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輩子,自己終於有機會和實力,去這個地方好好地看看了。

雖說自己現在已經不會傾家蕩產的去玩這些東西,但是無疑,自己還是非常想體驗一下賭石的快感的。

不一會,在兩個女人的笑聲中,陳飛一行人就來到了機場。

原本計劃一起來的伊正飛王茜,還有胡武等人,卻是冇有跟上來,公司剛剛複工不久,這三個人確實是忙得焦頭爛額的。

不過陳飛已經答應了兩個人,在兩人結婚的時候,會好好給兩人放上一次假的。

雖然心中略有有遺憾,但是伊正飛和王茜還都是主動提出不參加這旅行了。

兩個人,都是以事業為重的人,在和陳飛打好招呼之後,又是都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崗位上去,隻有陳飛這個不務正業的老董,帶著眾人出去玩了。

路上,陳飛一行人拐到了山莊,接上了柳雲菀之後,眾人就直奔了機場。

早在胡武知道了眾人要去旅行的時候,就已經讓秘書將私人飛機準備好了,此時,眾人隻需要到機場,就可以登上飛機,開始旅程了。

開車經過了大概一個小時之後,眾人來到了機場。

眾人登上了飛機之後,就算是正式開始了這一次的旅程。

上了飛機之後,在確認過柳雲菀的身體冇有任何的排斥反應之後,飛機起飛了。

經過了兩個多小時的飛行之後,袁靜怡,胡璃和柳雲菀來到了飛機的窗前,看向飛機側麵的景色。

在雲霧之間,有一座白雪皚皚的高山直插天際,在飛機上俯視的看著這座山峰,竟然也不能將這座山峰的全貌給看個大概。

隻能看到,這座山脈的主峰。

阿列克山脈的主峰要比其他的山峰高上接近一倍,正是這座主峰,將草原和沙漠神奇的分割開來。

在飛機上向下看去,在山峰上呈現晶瑩的白,山峰的左邊山腳下,呈現出一片荒蕪的景象,隻有黃色的主調在肆意的顯示著自己的狂野。

而山峰右邊,則呈現出一副完全不一樣的景色。

在山峰的右邊,與左麵死寂的景色完全不一樣的是,右邊的景色充滿著活力。

綠瑩瑩的草原,彷彿一眼看不到頭一樣,在飛機上向下望,運氣好的話能夠看到成群的羊群緩慢的移動,像是潔白的雲彩投到了地上,緩緩的移動著。

整個草原給人一種生命力旺盛的感覺,與左側死寂的景色完全不同。

這樣一副神奇的景色,冇有絲毫突兀的感覺,在人們看到這裡的第一眼,會帶給人一種彷彿這片土地,千萬年就是這樣的存在。

獨特的地理位置,造就了這裡獨特的景色,這樣的阿列克市,也被前往這裡來旅遊的人們戲稱為死亡天堂。

這種叫法不僅僅是因為這裡的景色,更是因為,這裡真的是那些追求者的天堂,同時,也是那些賭徒的地獄。

看著這些大自然的美麗的同時,時間總是飛快的流過。

在飛機上大約經過了三個段落小時的飛機旅程之後,眾人在克拉伊市的機場下了飛機。

剛一下飛機,眾人就感到一陣的心曠神怡。

剛剛在飛機上的時候,對人們來講,更多地隻是視覺衝擊,在下了飛機之後,這座城市帶給眾人的衝擊更大了。

空氣中瀰漫著青草的香味,但是是不是刮過的的東南風,也會帶起零星的細小的沙粒。

空氣是濕潤的,在飛機場的大樓上,賭石的廣告隨處可見。

眾人下了飛機,徑直的來到了酒店。

在辦理好入住資訊之後,陳飛一行人將行李放好之後,又是從新聚到了一起。

“陳飛哥哥,我們去吃飯吧!我都快要餓死了!”

胡璃對著陳飛說道。

“是啊,陳飛哥,我也有些餓了呢!”

柳雲菀也是對著飛說道。

在飛機上,眾人光顧著眼前的新奇,桌子上的糕點和服務人員準備的飯菜,卻是冇有人光顧。

此刻加了飛機來到酒店,眾人才感覺出確實有些饑餓了。

“嗬嗬,那我們就去吃飯吧,說實話,我也是有些餓了!”

陳飛笑了笑,對著眾人說道。

“你們想吃什麼呢?”

陳飛對著三位女士問道。

“嗯……要不……我們出去邊逛街邊找好了!”

“好不容易來這裡一次,出去吃點特色怎麼樣?”

柳雲菀對著大家說道。

“嗯嗯!這個主意不錯!最好是有一些小吃街!我們邊溜達邊吃!”

胡璃也是對柳雲菀的這個提議感到十分的讚同,對著柳雲菀符合道。

“嗯嗯,我看也行,好久冇有這樣逛過街了!”

袁靜怡也是說道。

“嗬嗬,那好,那我們就不去什麼酒店飯店了,咱們走到哪裡算哪裡。”

陳飛也是對著三個女人回答道。

在簡單收拾了一下之後,眾人就出了門。

出門之後,一個新地方帶給眾人的感覺總是不同的,一行人都是好奇的看著周圍不曾多見的奇特建築和風景,一時間感到非常的新奇。

在經過了一番尋找和詢問之後,眾人來到了克拉伊市最著名的小吃一條街。

這條街上,道路兩邊全都是推著小車叫賣的商販,街上人來人往,很是熱鬨,這種情況和景色,在京西郡那樣的城市當中是不多見的。

街麵上很是熱鬨,各種小吃絡繹不絕,三個女人看見這種情形,立刻的控製不住了自己,衝向了街邊的小吃推車。

“哇!這個是什麼?包子嘛?可是怎麼上麵有芝麻?”

“你看靜怡姐姐!這個糖人做的可真好看啊!”

“嗯!哇,胡璃,雲菀,你們兩個快過來,看看這是什麼!”

就像是魚兒進入了水中一樣,歡快的暢遊在了人群中,高興異常。

陳飛和柳雲龍也是對這種文化氛圍感到非常的新奇,也是加入了遊玩的隊伍當中。

不過,僅僅在過了兩個小時之後,陳飛和柳雲龍就徹底的後悔答應了三個女生邊逛街邊吃這樣的請求。

不知道為什麼,女人似乎在逛街的天賦上是無與倫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