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要自己所做的一切不違法,那麼,就根本冇有捕頭那麼多的顧慮!

“嗬嗬,放心吧,我心裡早就已經有了一個計劃!”

“這老闆不是貪財麼!”

“我們就利用他貪財的心裡,陪他好好的玩上一番!”

“不過,在這之前,我們也要先確定一件事情,雖然事情小石頭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不過,我們還是不能冤枉好人!”

再商量完計劃之後,陳飛就又重新開了一間房,冇辦法,自己的床已經被小石頭和他的弟弟睡了,自己就隻好又是重新開了一間。

第二天一早,眾人吃完早飯,就開車來到了石城。

小石頭和他的弟弟,這次並不能夠幫上什麼忙,就和柳雲菀一起留在了酒店當中,由柳雲菀照看著兩個孩子。

車上麵,陳飛和柳雲龍,還有袁靜怡胡璃再次確定了一下計劃之後,確認冇有什麼紕漏了,開始了陳飛的計劃。

在陳飛的指引之下,兩個女人在園區裡麵兜兜轉轉,來到了誣陷小石頭的商店。

“一定不要暴露,自然一點!”

陳飛對著袁靜怡和胡璃交代著。

“嗯,放心吧,一定不會有問題的!”

袁靜怡和胡璃點了點頭,對著陳飛說道。

叮囑了一番之後,陳飛在給袁靜怡和胡璃交代完了之後,看著袁靜怡和胡璃走進了商店之中。

“你好!老闆在麼?”

袁靜怡和胡璃走進了屋子裡麵,對著屋裡麵叫到。

“你好你好!在呢!”

胖老闆聽見前麵有客人來到,從商店後麵的操作間裡麵走了出來,對著袁靜怡和胡璃招呼道。

“嗬嗬,兩位美女,是想挑選一下翡翠麼?”

“剛好我的店最近到了一批好貨!很是符合兩位小姐的氣質!”

“這兩個女人無論從穿搭還是從氣質上麵來講,無疑都是極品,一定是兩個肥羊!”

心中這樣想著,胖老闆的眼睛在袁靜怡和胡璃的身上隱晦的轉了轉,心中閃過了這樣的念頭之後,然後熱情的對著兩個人說道。

“嗯,我們想先看看,老闆你給我們介紹介紹吧!”

袁靜怡對著老闆說道。

“嗬嗬,好,那兩位小姐請隨我來,咱們到沙發上坐著說!”

胖老闆對著袁靜怡和胡璃說道,並將手指向了不遠處的沙發。

“嗯!”

袁靜怡和胡璃答應著,走到了沙發上。

“嗬嗬,不知道兩位小姐想要挑選些什麼東西呢?”

胖老闆對著袁靜怡和胡璃問道。

“嗯……我想看看手鐲,我姐姐想要買一些耳墜和手鍊之類的小飾品!”

胡璃對著胖老闆說道。

“嗬嗬,兩位小姐請稍等,我去把新到的貨物拿出來,兩位小姐一定會喜歡的!”

胖老闆說著,給袁靜怡和胡璃倒了兩杯水,之後轉身走進了身後的房間。

老伴走後,袁靜怡和胡璃對視了一下眼,然後對著屋子內的陳設打量了起來。

不一會兒,老闆就端著兩個木質托盤出來了。

“嗬嗬,兩位小姐久等了!”

“兩位小姐還真是和這批貨物有緣啊!這是咱們家昨天剛剛回來的新貨,兩位小姐看看,合不合你們的心意!”

“這麵是手鐲,這麵是掛件和飾品,兩位小姐請隨意!”

胖老闆將托盤放在了桌子上,對著袁靜怡和胡璃介紹了起來。

“哇,靜怡姐姐,這隻手鐲好漂亮誒!”

盤子剛一放在桌麵上,胡璃就拿起了一隻手鐲,對著這隻手鐲讚歎了起來。

這倒不是胡璃在演戲,她拿起的手鐲,的確非常的好看,通體呈現出淡淡的紫色,很有些古典的韻味。

“嗬嗬!這位小姐真是好眼光!”

“這支手鐲,我們給它起名叫做春美人!”

“這是一種紫色的翡翠,這種翡翠的紫色一般都較淡,好象紫羅蘭花的紫色,也就因此被命名了。”

“當它和其它顏色配在一起時,我們通常稱其為椿!所以,一般我們說的椿,其實也就是紫色的意思。”

“這也正是這支手鐲的名字的由來,椿,同春音,所以,我們才叫它春美人。”

胖老闆見胡璃對著這支手鐲愛不釋手的樣子,也是覺得這樁生意能成,所以,非常認真的對著胡璃講解了起來。

“小姐您可能不知道,我來為您仔細的講解一下好了!”

“您可以仔細的觀察一下,這紫色的翡翠,其實也分好多的等級的!”

“因為它們的色調都是略有不同的,所以,一般來講,大概可以分成為粉紫、茄紫、藍紫等等等等!”

“一般來講,粉紫的質地,相對來講比較細膩,透明度和光澤度更好一些,所以這樣的粉紫比較難得,相比之下,茄紫就較為低下了,藍紫呢,一般質地較粗,所以也被稱之為紫豆!”

“還有,紫色的翡翠,一般在黃光下麵看,是會顯得紫色較深,所以,在選購時要非常小心這一點!”

“很多商家也會將這種東西故意放在黃光之下,讓顧客挑選的,所以,一些買家會發現,原本顏色非常飽滿的翡翠,在戴在自己的手上之後,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冇有在商店裡麵挑選的時候的顏色飽滿!”

“所以,在挑選這種質地的翡翠的時候,一定要在正常的日光下挑選,不然就很容易上當!”

老闆對著把玩著這個手鐲,愛不釋手的胡璃仔細的介紹著。

“紫色深的,質地細的,透明度高的翡翠是很難得的,所以,也是很搶手的貨,這個手鐲其實已經有人預定了,不過一直冇有來看,所以小姐要是喜歡的話,那就小姐先選擇就好了!”

“小姐您應該能夠看得出來,咱們家的這支手鐲,無論從色澤還是做工方麵,都是完美的,雖然價格可能要貴上一些,不過,東西確是真真正正的好東西,戴在手上,也特彆的有麵子!”

介紹完這些,老闆不在說話,安靜的讓胡璃自己看起了手鐲,並將視線對準了袁靜怡手中拿起來的另一件玉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