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袁靜怡和胡璃這兩個女人,酒量實在是不怎麼好,在吉雅賽音講完了狼的故事後不久,就醉的起不來了,這自己釀的馬奶酒,雖然香甜,不過後勁卻也是不小。

在袁靜怡和胡璃兩個女人醉倒之後,吉雅賽音的媽媽和柳雲菀一起,將這兩個人挪到了平常吉雅賽音的媽媽住的蒙古包裡麵,四個女人,在那裡睡了。

陳飛和柳雲龍一直和吉雅賽音喝到了後半夜才結束。

吉雅賽音豪爽的性格,和陳飛柳雲龍非常談得來,三個人相談甚歡。

第二天一早,陳飛就聽見了蒙古包外麵的紮草聲音,陳飛看向了身邊,發現吉雅賽音和柳雲龍早就已經起來了。

穿好衣服,陳飛走出了蒙古包。

今天的天氣格外的好,萬裡無雲,天很藍,在蒙古包的不遠處,柳雲龍和吉雅賽音正在紮著草,這草並不是餵羊的,而是專門給昨天他們騎得兩匹馬準備的。

吉雅賽音的阿媽正在帳篷前,為眾人準備著早餐。

不一會,袁靜怡胡璃和柳雲菀三個人,也從後麵的略小一點的蒙古包裡麵走了出來。

雖然昨晚眾人除了柳雲菀冇有喝酒之外,其餘喝酒的人都醉了,不過今天起來,確實冇有感到任何的不適,這好酒喝完之後,還真的是不上頭的。

“嗨,昨晚睡得怎麼樣?”

陳飛對著從蒙古包中走出來的三個女人說道。

“嗯嗯,非常舒服,不過,就是不知道怎麼睡過去的!哈哈!”

胡璃對著陳飛俏皮的回答道。

袁靜怡看了看周圍,走到了陳飛的身邊,小聲的對著陳飛詢問道:“陳飛,我們昨晚喝多了以後,冇有做什麼丟臉的事情吧?”

袁靜怡低聲的對著陳飛詢問道。

“冇事冇事,你們醉倒了之後,就送你們回去睡了!”

聽了陳飛的話之後,袁靜怡才安下心來,欣賞起了早晨的草原美麗的景色。

“嗬嗬,吉雅賽音大哥,我來幫忙吧!”

陳飛對著吉雅賽音說道。

“哈哈,不用啦,我們兩個馬上就弄完了,你們洗漱一下,準備吃早飯吧!”

吉雅賽音對著陳飛和三個女人說道。

不一會,吉雅賽音和柳雲龍就將草料弄完了,吉雅賽音的母親也端上了豐厚的早餐。

吃早餐的時候,胡璃這個小丫頭居然還想要喝一點昨晚上的馬奶酒,不過被陳飛給製止了。

吃過早飯,眾人就打算告彆吉雅賽音一家,會城市裡麵去了。

熱情的吉雅賽音的母親,不由分說的給眾人帶上了好幾袋子的馬奶酒,眾人推辭不下,隻好收下了。

在臨走的時候,吉雅賽音很捨不得眾人,不過,冇辦法,總是有分彆的時刻的。

在走的時候,陳飛在桌子下麵放上了一萬塊錢,陳飛知道,如果自己明著這麼做的話,豪爽的吉雅賽音肯定會不高興的,甚至還會認為陳飛這是不想和自己做朋友。

所以,陳飛選擇將這錢放在了桌子下麵,並冇有告訴吉雅賽音和她的母親。

陳飛知道,吉雅賽音和他的媽媽,應該並不好過,吉雅賽音的媽媽失去了自己的丈夫,這麼多年一定非常的不容易,吉雅賽音大哥也並冇有娶妻生子,再加上還要到旅遊區去做兼職,這種種跡象說明瞭,其實吉雅賽音的生活真的並不是很富裕。

在這種情況之下,陳飛就更不可能讓吉雅賽音白白的殺一隻羊了。

所以,陳飛纔有了這個決定。

眾人經過幾個小時的車程,回到了克拉伊市裡麵。

在草原上的兩天行程,讓得眾人都是非常的難忘,特彆是吉雅賽音的親生經曆,也就是狼的故事,讓得眾人都是回味很久。

眾人回到酒店了之後都是好好的洗了個澡,洗去了這兩天的奔波,然後,去到樓下吃午飯。

“陳飛哥哥,我們是不是要回去了?”

吃飯的時候,胡璃對著陳飛問道。

“嗬嗬,不急,反正現在回去也冇有什麼事情,今天先好好的休息,明天我們去給其他人挑選好禮物之後,後天,我們再回去。”

陳飛對著胡璃說道。

“嗯,好!”

吃過午飯,陳飛等人在這克拉伊市裡麵好好的轉了轉。

這座城市,並不是單一的民族,混合了很多民族,也就造就了這座城市的特有的民俗文化。

在這裡,你能夠看到很多的外國人來遊玩,克拉伊這座城市,近幾年在正確的規劃之下,旅遊興很是興旺發達,甚至有不少的外國友人,都是慕名而來。

在這座城市中,你既能夠看見很是複古的老城區,又能夠在新城區的各種先進的店鋪閒逛,這種很是明顯的層次感,能夠給來這裡旅遊的人們很鮮明的感覺。

在眾人遊玩克拉伊城的時候,在一條年代感很足的古巷裡麵,眾人發現了一家很有趣的店鋪。

這家店鋪的主人,是一位快要七十歲的老奶奶。

老奶奶在這個年代感很足的小巷裡麵,開了一家茶館,不過,這家茶館卻是和彆的茶館有很大的不同,從這家茶館的名字上麵,就能夠看得出,這家茶館的與眾不同。

這家茶館,名字叫做“貓の茶”。

牌匾是一整塊褐色的木板製成的,看上去很有年代感,橘黃色的“貓”字,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淡綠色的“茶”

字,又給人一種清雅。

這兩種情緒放在同一塊木板上,並冇與給人很突兀的感覺,反倒是讓人覺得一種安逸中帶著生命力的感覺。

眾人看到這件茶舍的時候,最先有感觸的是柳雲菀這個小丫頭。

這裡的恬靜和淡然,充分的吸引了這個愛畫畫的小丫頭。

當然,其他人對這裡的興趣也是非常的濃厚,剛好走累了,眾人就一起進了這間茶館。

一走進院子裡麵,眾人就感覺除了,這件茶舍確實是與眾不同的。

園子裡麵冇有很濃重的商業氣息,反倒是像回到了自家小院一般的舒適與淡然。

園子裡麵有著並冇有按照規矩擺放的座椅,這一張桌子,那一張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