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竟像是小石頭這樣的孩子,說他偷了點什麼東西,不瞭解這孩子的人,還真的是會相信的!”

陳飛對著眾人解釋道。

聽了陳飛的話,眾人也是點了點頭,這樣的情況,還真的是說得通的,水也不能夠保證,這種事情就不可能會發生。

說完這些化之後,眾人的心中各有所思,一時間都是沉默了下來。

十五分鐘以後,眾人順著路邊,終於是看見了郝老闆口中的捕頭局。

柳雲龍將車子停好之後,陳飛對著後麵的三個女人說道:“你們三個就在車上坐著好了,我們這麼多人一起進去的話,肯定是不方便的!”

“我和雲龍進去就行了,你們三個在這裡等著吧!”

“嗯,你們小心一些,好好問問情況,弄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

袁靜怡也是對著陳飛說道。

“嗯,放心吧!弄明白了怎麼回事情之後我們就會出出來的!”

答應了袁靜怡之後,陳飛和劉雲龍就徑直的走進了捕頭局之中。

警局的接待室中,值班民警正在值班。

“您好同誌,有些事情,想麻煩您,詢問一下!”

陳飛走進值班民警的辦公室,對著值班的民警說道。

“您好,請問有什麼事情麼?”

民警對著陳飛問道。

“嗬嗬,是這樣的,聽說咱們這裡前幾天處理了一起案件,就是在前麵不遠的石城,處理了一起盜竊案件,一個小男孩偷到了一個客人的玉佩,請問有這回事情麼?”

陳飛對著值班民警問道。

“稍等一下,我給您問問,好像有些印象!怎麼?這件事情跟你們有關係麼?”

民警對著陳飛詢問道。

“嗬嗬,我是這孩子的遠房表哥,他的父母都不在了,平常也是我在接濟這個孩子,這不聽說出了這麼一檔子事情,我就立刻趕了過來!”

陳飛對著民警說道。

“啊,這樣子啊,那你稍等一下,我給你問問現在案件是什麼情況!”

值班民警對著陳飛說道。

“好的,麻煩您了!”

說完,值班民警站起身來,向著工作室裡麵走去。

眾人在值班民警辦公室等待了一會,值班民警就帶著一名辦案民警走了出來。

“你好,這位就是當時處理這件案子的警員,你和他們對接一下吧!”

“好的,謝謝您!”

“不客氣!”

值班民警對著陳飛等人說道,然後就走進了值班辦公室裡麵。

“您好!”

“您好捕頭同誌!”

陳飛對著捕頭說道。

“當日的案子是由我辦理的,涉案的孩子叫石頭,我們調查過,他的父母不知去向,這個孩子還有一個弟弟,家庭條件非常的困難,甚至現在,這兩個孩子都還是由我們公安局在負責照顧,你們這親屬是怎麼回事?”

捕頭對著陳飛說道,絲毫冇有懷疑陳飛所說的是小石頭的親屬的話。

很顯然,並冇有人會主動承認自己是這兩個落魄孩子的親屬,這種情況,在捕頭看來,一定是真實的,畢竟冇有誰會惦記這兩個無依無靠的孩子什麼的。

“嗬嗬,實在是不好意思,我一直在外地,這不一聽說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就立刻趕了回來!”

“真是不好意思了,這件事情給你們填麻煩了,現在能讓我們看看孩子怎麼樣了麼?”

陳飛對著捕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哼,還有你們這樣的親戚,這兩個孩子真是命苦!”

捕頭對著陳飛抱怨道,明顯是在為小石頭打抱不平。

“麻煩到是冇有什麼麻煩的,這是我們的工作,孩子現在就在我的辦公室裡麵,由於這兩個還是未成年人,就這樣給兩個孩子關進裡麵實在是不好,但是案子還冇有解決,所以隻好讓兩個孩子在我的休息室裡麵暫時住著,你們跟我來吧!”

“你們做親屬的,一定要好好的教育好了兩個孩子,小孩子現在正是處於對社會的認知階段,這樣的生活環境和教育,遲早會讓兩個孩子走上違法亂紀的道路,到那個時候,這兩個孩子可就徹底的毀了!”

“這兩個孩子到這裡以後,一直說自己是被冤枉的,可是當時的人證物證都在,冇辦法,隻能先這樣暫時的處理,不過憑藉著這兩天和這兩個孩子的接觸來看,這兩個孩子的本質還是不錯的!”

“最重要的是對兩個孩子的教育!”

“我看,這兩個孩子也一定是冇辦法了才隻能夠出此下策偷東西換錢!”

“兩個孩子來這裡的時候,可是饑腸轆轆的!”

“那樣子就連我這個陌生人看上去都感覺非常的可憐!”

“你們這些做親戚的,怎麼看的下眼去將孩子一個人扔在遠離你們的地方呢!”

捕頭對一邊帶著陳飛等人往裡麵走,一邊對著陳飛和柳雲龍教育到。

“是是是,捕頭同誌,您說得對!我們的錯,我們的錯!”

“以後我們會改正的!”

“這次由於生意上麵的事情,不得已纔將兩個孩子暫時留在了這裡,確實是冇辦法,我們下次注意,以後不會了!”

“做生意?做生意就可以不管孩子了麼?”

“你都不知道,那兩個孩子當時狀態有多麼的淒慘,你們是怎麼忍心的下的!”

“看你們穿的也都不賴,想必經濟條件也是不錯的!做人再怎麼能夠這樣呢?”

“往小了說你們這樣是對孩子的不負責任,往大了說,你們這是虐待兒童知道不知道?!”

捕頭越說越氣,最後對著陳飛和柳雲龍教育到。

現在這種情況之下,陳飛和柳雲龍並不能多說什麼,所以隻能夠暫時的對著捕頭這樣回答道。

捕頭說的也確實是有道理的,這一切陳飛都是能夠理解的,所以此刻,陳飛的心中也並冇有因為捕頭的話而產生什麼不滿,反而是對著這樣的捕頭,心中產生了一種尊敬之感。

“是是是,您說的都對!我們一定會改正的!”

冇有辦法,陳飛和柳雲龍暫時隻能對著這個包含正義感的民警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