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圍坐在火爐旁,喝著吉雅賽音剛剛給眾人弄好的羊奶,在眾人說笑了一陣之後,吉雅賽音的母親的聲音從帳篷外麵響起。

“吉雅賽音,出來殺羊了!”

聽見這聲召喚,陳飛和柳雲龍也是坐不住了,站起身來,一同和吉雅賽音來到了蒙古包外,三個女人並不想看到血腥的場麵,所以,留下了三個女人在屋子裡麵取暖。

陳飛三人來到帳篷外麵的時候,隻見吉雅賽音的母親已經將一隻大概有三十進左右的羊拴在了距離帳篷不遠的前方,吉雅賽音拿著從帳篷門口準備好的刀,三個人一起朝著羊走去。

在經過了大概半個小時左右之後,羊已經在陳飛和柳雲龍的注視下,被吉雅賽音處理完成了。

吉雅賽音的手法非常的好,整張羊皮被吉雅賽音完整的剝離下來,就連一絲破壞都冇有。

在吉雅賽音處理完羊肉之後,吉雅賽音隨手將羊的下水扔給了早就已經在一邊迫不及待的狗。

帳篷前的一處空地上,吉雅賽音的母親在袁靜怡三個女人的幫助下,早就已經將一口大鐵鍋架好了。

鍋中已經放上了清水,清水中隻放了鹽和小茴香,其他的作料,都是冇有放。

“吉雅賽音大哥,這燉羊肉隻放這兩樣作料,不會冇有滋味麼?”

一旁對什麼事情都很好奇的胡璃對著吉雅賽音問道。

“哈哈,不會不會,這麼做,香得很!我們的獨特的吃法!”

吉雅賽音笑著對著胡璃解釋道。

將羊肉洗乾淨之後,吉雅賽音將乾淨的羊肉放在了鍋中的涼水中之後,纔將火點燃。

“好了好了!過上一會就可以吃了!”

“這手把羊肉,香得很!”

“牛糞燉羊肉,你們好好嚐嚐這裡上好的羊肉!”

吉雅賽音對著眾人高興的說道。

乾燥的牛糞,在微風的幫助下,迅速地壯大了火勢,鍋中的冷水,不一會就翻開了花。

吉雅賽音的母親用勺子慢慢的拂去了上麵的一些血沫之後,重新改好了鍋蓋。

“好了,再等上一會就可以了!”

陳飛等一行人,這個時候正在蒙古包內圍著火爐坐著,聽著吉雅賽音大哥講述著一些草原上發生的趣事。

這些事情,是陳飛等人從來不曾聽聞過的。

眾人聊著聊著,突然從帳篷的外麵,應該是很遠處的地方,靠近山體的方向,傳來了幾聲狼的嚎叫。

這聲狼嚎,將帳篷裡麵的人除了吉雅賽音之外,都是嚇了一跳。

“吉雅賽音大哥,這地方……這地方還有狼群啊?”

柳雲菀對著吉雅賽音緊張的問了起來。

“哈哈,有是有的,不過,不用害怕的,那是一座山頭,已經成立了保護區,被政府圍了起來,狼群的保護區,出不來的!”

吉雅賽音對著眾人安慰道。

“那吉雅賽音大哥,保護區冇有成立的時候,你們這裡還經常能夠看到狼麼?!”

袁靜怡也是好奇的對著吉雅賽音問道。

“嗯,是的,狼,能看見的,不過,不經常的看見,隻有在大雪封了山,狼冇有了食物,抓不到獵物了,狼纔敢冒險到人類的地方,抓羊吃!”

吉雅賽音對著眾人說道。

“哇,那吉雅賽音大哥,你親眼見過狼麼?”

胡璃又是接著問道。

“嗬嗬,當然了,當然見過,那時小時候,和我父親,兩個人,那個時候,還冇有保護狼,狼,很多,比現在多得多,那個時候,打狼!”

“我小的時候,狼太多,山上和草原上的食物,不夠吃的,所以,狼下山,禍害牧民的牛,羊,媽,很可惡!”

“所以那個時候的牧民,都打狼,狼皮子能賣錢,很多錢,那個時候,打狼很瘋狂,有的人都不放羊了,專門打狼!”

講到這,吉雅賽音的眼神離流露出了一種深邃的神情,不知道想起了什麼,過好一會,吉雅賽音纔回過神來,繼續對著眾人說道:“我和父親,小的時候就打狼,不過,自從那件事情之後,我便在不打狼了!”

“吉雅賽音大哥,發生了什麼事情?方便和我們講講麼?”

袁靜怡對著麵露回憶的吉雅賽音問道。

“嗬嗬,方便,方便。”

“冇什麼不方便的,隻不過,現在講起來,我還要傷心上一陣,這件事情,我一輩子也不能忘記的!”

在眾人聽著吉雅賽音講述著自己的故事的時候,吉雅賽音的母親從外麵將熱氣騰騰的羊肉端了進來。

“哈哈,肉來了!”

吉雅賽音站起身來,幫著母親接過了手中裝著羊肉,散發著肉香的木質托板,母親轉過身來,從碗櫥裡拿出了幾柄小刀,非法給了眾人。

“哈哈,來來來,快嚐嚐,這是羊排和後腿肉,都是羊身上最好吃的地方!”

“這是我們招待貴客最好的肉!”

吉雅賽音對著眾人說道,並將肉盤放在了桌子上。

“我們這的羊肉,不需要許多的加工,就這樣,鹽巴和小茴香一煮之後,嗯~!味道香得很哪!”

“快嚐嚐,快嚐嚐!”

“那個,小碟子裡麵,野韭菜花大醬,蘸著吃,香得很!”

吉雅賽音熱情的對著眾人介紹著手把肉的吃法。

“哦,對了,刀子,這樣拿著!”

說著,吉雅賽音給眾人示範起了割肉刀子的正確用法。

隻見吉雅賽音左手拿著羊肉,右手拿起小刀,將刀刃朝像向內側自己的方向,慢慢的從外麵向裡麵軋肉,將肉割斷以後,用大拇指和刀麵夾著這肉,在自己身前的小碟子裡麵沾了一些野韭菜花醬之後,將肉送到了自己的口中。

眾人看過之後,也都是有模有樣的跟著左手持肉,右手拿刀,刀刃向內,從外向內軋肉學習了起來。

“嗬嗬,大家注意,不要割到了自己的手!慢些來!熟練了以後就好!”

吉雅賽音笑著對著大家叮囑道。

“嗬嗬,來來來,這是自家釀的馬奶酒!嘗一嘗,香甜得很!”

正當這時,吉雅賽音的母親從外麵拿進來了一個皮質的酒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