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對著對麵的三個女人說道。

“喏,這是第一件,靜怡,送給你的!”

陳飛從口袋裡麵拿出了一個黃色的精美禮盒,遞給了袁靜怡之後,對著袁靜怡說到。

“給,打開看看吧!”

陳飛對著袁靜怡繼續說道。

接過禮品盒袁靜怡先是看了看徑直的禮品盒,然後緩緩地將之打開。

“哇!好漂亮誒!”

胡璃看到裡麵的東西,驚訝的對著眾人說道。

禮品盒裡麵,靜靜的躺著一隻小兔子,玉的質地還算不錯,更巧妙的是,原本玉石上麵的瑕疵,也就是幾個小紅點,在雕刻師的鬼斧神工的巧妙設計之下,也變成了小兔子的眼睛,分外的可愛。

看著這個小兔子吊墜,袁靜怡真是喜歡到不行,拔完了一會之後,戴在了自己的脖頸之上。

此刻,美玉配美人,這小兔子的整體構造和氣質,也是特彆的符合袁靜怡的形象,在袁靜怡高貴穩重的氣質上,又是增添了一絲慵懶的媚態,分外的好看。

“喜歡嗎靜怡?”

陳飛對著袁靜怡問道。

“嗯!”

袁靜怡把玩了一下玉墜之後,看向了陳飛,非常滿意的對著陳飛回答道。

“哇!靜怡姐姐,這個小兔子吊墜,簡直就像是為你量身打造的一般誒!”

胡璃對著袁靜怡羨慕的說道。

“嗬嗬,彆急,你陳飛哥哥給你選的肯定更好看!”

袁靜怡對著胡璃安慰的說道。

“嗯嗯!陳飛哥哥,快將我的禮物給我吧!”

胡璃用著一副渴望的眼神,看向了麵前的陳飛,撒嬌的對著陳飛說道。

“嗯!嗬嗬,好,這就給你!”

陳飛對著胡璃答應道,眼睛裡麵卻是劃過了一抹皎潔的笑意,然後拿出了一個禮盒。

禮盒是白色的,看上去非常的聖潔,平靜。

打開禮盒後,裡麵是一枚筒體潔白,冇有一絲雜裂的平安扣。

“誒呦,拿錯了,這枚平安扣是雲菀的!小湖裡你隻能等到最後了呦!嘿嘿!”

“哼!臭流氓,你就是故意的!”

見得陳飛故意這樣子調笑自己,胡璃也是將陳飛的稱呼從陳飛哥哥再次更名成為了臭流氓,這一幕倒是讓得袁靜怡和柳雲菀有些忍俊不禁。

“嘿嘿!”

見目的已經達到,陳飛也是嘿嘿的壞笑了幾聲之後,對著柳雲菀說道:“喏,雲菀,這個平安扣,是你哥哥幫你選的,寓意著以後你要健健康康的成長,陳飛哥哥也祝你以後,身體在也不出現什麼問題,以後能夠儘情的去追逐自己想要的人生!”

陳飛對著柳雲菀說道。

“哇!好漂亮!謝謝哥,謝謝陳飛哥!”

柳雲菀結果陳飛遞過來的禮盒,將平安扣拿了出來,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後,喜愛的把玩起來。

見兩個人都有自己喜愛的禮物了,胡璃終於在也是坐不住了,寶著陳飛的手,撒起嬌來:“好哥哥好哥哥,你看是不是到我了!”

“嘿嘿,我可不是你的好哥哥,剛剛還聽見某人熱情的叫我臭流氓呢!”

陳飛見胡璃這樣一副模樣,也是再次調笑著對著胡璃說道。

“誒呀誒呀!那是我口誤!口誤!”

“陳飛哥哥你這麼好,怎麼能是臭流氓呢!”

見胡璃態度轉變的這麼快速自然,陳飛等人也是不禁的笑了起來:“哈哈,好了好了,現在就給你!”

陳飛見狀,也不再繼續跟胡璃繼續逗下去,從口袋裡拿出了一件紫色包裝盒子的禮品盒。

還冇等陳飛說些什麼,胡璃看見禮品盒之後,,就一把將禮品盒搶到了自己的手中,迫不及待的打開了來。

“哇!”

“這個好好看啊!”

禮盒中靜靜的躺著一枚小狐狸的吊墜,吊墜呈現通體的紫色,雖然品級算不上太好,勉強能夠達到糯冰的層次,可是對於胡璃和袁靜怡來說,隻要是陳飛送的東西,就算隻是石頭雕刻的,那又會有什麼不同的呢。

小狐狸被雕刻師故意雕刻成了斜趴著的姿勢,狐狸有著圓滾滾的小肚子,看上去肥嘟嘟的,甚是可愛,不過,由於雕刻師過硬的雕工,這個看上去胖乎乎的狐狸臉上,也是吐露出了意思淡淡的魅惑之感。

這個氣質,和胡璃本身可愛中又夾雜著一絲魅惑的氣質剛好吻合,可以說,在看到這塊吊墜的一刹那,胡璃就已經對這塊吊墜愛不釋手了。

“真漂亮!謝謝陳飛哥哥!我太喜歡這個小東西了!”

“哼哼,怎麼,這回不叫我臭流氓啦?!”

陳飛對著此刻開心得像個孩子似的胡璃說道。

“唔……那還要看你以後的表現嘍!”

收到禮物的胡璃,卻是立刻改口,不過已經是比以前好了許多,看著這個古靈精怪的小丫頭,陳飛也是感到一陣的喜愛。

“那這次,表現的怎麼樣呀?!”

陳飛繼續問道。

“唔……馬馬虎虎嘍!”

“嘿嘿!”

嘴上這麼說著,可是看著胡璃拿一副恨不得將吊墜吞進肚子裡的模樣,陳飛知道,胡璃還是非常喜歡自己送給她的這個小禮物的!

“嗯!好啦,禮物全部送完啦!”

“怎麼樣,那你們滿不滿意?”

陳飛對著三位美女問道。

“滿意!”

三個女人異口同聲的對著陳飛回答道,看著三個女人滿意的神情,陳飛也是感到一陣的滿足。

“嗯?不對呀!怎麼隻有我們的東西?你們兩個的呢?”

袁靜怡首先發現了這件事情,對著陳飛和柳雲龍詢問道。

“嗬嗬,我們的東西,還冇有選!”

“為什麼呀?”

胡璃聽見陳飛的話,對著陳飛問道。

“嗬嗬,傻妹妹,那還用說麼,你的陳飛哥哥一定是想讓我們給他們選!”

“對不對?”

袁靜怡問道。

“嗬嗬,那當然是了!”

“我送給你們,理應是你們挑選東西送給我纔對嘛!”

“當然了,也不隻是因為這些!”

陳飛的話,讓得袁靜怡和胡璃有些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對著陳飛繼續問道:“那還因為什麼呢?”

兩人不解的模樣,卻是讓陳飛一陣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