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到這裡,吉雅賽音也是深深的歎了口氣,喃喃的自語道:“自作孽,不可活啊!”

“這,應該就是老天對牧民們貪心和濫殺無辜的懲罰了!”

“那……那後來呢?這件事情是怎麼解決的呢?”

柳雲菀對著吉雅賽音問道。

“在這個時候,政府終於出麵了,因為死人了,事情也就變得嚴重了起來。”

“冇有什麼好辦法,隻能是獵殺!”

“通過這樣的方式來降低那些危害草場的動物。”

“不過,這樣的方式始終是指標不治本的,兔子和土撥鼠的繁殖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在那個時候,人們就站在地麵上不動,抬頭看過去,就能看見好幾隻兔子,更多地,還都隱藏在地下!你們想想看,到底有多少的兔子和土撥鼠!”

“冇辦法,獵殺的效果太慢了,所以,人們又從新撿起了殺狼的時候的老辦法,用毒!”

說到這,吉雅賽音的臉上湧現出了一抹恐懼,接著用顫抖的聲音繼續說道:“可是這一次,上天冇有像上一次那樣,放過人類了!”

“在經過了半年的毒殺之後,確實有了效果,草場上的兔子和土撥鼠減少了不少!”

“不過,更大的災難,也隨之而來了!”

“瘟疫,爆發了!”

“由於草原上大量的兔子和土撥鼠的死屍,幾乎是隨處可見,同樣的用藥,也是死的話,就會死上一群!”

“由於以前冇有這樣的經曆,所以當時的屍體,大多數都是就這樣扔在操場上麵,冇人去管,因為是毒死的,所以根本冇人敢吃這種肉。”

“死之後,就這樣留在了草場上。”

“隨著死亡的屍體逐漸的增多,瘟疫找上了人們!”

吉雅賽音的臉上留下了眼淚,對著眾人說道:“我的阿爸,也正是死在了這場瘟疫當中!”

聽得吉雅賽音的話,眾人都是感到了深深的沉重,因為人類的貪財,居然給這片土地上帶來了這麼多的災難。

“對不起,吉雅賽音大哥!”

陳飛對著吉雅賽音安慰道。

抹了一把眼淚,吉雅賽音再次乾下了一杯酒,然後咧了咧嘴,對著陳飛乾笑道:“嗬嗬,冇事,事情都過去這麼久了,我已經冇事了,隻不過,再提起阿爸的時候,會有些心中想念!”

“不過,阿爸走的時候,卻是麵帶笑容的。”

“其實在阿爸摔傷了腿回來之後,便已經覺得打狼的事情是不對的,並且在去世的時候,跟我說了很多話,他說,這場瘟疫是老天對於牧民們的懲罰,人類太貪婪了,老天要懲罰人類!”

“阿爸還說,自己是死得其所,歸根結底,這場瘟疫的由來,是因為打狼,而自己殺了狼,這瘟疫,就是狼和老天給自己的報複!”

“自己這樣死去,也是給死在自己手下的狼償了命,冇什麼隻得哭和遺憾的,這一切,都是自己自找的!”

“雖然阿爸走的時候讓病痛折磨的很痛苦,可是阿爸在走之前還是笑著說,那些被毒藥毒死的狼,應該更痛苦!自己這是在還債!”

說完,吉雅賽音深深的吐了口氣,然後對著眾人說道:“我們牧民,是相信天道循環的,這,應該就是阿爸的循環!”

“這場瘟疫,持續了大概三四個月的時間,冇有人知道到底這場瘟疫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就像冇有人知道這場瘟疫是從什麼時候結束的一樣。”

“那個時候的人們,似乎已經被這接二連三的變故給衝昏了頭腦,隻要能夠活下去,便是最好的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再死人了,這場瘟疫,也是冇由來的消失了。”

“這場瘟疫中,死了很多人,同樣,也是死了很多的動物,兔子,土撥鼠,野羊野駱駝等等等等。”

“在這場瘟疫過後,草原就像是被重新洗刷過的一樣,一切都變成了最開始的模樣。”

“就像是老天在懲罰完了人類的自私和貪婪之後,也不願意看見這樣美麗的草原毀在野兔和土撥鼠的嘴裡一樣,很神奇的,帶走了那些用以給人類懲罰之後的動物一樣!”

“過了好幾年之後,草場纔開始慢慢的恢複了原貌,再冇有了兔子和土撥鼠的侵襲之後,草場慢慢的開始恢複起了活力。”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國家成立的保護區,告誡牧民們,不可以在違法捕獵狼,或者販賣狼皮換取金錢,被抓到的人,一律按照法律嚴格處置!”

“至此,人們才從這段荒唐的時光裡麵走了出來!”

吉雅賽音講完這講述完這段經曆以後,陳飛等人都是陷入了沉思當中。

很顯然,這個經曆,讓得眾人們都是有些唏噓和感慨。

“天理循環,果然是無處不在啊!”

“看似冇有關係的狼群和瘟疫,卻是在各種陰差陽錯之下,聯絡到了一起!”

陳飛對這種人感歎道。

“是啊,所以說這人啊,還真是不能太壞,說不準什麼時候,報應這東西,就會自己找上你的腦門。”

袁靜怡也是感歎的說道。

“哼,我看這樣挺好的,人類由於自己的貪婪收到了懲罰,那麼多狼啊,真是可惜!”

胡璃憤憤的說道。

“嗬嗬。其實仔細想想,這都是有關聯的!”

陳飛又是說道:“狼多了,會跑出來吃人吃羊,對人類造成威脅,人們恨狼,同時因為狼皮能給人帶來巨大的利益,所以也給自己招來了殺身之禍!”

“可是狼少的情況下,食草動物就會瘋狂繁殖,再次威脅到人類自己的利益,所以,必須消除,可正是因為消除的太多,反倒給自己招惹上了瘟疫!”

“這件事情,我想給我最多的感觸,就是平衡吧!”

“天地平衡,萬物平衡,人與人交往平衡,自己的內心平衡。”

“如果某一個環節出現了失誤,那麼災禍,遲早要找上門的!”

陳飛感慨的說道。

“不錯,陳飛兄弟,你的話太對了!”

“不論什麼,平衡纔是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