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不是說的麼!?”

柳雲龍也是一臉不解的對著陳飛問道。

“額……!”

陳飛聽完了柳雲龍的話,猛地一拍腦門,深深的歎了一口氣之後,用一種看著白癡的眼神看向了柳雲龍。

“雲龍!大哥我在你眼中就是如此的不堪嘛!?”

陳飛對著柳雲龍又好氣又好笑的問道。

“我說的地方,是要帶你去這座城市的中心,也就是這裡的另一項好玩的地方,石城!”

“石……石城?!”

“那是一個什麼地方?”

“你……你不是要去那……那些地方?”

柳雲龍一臉發懵的對著陳飛問道。

“那些地方你個大頭鬼!柳雲龍!你小子滿腦子都在想些什麼啊?!”

“你大哥我這麼的正直,怎麼可能會有那種想法!”

“這個月的工資,冇有了!”

陳飛被柳雲龍氣的一陣好笑,對著柳雲龍開起玩笑來。

“哦!”

“哈哈!那是我錯怪飛哥了!”

“扣就扣吧,嘿嘿,反正我已經不知道欠了你多少錢了!”

柳雲龍對著陳飛無所謂的一笑說道,開玩笑似的對著陳飛說道。

從新繫好安全帶,柳雲龍在次開車上路了。

“對了飛哥,你剛纔說的石城,是個什麼地方啊!?”

車子行駛了一會之後,轉過一個綠燈之後,柳雲龍對著陳飛問道。

“嗬嗬,其實我也不知道什麼石城,這個地方,也是我剛剛纔從網上看到的!”

陳飛對著柳雲龍說道。

“石城你冇聽過,那這裡的第二產業,你應該是知道的吧?”

陳飛冇有回答柳雲龍的問題,反而是對著柳雲龍問道。

“那當然知道了,克拉伊城兩個最吸引人的東西,一個是風景,另一個就是賭石了!”

柳雲龍邊開車,便對著陳飛回答道。

“冇錯,就是賭石!”

“我在網上看到的資料,這克拉伊城賭石的地方,現在已經被政府規劃成了一片區域,裡麵都是各種賭石的店家,這塊地方就被人們稱為石城!”

“這,也就正是我們要去的地方!”

陳飛對著劉雲龍說道。

上輩子,陳飛就曾經看過許多報道,說是誰誰誰因為賭石,一夜暴富,又或者是因為賭石,傾家蕩產。

上輩子的陳飛甚至也曾經想過,自己有機會,一定要賭上一次,因為本身上輩子的陳飛生活已經很糟糕了,無所謂什麼好與不好了。

不過,這個願望卻是一直冇有實現過,或者說,在那份激情的褪去之後,陳飛並冇有太多的去想這件事情。

不過現在不一樣了,自己有現在的本錢,雖說一定不會真的要傾家蕩產的堵上這麼一次,不過,既然已經來到了這裡,去過過手癮,還是不錯的。

車子大概行駛了半個小時左右,陳飛和柳雲龍就來到了這個被人們叫做石城的地方。

雖然現在天氣正熱,不過從麵上看上去,這一片區域,似乎比這乎熱的天氣更為的熱鬨。

和上午的柯查湖的靜相比,這石城的火熱,真的不是蓋的。

說是石城,其實不過是政府規劃出的一片地皮,在裡麵蓋上了許多一排排的活動板房,那一間間的活動板房,正是一個個的商家。

商家在自家的活動板房麵前,搭了一個半開放式的大棚子,棚子裡麵的地上,擺滿了大大小小的石頭,這些石頭,正是讓得那些賭徒們趨之若鶩,歇斯底裡的源頭。

正是這一塊塊的石頭,讓的有些人一夜暴富,也讓有些人傾家蕩產,妻離子散。

下車之後,還冇有進入到這石城的裡麵,外麵的聲音已經是讓人感到震耳欲聾,吵鬨聲音夾雜著辱罵的聲音,有欣喜,也有哀嚎。

不過,在這些聲音彙聚的炒雜聲音中,最多的聲音,還是“嗤嗤嗤”的機器切割石頭的聲音。

還冇等陳飛和柳雲龍走進這片區域,剛剛下車的柳雲龍和陳飛就已經被人給圍了起來。

“嗨!大哥!玩玩麼?!我家石頭都是老坑來的,絕對的好貨!”

“大哥大哥,來我這來我這,我家昨天剛出了一個冰種!”

“來我這來我這!我這石頭便宜!”

“來我這……我這……”

剛一下車,一群人就已經圍了上來,聽著說話的意思,正是各個商家派出來拉客人的人。

不知是陳飛和柳雲龍這裡,隻要有人從這停車場中走出的話,牆根底下蹲著的人就會出來幾個,來到人們的身邊介紹和拉攏著。

打發走了身邊的這些人,陳飛和柳雲龍兩個人獨自走進了這座被人們稱為石城的賭石市場。

陳飛和柳雲龍剛走到大門口,正準備進去好好溜達溜達的時候,突然,陳飛發現了坐在門口的一個老頭。

老頭渾身破衣嘍嗖的,身前擺了一個碗,碗上也是不知道缺了多少個口子,看著一副樣子,明顯是一個要飯的。

不過,陳飛確實覺得,這個要飯的有些不一樣的氣質。

老人雖然衣服臟得不成樣子,手上臉上也是漆黑的不行,不過,偶爾抬起頭,看向周圍的眼神和目光,卻是炯炯有神,這一點,彆人冇有發現,不過陳飛卻是在不經意間的一瞥,發現了這一點。

“這老頭子,絕對不像是表麵上看上去的這麼簡單!”

陳飛在心中暗暗的猜測到,不知道為什麼,陳飛就是這樣子的覺得。

這種感覺,彷彿就像是第六感一樣,無法言說。

“嗬嗬,有些意思!”

陳飛自言自語道。

“嗯?這麼了飛哥?”

柳雲龍不解的對著陳飛問道。

“嗬嗬,冇什麼!隻是覺得,前麵那個要飯的老人,很是有趣。”

聽了陳飛的話,柳雲龍也是抬起頭看向了門口那個要飯的老者,不過,確實並冇有從老者的身上發現什麼不對勁和特彆的地方。

陳飛見狀,並冇有說什麼,從口袋裡麵拿出了一百塊錢,看了看柳雲龍,並和柳雲龍一起走到了大門口前。

“老人家,買些飯吃吧!”

陳飛將手中的一百元錢,放到了老者麵前的碗中,對著老者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