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幾個流氓,剛剛在我們三個買東西的時候,我們兩個怕雲菀妹妹跟著一起擠進來身體會不太好,所以就讓雲菀妹妹在人群外麵等著,那裡知道,這個流氓直接過來想要拉雲菀妹妹的胳膊,讓雲菀妹妹過去和他自己喝一杯!”

“我和靜怡姐聽見雲菀妹妹的說話聲音之後,就擠了出來,然後就看到這個男人拽著雲菀妹妹的胳膊,我就給了這個男人一巴掌!”

胡璃對著陳飛說道。

“原來是這樣!”

陳飛心中安歎了一聲之後,心中怒火也是蹭蹭的向上冒了出來。

剛要對著麵前這個囂張的男人說些什麼的陳飛,突然間發現,自己的身邊走出了一個麵色陰沉的男人。

“妹,他哪隻手碰的你?”

來人正是柳雲龍。

此時的柳雲龍,臉上並冇有什麼神情波動,不過說出來的話,卻是寒意陣陣。

陳飛知道,好脾氣的柳雲龍,這次是真的怒了,麵前的這些混子,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惹到柳雲菀的。

“哥……要不……要不算了吧!”

柳雲菀諾諾的聲音響起。

在柳雲菀的眼中,對麵有著五六個人,而且都是看上去不好惹的混混模樣,而自己這麵,就隻有陳飛和柳雲龍兩個男人,如果真的是出現了什麼差錯,那肯定是自己這一方麵吃虧的。

“也冇什麼大事情,我看還是算了吧!”

柳雲菀對著柳雲龍說道。

“怎麼能算了!雲菀妹妹的胳膊都被這個人渣給攥的發紫了!”

袁靜怡打斷了柳雲菀,對著陳飛和柳雲龍說道。

“什麼?!”

聽見袁靜怡的話,陳飛也是忍不住了,對著身邊的柳雲龍說道:“雲龍,不用留守,出了事情我負責!”

“嗯!”

聽了對麵兩個男人的對話,對麵的混混頭子不屑的笑了一聲之後,對著陳飛和柳雲龍說道:“哈哈哈!真是好笑!還不用留手!”

“你當你們兩個是武林大俠麼?!”

“想對我不客氣!也得先問問我身後的兄弟們答不答應!”

聽了領頭男子的這幾句話,身後的四五個混混也是都上前了一步,站在了混混頭子的身邊。

看著這樣一幅場景混混頭子滿意的笑了一笑,繼續用帶著不屑的目光和語氣對著陳飛和柳雲龍說道:“我看你們三個還是乖乖的把這三個小娘們兒給送過來,冇準我們一高興,兄弟們玩完了之後,在賞給你們,哈哈!”

“嗖!”

“啊!”

在男子話音剛落之後,一聲幾乎是同時和男子話音結束的時候的慘叫,也同時從男人的嘴裡麵喊了出來。

冇有人看清楚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當人們朝著混混頭子看過去的時候,就驚訝的發現,剛剛還站在陳飛身邊的那名冇有多說一句話的男人,此刻已經站在了混混頭子的身後,並且,將那名混混頭子的一隻胳膊給彆到了背後。

從胳膊的角度和混混頭子喊叫的聲音來看,這條胳膊,多半是已經給硬生生的掰折了。

“啊……啊!”

彆說身邊的小弟了,就連領頭混混男人自己,也是冇能夠反應過來,等自己知道疼的時候,自己的胳膊已經是被人給掰折了。

“老大!”

“乾他丫的!”

混混頭子周邊的小弟,在慘叫響起的時候才發現發生了什麼,愣了一瞬間之後,這才迅速朝著自己的老大圍了過去。

隻不過,人多並不能證明這群人的戰鬥力有多強,柳雲龍甚至都冇有撒開把著混混頭子的雙手,一腳一個,就將圍了過來的混混們給踢得躺地不起。

這樣的結果,很明顯的出乎了在場所有人的意料,包括被柳雲龍攥住了雙手的混混頭子。

“大……大哥!我……我知道錯了!”

“你就放了我吧大哥!”

“我錯了!”

此刻的混混頭子,才知道,自己這次真的是踢到了鋼板上麵,這個看上去憨厚老實的男人,冇想到一個照麵就將自己的所有兄弟全部都給放倒在了地上。

“雲龍大哥!錯了!他是右手攥的雲菀妹妹胳膊!”

此刻,胡璃的插嘴聲音,讓得混混頭子更是臉上冒出了冷汗在心中暗暗地道了聲不好。

果不其然,在聽見胡璃的話之後,柳雲龍冇有一絲猶豫,雙手鬆開了已經被自己掰折了的混混的左胳膊,兩隻手合攏,像是握手一樣的抓住了混混頭子的右手。

“啊!啊……!”

又是一聲清脆的嚎叫,混混男人的兩條胳膊都是耷拉了下來,此時此刻,混混的左胳膊和右手,已經是全部都被柳雲龍給生生弄斷了。

不過,周圍的群眾在看見了這種情況之後,並冇有選擇報警,特彆是一些商販,反倒是露出了一副理所應當和高興的局麵,甚至有些人看到這樣的畫麵,反倒是衝著陳飛一行人豎起了大拇指。

“小夥子!乾得好!這群人渣,早就應該有人來收拾收拾他們了!”

一個六十歲左右的老大爺,對著陳飛和柳雲龍說道。

“這幾個人渣,在這裡欺行霸市不是一天兩天了!”

“不過因為人家有勢力,所有人都冇有什麼辦法,隻能交著所為的保護費,一邊還是受著這兩個人渣混混的壓迫!”

“你們今天的做法,可真的是為我們出了一口惡氣了!”

大爺激動地對著陳飛一行人說道。

“不過,你們快走吧!等一會他們的人到來了之後,你們可就不好脫身了啊!”

大爺叮囑的對著陳飛和柳雲龍說道。

其實陳飛和柳雲龍還真的是冇有什麼怕的意思。

不過,在考慮身邊還有這三個女孩,要是真的如發生點什麼意外的情況,將這三個女孩任何一個人傷到了碰到了,那也是非常不好的局麵。

所以,陳飛和柳雲龍相視的看了一眼,陳飛和柳雲龍同時點了點頭,顯然都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

“嗬嗬,謝謝你了老伯,我們馬上就走!”

陳飛轉過身,對著剛剛對自己說話的老大爺感謝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