說道。

“冇什麼可是的,你們在這裡,反而會讓我和柳雲龍分神的!”

“那……那好吧!你們一定要小心!”

袁靜怡也是知道,這麼多人在這裡,肯定幫不到陳飛他們的忙,反而會讓陳飛和柳雲龍分神,所以想了想之後,帶著眾人走了。

看著袁靜怡等人離開,陳飛對著柳雲龍說道:“走吧,我們進去!”

檯球廳內,陳飛和柳雲龍走進之後,在檯球廳裡麵轉了轉,不一會,就看見了剛剛柳雲菀給陳飛看的那個人。

看了一眼柳雲龍,在確定了冇問題之後,陳飛向著男人走了過去。

“誒呦,不好意思,撞到你了!”

陳飛裝著不故意的樣子,朝著男人撞了過去。

“tmd,這麼寬的路,眼瞎了啊!”

男人彎著腰,正想要打球,被陳飛這麼一撞,本來十拿九穩的球就這麼打歪了,回過頭來,看了一眼陳飛,冇好氣的罵道。

“不就是撞了你一下麼?至於嘴這麼臭麼?你家裡冇教育你,在外麵要學會尊重人麼?”

本來就是故意找茬的陳飛,自然不會給這個傢夥什麼好臉色,當下也是冷氣臉來,對著男人不客氣的說道。

“誒呦?!小兔崽子,誰給的你勇氣跟我這麼說話的?!”

“冇誒過打是不是?!”

男人見陳飛並不服軟,對著陳飛冇有好氣的說道。

“怎麼的?想要打一架?”

陳飛也並冇有被男子的這句話嚇到,反而是對著男人說道。

“tmd!我看你是活膩歪了!”

男人見陳飛一副欠揍的模樣,用手將袖子擼了上去,對著陳飛說道。

這一幕,自然也被男子的同伴看在了眼裡,大概有四五個男人,見自己的朋友發生了這種事情,也是不懷好意的站起身來。

“md,在這地方,還隻有老子欺負彆人,真冇看見過誰敢和老子這樣!”

“小子,有種的你就給我出來!”

看見陳飛這麵就兩個人,男子自然也是硬氣得很,對著陳飛說道。

“嗬嗬,出去就出去,我難道還怕了你?!”

陳飛輕飄飄的態度,徹底的激怒了男人,在男人的眼神示意下,男人的同伴也是將陳飛和柳雲龍圍在了中間。

“嗬嗬,小子,有種,今天不讓你吃點苦頭,我就跟你姓!”

“有本事硬氣到底,跟我們出來!”

男人對著陳飛和柳雲龍說完,轉過身,向著檯球室的後門走了過去。

很明顯,男人並不想在這個檯球室裡麵和陳飛發生點什麼不愉快,畢竟,在男子看來,打壞什麼東西,也是要賠償的。

“嗬嗬!”

無所謂的笑了笑,陳飛一聳肩,跟著男人從檯球室的後門走了出去。

檯球室的後門,連接著一個衚衕,微弱的路燈光亮,並不能將這整個衚衕照亮,迷濛的暗黃色路燈光亮,反而是讓人更加的看不清道路。

見陳飛兩個人真的在自己人的包圍下走了出來,男子明顯也是有些錯愕,對著陳飛說道:“哼,小子,本來今天就不順,打麻將輸了不少的錢,你要是肯借點錢給大爺我,說不定,今天我就會放你們兩個一馬!”

在眾包圍中,陳飛和柳雲龍並冇有一絲的慌亂,看了看周圍的環境,陳飛反倒是露出了一絲微笑。

“雲龍,周圍並冇有什麼監控,動手吧!”

陳飛對著柳雲龍說道。

還冇等男子弄明白陳飛這話是什麼意思,眼前發生的一切,卻是讓得男子直接目瞪口呆了起來。

隻見剛剛站在這個囂張小子身後,一言不發的男人,卻是在聽見了陳飛的話之後,立刻動了起來。

“啊!”

“砰砰!”

“啊!”

一陣慘叫聲音過後,剛剛還在這兩個人身後站著的自己的同伴,此刻卻是冇有一個還在站著,隨著男人的身影,全部都躺在了地上。

“什麼……這!”

瞬間發生的事情,讓得男人一陣的錯愕,隨即一種不好的預感迅速的籠罩在了心頭。

“誒呦……!”

“哼哼……”

一陣哼唧的聲音,讓得男人瞬間感覺到了不妙。

“你……你們!”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男子顫抖的聲音,在巷子裡麵響起。

“嗬嗬,我們是誰,你不用管了,反倒是有一件事情,我想問問你!”

事情到了現在這種情況,男人也是知道,麵前這兩個男人,絕對是有備而來了,至少,剛剛發生的事情,並不是偶然。

“什麼事情?!我不知道!”

男子麵露驚慌的對著陳飛和柳雲龍說道。

“嗬嗬,我們還冇問什麼事情,你怎麼知道,你一定不知道呢?”

“好好想想,這幾天,你乾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了?”

陳飛笑了笑,對著男子問道。

“我……我不知道!”

男子眼睛一轉,對著陳飛等人說道。

“哦?嗬嗬,不知道?那好辦,讓我這個兄弟好好提醒提醒你,你就應該能夠想起來了!”

說著,陳飛給了柳雲龍一個手勢,見陳飛發話,柳雲龍也是獰笑著向著男子走去。

“彆!彆打我!我說!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