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點,就是昨晚在進羊圈的時候,它並冇有跳進來,而是選擇擠了進來,最後迫不得已的時候,它才磕磕絆絆的從裡把上麵越了出去!”

“原來,這一切,根本就是因為,這隻狼是一隻殘疾的狼。”

“不過,也正是這支殘疾的狼,竟然將我和阿爸,還有後來的這一群人耍得團團轉!”

“更讓大家疑惑的是,這隻狼的身上,很是肮臟,和狼這種動物愛乾淨的樣子,根本就是天壤之彆。”

“這隻狼的身上,不知道從哪裡蹭的都是羊糞,甚至有些地方都已經打了結,身上的毛都成了一塊一塊的形狀。”

“從麵上看來,無疑,這隻狼過得很慘。”

“三叔上前觀察了起來,看了一會後,他對我們說,這狼腿,應該是幾個月前被狼夾子打斷了腿,因為腿的傷痕還很新,那個時候,正是獵狼剛剛開始的時候,這隻狼,應該是中了牧民的圈套,被夾子夾住了腿,不過,這隻狼確實應該咬掉了自己的皮肉,硬生生的從朗夾子裡麵跑了出來!還有,這裡,應該不止有這隻狼自己,肯定還有狼崽子!”

“因為這隻狼的奶水還冇有斷,**還是腫脹的,這就說明,這隻母狼的附近,肯定還有她的狼崽子!”

“這個發現,讓的所有人都是很興奮,不因為彆的,一張完整的狼幼崽的皮子,甚至比完整的大狼皮還要珍貴!”

“因為小狼皮很是柔軟,賣出去以後,是哪些名貴衣服的好材料,而大狼皮雖然更大更厚實,不過在柔軟度上來講,確實不如小狼皮來的更加舒適。”

“這一發現讓大家都是欣喜起來,紛紛開始了找起了小狼。”

“不過在大家搜尋一番無果之後,也是非常的無奈的放棄了這一行為。”

“大家都對著三叔問道,是不是真的有小狼,三叔也是很納悶,從新觀察了好幾次,從這母狼的各種痕跡上來看,這根本就冇有問題,一定是有一隻小狼的,而且這隻小狼,應該是剛剛斷奶不久,現在剛剛能夠吃肉食,因為這母狼的奶水,用手一擠,還會有少量的奶水滲出,這就證明瞭,這母狼一定是孕育了一隻小狼的!”

“不過尋找的結果卻是讓大家很是失望,因為根本就冇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線索。”

“無奈之下,大家也隻好放棄了尋找,阿爸將大狼的屍體帶上,眾人就返回了營地。”

“阿爸和我回來之後,就將狼的屍體暫時的放在了園子裡麵,並冇有多注意什麼,準備休息一下,然後再將狼皮剝下來。”

“正當我和阿爸在屋子裡休息的時候,外麵拴在羊圈的虎楚,卻是激烈的叫了起來。”

“我和阿爸聽見狗的叫聲,連忙出去看看怎麼一回事情。”

“但是狗隻是對著狼的屍體方向用力的叫著,可是我和阿爸簡單的看了一圈,並冇有發現什麼不對的地方。”

“可是虎楚的叫聲卻是那麼的不對勁,我和阿爸隻好來到狼的地方,仔細尋找著。”

“果不其然,在母狼屍體不遠的地方,我們又再次發現了狼的腳印!”

“不過,這次的腳印,卻不是成年狼的,很明顯,這應該是小狼崽子的!”

“而且,看腳印的情況,這狼崽子應該不隻有一隻,應該是兩隻!”

“是她的孩子!”

聽見吉雅賽音講到這裡之後,眾人都是明白了什麼,胡璃一愣,也是說出了大家想說的話。

抬頭看了看眾人,吉雅賽音繼續說道:“冇錯,正是她的孩子!”

“不過當時,我和阿爸都很是有疑問,這個剛剛戒奶冇有多久的崽子,是怎麼自己找到這裡來的?”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現在,抓住它纔是最重要的!”

“我和阿爸放開了狗,這次,虎楚應該是確切的問到了味道,剛一撒開,就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是不是,還會回頭對著我和阿爸叫上幾聲,示意我們趕快跟上。”

“對付這麼兩隻小狼崽子,根本就用不上獵槍,我和阿爸跟著虎楚,就追了出去。”

“並冇有跑多遠,虎楚順著味道,追到了距離我們家不遠的牧草堆旁邊就停了下來。”

“這片牧草堆很大,是附近所有牧民們將羊兒過冬的牧草晾曬好,集中儲存在這裡的,每一家有每一家的草堆,放在一起,是很大一片的。”

“因為是給冬天羊兒儲存的牧草,所以,這裡平時根本就冇有人會來,隻是到了冬天的時候,纔會有人來取牧草餵羊!”

“虎楚來到這裡以後,就左聞聞,右聞聞,最後,在一座草堆的前麵停了下來,衝著這座草堆不停的狂吠著。”

“阿爸和我仔細地觀察起來了這片草堆,最後,在草堆的後麵,終於是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在草堆的後麵,有著一些痕跡,雖然被掩飾的很好,但是還是被我和阿爸看了出來。”

“將雜草翻開以後,露出了一個洞口,這個洞口,周圍有很多的羊糞,我和阿爸將這草垛的洞口扒開之後,果然,看見了兩隻小狼,瑟瑟發抖的躲在裡麵!”

“事情到了現在,真相終於是浮出水麵了!”

“看到了這裡之後,所有的疑問,都是在我和阿爸的腦海裡一一解開了。”

“我和阿爸將這兩隻狼崽子帶回了家裡,在路過了母狼的時候,兩隻狼崽子的叫聲更加的淒慘了。”

“後來,我和阿爸仔細的想了一下,才知道了其中的原由。”

“這隻狼,應該是圍捕之下,倖存下來的母狼,本來,這隻母狼肯定能夠自己去往草原更深處的,可是因為自己的兩個孩子,還有自己腿傷的緣故,所以隻能夠留在了這裡。”

“在草原邊緣獵狼的時候,這隻狼應該是因為懷孕,在狼洞裡死活冇有出來,才逃過了致命的一劫!”

“在人們將目光對準了草原更深處的狼的時候,這隻狼的分娩期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