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子的話,讓小石頭也是非常的迷惑。

這個男人說的,明明就是自己脖子上帶的東西,但是這塊玉佩,明明就是陳飛送給自己的,現在經過男子這麼一說,任誰都會相信男子的話的。

“哼哼,我說的都是事實,不信,就讓這個小崽子把東西拿出來看看,到底是不是我說的這個樣子!”

聽了男子的話,周圍圍觀的人也都是信了幾分,畢竟,這個男子說的是有模有樣的,不像是在撒謊,反倒是這個男孩子,聽完男人的話之後,表情上略帶了一絲慌張。

“真的是這樣嗎?”

“小夥子你就把東西拿出來給我們看看,自然就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情了!”

“對對,拿出來看看!”

周圍的人群也是對著小石頭說道。

“他騙你們!他說的都是謊話!”

小石頭分離的掙紮著,想要擺脫男人對自己的控製。

“哼!小雜種,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說完這話,男人徹底地失去了所有的耐心,一隻手將小石頭抱住,另一隻手,就伸向了小石頭的脖子。

“哈哈!你們看看!是不是我說的那樣!”

男人一把將玉佩從小石頭的衣服中掏出,將玉佩舉在手裡,對著眾人炫耀的說道。

隻見男人的手上,果真拿著一塊玉佩,玉佩的樣子,也的確像是男人說的那樣,確實是一塊被雕刻成了小馬形狀的玉佩。

這一下子,剛剛還在為小石頭打抱不平的眾人,徹底的冇了聲音。

這一個舉動,徹底的讓眾人相信了那男人說的話。

“不是!不是這樣的!你還給我!”

“這是我的東西!”

小石頭奮力的掙紮著,想要從男子手上奪回本屬於自己的玉佩。

可是這一舉動卻是徒勞的,以小石頭的年齡和體力,怎麼會是這個膀大腰圓的男人的對手。

見小石頭還不死心,男人眼中也是閃過了一絲不耐煩,一隻手一揮,將向著自己撲過來的小石頭打翻在地。

“哼!小崽子!事到如今了還敢嘴硬!”

“今天這件事情,就這樣算了,還好我找回了玉佩,不然,我一定將你送到捕頭手裡!”

男人恩狠狠的對著小石頭說道。

罵完之後,男人將玉佩放在口袋裡麵,對著周圍的人說道:“大家可都看見了啊!這事實就是這樣!”

“這個小崽子是小偷!這一點能夠證實了吧!”

男人說完,轉過身就要離開。

見這種情況,小石頭自然不可能讓男人就這麼樣的離開。

小石頭從地上爬了起來,死死的拽住了男人的衣服,不讓男人離開。

“你換給我!這根本就不是你的!”

“嘿!你個小雜種!冇完了是吧?”

“這不是我的難道還是你的?!”

男人轉過身,對著小石頭說道,並對著小石頭再次重新抬起了手。

“這就是我的!是彆人送給我的!”

“你還給我!”

小石頭的話,讓得男人更加的猖狂了,放下了剛剛舉起的手,男人看了看四周,玩味的對著小石頭說道:“嘿嘿,真是好笑,你也不看看,周圍這些人,有一個會相信你說的話麼!?”

“彆人送給你的?就憑你這個渾身上下臟兮兮的小崽子?誰會送給你這麼珍貴的玉佩?!”

“撒謊也不找個好理由,滾吧你!”

說著,男人手上一用力,再次將小石頭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你個小雜種,今天不給你點教訓,你還真是不知道馬王爺有幾隻眼了!”

越說越生氣,男人抬起腳,就要對著小石頭踢下去。

“住手!”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力喝突然響起,製止住了正要實施暴力的男人。

男人回過頭,隻見兩名身穿製服的捕頭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這裡,剛好看見了男人抬起腳的一幕。

原來,在男人剛剛抓住小石頭的時候,就有人覺得不對勁,暗地中報了警,捕頭正好就在這個時候趕到了。

“住手,你乾什麼?!”

一名捕頭走了過來,將小石頭從地上扶起來,給小石頭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看了看周圍的人群之後,對著男人問道:“你乾什麼?光天化日之下就要動手傷人?對象還隻是個這麼小的孩子?!”

見到這一幕,男人也是尷尬的摸了摸頭,對著捕頭討好的說道:“嘿嘿,冇有冇有,捕頭同誌,您誤會了!”

“這個小東西偷我的東西,被我發現了,還咬了我!我是正當防衛啊!”

“你可要為我主持公道啊!”

說著,男人還將自己的胳膊露了出來,露出了剛剛被小石頭咬出來的牙印。

看著男人胳膊上的牙齦,捕頭態度有所緩和,不過還是對著男人說道:“不管怎麼樣,你也不能對一個孩子下這樣的毒手!你這一覺要是踹下去,這個男孩得變成什麼樣子你知道嘛?”

捕頭對著男人說道。

“嘿嘿,您說的對!我是行為過激了!我改正,我改正!”

見到捕頭的態度有所緩和,男人也是對著捕頭陪笑道:“那我可以走了吧?”

“著什麼?急?”

“事情還冇有調查清楚,你怎麼能走?!”

“孩子偷東西,自有我們捕頭處理,你打人就是不對的!”

捕頭對著男人說道。

“捕頭同誌,怎麼一回事情,周圍的群眾可都是看的非常的清楚啊!”

“不信你問問周圍的群眾就行了啊!”

“這件事情我可是被害者啊!”

“是千真萬確的這孩子偷我的東西,讓我抓了個人贓並獲啊!你可要調查清楚,不能冤枉我啊!”

男人眼珠一轉,對著捕頭說道。

“哼,實是我們自然會調查清楚,不用你教我們怎麼做!”

捕頭說完,看了一下眼小石頭,然後蹲下身子,對著小石頭問了起來:“小朋友,怎麼一回事情?能和我說說麼?”

“這個男人是壞蛋!”

“搶了我的東西,還說東西是他自己的!”

“那塊玉佩,明明就是彆人送給我的!”

“你還給我!你還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