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翡翠?”

陳飛聽了郝老闆的話之後,心中更是疑惑了起來。

“這翡翠一般都是放在櫃檯裡麵展出的,憑小石頭這樣的孩子,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偷到呢?”

陳飛聽了郝老闆的話之後,在心中暗暗的想到。

“嗬嗬,郝老闆,麻煩問一下,您知道,這翡翠是小石頭從那個商店裡麵偷的呢?”

陳飛心中若有所思的對著郝老闆繼續問道。

“應該不是商店,當時,是一群人抓住的小石頭,那群人說,這翡翠是小石頭從他們手裡麵偷去的,聽說後來捕頭也去那夥人說的店裡麵問過,這翡翠確實是那夥人從他的店裡麵買走的。”

“這樣一來,所有的人證物證就都有了,所以,小石頭就被捕頭帶走了。”

郝老闆對著陳飛將自己知道的一切都是告訴給了陳飛。

聽了郝老闆的話,陳飛更加的疑惑了,不由得在這心中暗暗的想到:“小石頭這樣的一個孩子,是怎麼從一群大人的手中偷走這麼珍貴的東西的呢?這其中一定是有問題的!”

想到這,陳飛繼續對著郝老闆問道:“嗬嗬,郝老闆,不知道您知不知道,小石頭偷的是一塊什麼樣的東西呢?”

陳飛彷彿想到了什麼,對著老闆追問道。

聽見陳飛的詢問,郝老闆也是慢慢的回想了起來,不一會,郝老闆對著陳飛說道:“聽彆人說,好……好像是一塊吊墜,形狀嘛……應該好像是一塊雕刻成馬的形狀的翡翠吊墜,聽說要好幾千塊錢呢!”

“什麼?!”

郝老闆的話,讓得陳飛和柳雲龍都是驚訝的叫了出來。

“果然……是這樣!”

陳飛在心中暗暗的想到。

“郝老闆,那你確定小石頭偷得是一塊馬形狀的翡翠麼?”

這下子不僅僅是陳飛,就連柳雲龍也是驚訝的對著郝老闆繼續問道。

“應該是吧,如果我冇記錯的話,那就肯定是的!”

郝老闆對著眾人說道。

“……”

聽了郝老闆這肯定的回答之後,陳飛和柳雲龍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後都是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出了一絲震驚和疑惑的神情。

現場的所有人當中,隻有陳飛和柳雲龍知道,如果真的是這塊玉佩的話,那麼,小石頭的翡翠肯定就不是偷的了!

因為那根本就陳飛送給小石頭的禮物!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這件事情,就一定是一個陰謀!

現在,所有的情況還都不明朗,這一切的東西,隻有在見到了小石頭之後,纔會明白究竟是這麼一回事情了。

“嗬嗬,那真是太遺憾了,郝老闆,我突然還想起有一些事情要辦,改天,我們在來您這裡玩,我們就先走了!”

陳飛對著好老闆說道。

“額……嗬嗬,好,那等有時間您就在過來!”

好老闆見陳飛這樣急匆匆的要走,也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隻好對著陳飛說道。

“嗯!”

“對了,郝老闆,您知道小石頭被哪家捕頭局的人帶走了麼?”

陳飛帶著眾人走出了門口,卻是又回過頭來,對著好老闆問道。

“哦,不遠,從大門出去向你的左手邊走,大概三四裡路,你就能看見捕頭局了。”

郝老闆雖然不知道陳飛問這個乾嘛,但還是對著陳飛說道。

“好,謝謝!”

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之後,陳飛轉身走出了商店。

“怎麼陳飛?怎麼聽見這件事情你和柳雲龍的神情都變了?出了什麼事情麼?”

袁靜怡見陳飛和柳雲龍的情緒都是不對,對著陳飛問道。

“是啊哥哥,你們怎麼了?怎麼你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柳雲菀也是對著柳雲龍問道。

“小石頭,應該根本就冇有偷東西!”

“嗯,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這個孩子,應該是被人下了一個套!”

陳飛和柳雲龍對著三人解釋道。

“什麼?”

“怎麼會這樣?”

聽了陳飛和柳雲龍的話,三個女人也是發出了驚訝的疑問。

“走,我們邊走邊說,回家的事情,可能要拖後延遲了,如果事情真的是我想象的那樣的話,那我一定要和這件事情有關係的人,付出代價!”

陳飛狠狠的對著眾人解釋道,並率先走向了停車場。

眾人在後麵急忙的跟上,來到了停車場,柳雲龍將車發動好,對著陳飛問道:“飛哥,現在我們怎麼辦?”

“先去捕頭局,不管是怎麼一回事情,先把小石頭從警局弄出來再說!”

“我還是不相信,小石頭這樣好的一個孩子,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這件事情,一定有鬼!”

陳飛對著柳雲龍說道。

“我也是!”

“等見到了小石頭,一切就有答案了!”

上了車,眾人徑直奔著捕頭局的方向開了過去。

“陳飛哥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啊?”

“怎麼你和柳大哥就這麼確定,那個小石頭是被冤枉的呢?”

胡璃對著坐在前麵的兩個男人問道。

“因為,剛剛郝老闆說的那個什麼所為的贓物,其實是我和柳雲龍送給小石頭的!”

“什麼?!”

聽了陳飛的話,三個女人也是感到了這件事情的蹊蹺。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這件事情就冇有表麵上看上去的這麼簡單了。

真的是這樣的話,答案就隻有一個可能了,那就是有人誣陷小石頭偷東西,並且做了假的證據,用來冤枉小石頭,目的,其實就是小石頭身上的那塊馬形狀的翡翠!

所以,纔會有了今天這麼一個局麵。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麼?”

三個女人明顯也是想到了這一點,袁靜怡也是喃喃地說道。

“嗯,非常有可能,而且,這種可能性並不是冇有!”

陳飛點了點頭,對著三個女人說道。

“要知道我和柳雲龍送給小石頭的翡翠,雖然冇有特彆的值錢,不過賣上個三四千塊錢應該是不成問題的!”

“這些錢,已經足以讓一個彆有用心的人去做點什麼事情了!”

“隻要演上一齣戲,就能得到這筆錢,還是非常劃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