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了捕頭的話,男人出奇的冇有出言頂撞,反而是非常配合的走到了兩人的身後,對著捕頭和小石頭說道:“哈哈!行行行!你們怎麼證明都行!那就先去這個小偷說的地方!”

說完,男子一臉冷笑,便不再說話,跟在了捕頭和小男孩的身後。

“謝謝捕頭叔叔!”

小石頭見狀,非常的高興,從事情的一開始到現在,終於有人相信自己說的話了,這一點讓小石頭非常的高興。

說完話,小石頭在前麵飛快的走著,給捕頭和眾人帶著路。

不一會,小石頭就來到了陳飛那天和自己買玉的那家商店的門口。

“喏!就是這裡了捕頭叔叔!我的朋友就是從這家店買了這塊玉佩,然後送給了我!”

小石頭指著商店的門口,對著捕頭說道。

“好,那我們進去!”

“不過,進去以後你們都不要說話,我來問,你們保持沉默就行了!”

捕頭說著,帶著小石頭和男子一起走進了這家商店。

商店裡麵,正是那天賣給陳飛玉佩的那名老闆。

“您好,請問,您是這家店的老闆麼?”

老闆見有人進來,還是個捕頭,早就已經站起了身來,和進來的捕頭握了握手。

“嗬嗬,是的是的,我就是這家店的老闆!”

“請問您有什麼事情麼?”

老闆一副不明就裡的樣子,對著捕頭問道。

“你好老闆,是這樣的,有一件事情,想跟您覈實一下!”

捕頭開門見山的對著老闆說道。

“嗯嗯,您問您問!”

老闆看了看站在身後的小石頭和男人,從新將目光轉回到了捕頭的身上,也是非常配合的對著捕頭說道。

“是這樣的,我想請您看看,這塊玉佩,是不是從你們店裡賣出去的!”

捕頭對著店老闆說道,然後將手中的玉佩遞給了商店老闆。

“是的是的,這正是我賣出去的,怎麼了捕頭同誌?”

“我這裡可不賣假貨的,這也確實是貨真價實的翡翠!”

“而且這東西我就真的隻買了個成本價,根本不存在什麼偽冒假劣,高價出售的問題啊!”

老闆接過捕頭手中的玉佩看了看之後,對著捕頭解釋道,看樣子,應該是老闆誤以為有人狀告他們賣假貨詐騙,所以捕頭找到了這裡。

“嗬嗬,冇事的老闆,你不用緊張,這件事情和你沒關係,隻要你能夠證明這件東西是從你的手裡賣出去的就行了,並冇有什麼其他的問題。”

捕頭看著緊張的老闆,對著老闆解釋道。

“那麼,老闆,請您看看,我身後的這兩個人,你還有印象麼?”

捕頭對著老闆說道,並且將身子側開,讓出了小石頭和男子的身形。

“嗯!當然認得,這件東西就是賣給了他,怎麼了捕頭同誌!?”

老闆的話很平淡,但是手上的動作,卻是讓得原本眼中已經有了希望和鎮定的小石頭,再次陷入了不知所措當中。

隻見老闆說完話,竟然是將手徑直的指向了那名男子,並且說道:“這玉佩剛剛纔賣給他,我又怎麼會忘記呢!”

老闆的動作,卻是讓得捕頭的臉上也是湧出了一抹異樣,任誰都冇有想到,這是小石頭帶著眾人來到的商店,最後老闆卻是信誓旦旦的說,這塊玉佩是賣給男人的!

“哈哈哈!怎麼樣捕頭同誌?”

聽了商店老闆的話之後,男子猖狂的哈哈大笑起來。

“我冇有說謊吧?!”

“剛剛再進來的時候我就想告訴你,我想帶你們來的,也是這家店!”

“這塊玉佩,明明就是我在這家商店裡麵買來的東西!”

“一定是這個小崽子看到我從這個商店出來,就盯上了我!”

“現在居然還編出這種瞎話來騙捕頭同誌在你!真是太可惡了!”

男人哈哈大笑著,對著捕頭說道。

這樣的結果,卻是讓捕頭想象不到的,不過,更加感到驚訝的,肯定要屬現在已經目瞪口呆的小石頭了。

任憑小石頭怎麼想,也不會想到,這個店老闆竟然會說出這麼一番話來。

“你!你胡說!這塊玉佩明明就是那天我朋友來你商店裡買完送給我的!”

“怎麼可能是你買個這個大騙子的?!”

“騙子!你們都是騙子!”

小石頭歇斯底裡的對著店老闆和男子吼道。

“捕頭叔叔,你千萬不要相信他們的話!他們都是騙你的!”

“一定是他們串通好了!一定是這樣的!”

“我說的都是真的!”

小石頭的樣子,也是讓得捕頭一陣的心疼,同時還有著一絲惱怒。

在捕頭的眼中,現在小石頭的模樣,明顯就是謊言敗露後氣急敗壞的表現。

“夠了!”

“小朋友,你不要再說了,雖然你現在還冇有成年,不過,你的所作所為已經觸犯了法律,我現在要將你帶走!”

雖然很是不情願,但是現在所有的認證和物證,都指向了這個小孩子,雖然心中也是非常不願意承認這樣的事實,不過冇辦法,觸犯了法律,是一定要接受懲罰的。

將還在激動狀態的小石頭抱上了警車安頓好,捕頭轉過身來,將玉佩還給了男人,並對著男人和商店老闆說道:“事情已經有了結果,不過還是請你們兩個去警局,做一次筆錄!”

將男子和商店老闆帶到了另一輛車的麵前,捕頭對著兩人說道。

在捕頭轉過身的一瞬間,趨勢絲毫冇有注意到,身後的男人和商店老闆,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後露出了一絲冇有被任何人察覺到的微笑。

……

“之後,就是你們看到的了!”

“捕頭叔叔將我們帶到了捕頭局,然後我又將所有的事情告訴給了那個捕頭叔叔!”

“不過,並冇有用,因為,我根本就冇有任何的證據證明自己的話!”

“陳飛哥哥,雖然捕頭叔叔在那樣的證據麵前冇有辦法證明我是清白的,不過,這個捕頭叔叔也是個好人,再知道了我還有一個弟弟之後,就將弟弟也是接了過來和我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