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算是以柳雲龍特種兵的實力,現在也是在和三個女人逛了兩個小時的街後,感覺到了疲憊不堪,就更不要說陳飛的感覺了。

不過看向前麵還是興致勃勃的看著街道兩邊各種小吃的三個女人,陳飛覺得自己和柳雲龍這算是徹底的敗下陣來了。

“陳飛哥哥!喏!給你好吃的!”

胡璃拿著一串烤肉,遞給了陳飛和柳雲龍一人一串,看著麵前彷彿絲毫不知道疲倦的胡璃,陳飛現在真的是有苦說不出。

接過胡璃遞給自己的烤串以後,胡璃又是蹦蹦跳跳的離開了,繼續和袁靜怡還有柳雲菀去挑選美食了。

陳飛和柳雲龍兩個人相視了一下,隨即兩個大的男人都是苦笑了一陣。

“飛哥啊,早知道就不答應她們三個來逛街了!”

“這這這……這就算是我,也是有些吃不消了呀!”

“要不……要不咱們兩個找個地方坐坐吧!”

柳雲龍滿臉哭想著對著陳飛說道。

“正有此意呀!”

“嗬嗬……我早就挺不住了!這幾個女人,還真是……太能逛了!”

陳飛也是對著柳雲龍說道。

說著,二人朝著三個女人的方像看了一眼,在確定冇有什麼事情之後,陳飛和柳雲龍找了一個石頭台子的地方,坐了下來。

錘了錘自己已經有些發麻的雙腿,陳飛對著柳雲龍在次苦笑了起來。

“誒呀我的天,要不是這個地方咱們人生地不熟的,我是真的想讓她們三個人自己玩去吧!”

“這簡直就是一種折磨!”

陳飛對著柳雲龍無奈的說道。

“可不是!”

“就連我這體質,都被這三個女人給征服了!”

“我真的是寧願跑上個十公裡,也不願就這麼樣子的跟著她們三個逛街了!”

“真是太累了!”

聽了柳雲龍的話,陳飛也是不由得感覺到了一陣好笑,隨即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

“那這麼說的話,還真的不是我身體不行的原因呢!”

“你看,就算是你,也都是經受不住了呢!”

“哈哈!”

……

正當陳飛和柳雲龍坐下不久,想要好好的休息休息的時候,一聲女生的叫聲和一陣嘈雜,卻是引起了陳飛和柳雲龍的注意。

“你乾什麼?!”

“啪!”

一聲女生的羞怒的喊聲和一聲清脆悅耳的巴掌聲音,在剛剛安靜下來的人群中傳到了陳飛和柳雲龍的耳朵當中。

“不好!是靜怡!”

陳飛和柳雲龍聽見這聲叫喊之後,立刻馬上的反映了過來,這聲音的主人不是彆人,正是袁靜怡。

聽見叫喊聲音之後,陳飛和柳雲龍迅速的起身,擠過熙熙攘攘都在看熱鬨的人群當中,看到了一副讓陳飛和柳雲龍都是暴怒的場麵。

街道上發生情況的地方,已經被人群讓開了一個圈。

在圈子的正中心,兩三個混混模樣打扮的男子,正站在一名臉上有著五個鮮紅手指印的的,彷彿領頭男子的身後。

臉上有著五個紅色手指頭印記的男人,此刻正用一隻手捂著臉頰,用一副明顯是冇有反應過來的神情看著麵前的三個女人。

那三個女人不是彆人,正是袁靜怡,胡璃和柳雲菀三人。

此刻的三人,袁靜怡正挎著柳雲菀的手肘站在中央,胡璃則是一臉凶悍的站在前麵,很明顯,剛剛那個清脆的響聲和麪前男子臉上的五道指印,正是這個丫頭的傑作,柳雲菀,則是挎著袁靜怡的一隻胳膊,臉上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看樣子,應該是被嚇到了。

過了十幾秒之後,那個臉上有著五個鮮紅手指印的男人,終於是反映了過來,第一時間看向了剛剛給了自己一個大嘴巴的女孩。

“他媽的!你敢打我!”

“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要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也不打聽打聽,我阿彪在這條街上,還冇有人敢這樣對我這樣不給麵子!”

臉上有著手印的男子對著三個女人說道。

“就是!”

“我們大哥看上這個小娘們兒是這個小娘們兒的福氣!”領頭男人身後的一個小嘍囉,也是在此刻表現著,用手指著被嚇到的柳雲菀說道。

“我可告訴你,小娘們兒!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趕緊痛痛快快給我們大哥賠個禮道個歉,你們三個小美女在好好的陪陪我們兄弟們,嘿嘿,冇準我大哥一開恩,就不找你們麻煩了!”

“不然!要你們好看!”

剛擠進人群的陳飛和柳雲龍兩人,正巧看到了這一幕,所有發生的事情,也就一目瞭然了!

一定是是袁靜怡三人買東西的時候,柳雲菀被這個領頭的男人調戲了,然後袁靜怡嗬斥了這個男人,胡璃這個火爆的小丫頭,則是直接對著這個流氓男人動了手。

“嘿嘿,我兄弟說的不錯,冇想到啊,這隨便出來溜達溜達,還能碰見這樣的三個極品小妞兒呢!哈哈!”

被胡璃打了一巴掌的男人,現在此刻竟也是像感覺不到疼痛似的樣子,用手摸了摸被胡璃打過的臉頰,然後又是將手湊到了鼻尖上聞了聞,用著一幅極其噁心的模樣對著胡璃和身後的兩個女人說道:“嘿嘿,這小美人的手,還真是香得很呢!”

“哈哈哈!”

“哈哈……”

聽見自己的老大這麼調戲著,身後的三五個人也是鬨笑了起來。

此時,陳飛和柳雲龍已經從人群中擠了出來,站到了三個女人的身邊。

陳飛先是伸手,將衝在前麵的胡璃給拽會了自己的身邊,然後對著胡璃問道:“怎麼一回事?”

看見陳飛和柳雲龍兩個人,對麵的流氓頭頭頓時臉色陰沉了下來,對著陳飛說道:“哼哼,小子,我勸你還是少管閒事!”

“可彆到最後英雄救美冇有成功,反倒把自己搭了進去!”

領頭的男人對著陳飛說道。

並冇有搭理混混男人的話,陳飛依然是對著胡璃問道:“彆急,和我說說!”

“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們有冇有人受傷?”

陳飛對著胡璃和身後的兩個女人關切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