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靜怡雖然不知道到底兩人在樓上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看這胡璃這幅模樣,冰雪聰明的袁靜怡知道,一定是有些什麼讓胡璃害羞的事情發生了。

所以,此時在看到了這種情況之後,袁靜怡對著剛剛還是有說有笑的胡璃調笑道。

聽了袁靜怡的話,剛剛有些好轉的胡璃,猛地又是想起了自己二叔的話,臉色又是羞紅了起來,再次將剛剛要抬起的臉低了下去。

“嘿嘿,發生了什麼,你要是感興趣的話不如我們兩個到樓去從新演示一遍我給你看好了!”

陳飛此刻卻是對著袁靜怡調笑道。

陳飛的這話一處,將本就有些曖昧的氣憤提升到了極點,袁靜怡也被陳飛的話搞的不知所措起來。

“呸!臭流氓!誰要和你演示!”

袁靜怡也是麵帶嬌羞的說道。

“嘿嘿!哈哈!”

陳飛見狀,不在挑逗二人,對著旁邊一臉無奈的柳雲龍說道:“哈哈,雲龍,開車,出發!”

早就已經被當成燈泡多時的柳雲龍聽見了陳飛的話之後,對著陳飛說道:“飛哥,我還以為,你真的不知道有我的存在了呢!”

“一大早,無緣無故的吃了一大波狗糧……也注意點我的心情好不好啊?”

柳雲龍的一臉無奈,讓得後座上的袁靜怡和胡璃更是一陣的嬌羞,徹底的說不出話來。

“哈哈哈!不好意思,還真是給你忘了呢!哈哈!”

看了身後嬌羞的袁靜怡胡璃二人,陳飛再次大笑了一聲之後,對著柳雲龍說道:“走吧!我們出發!”

“轟……”

一陣隱形的轟鳴聲過後,陳飛一行人向著機場駛去。

此次的目的地,三人早就已經商議好了,正是處於全國最西處的旅遊勝地,克拉伊市。

這座充滿著異域風情的城市,被人們稱為絢爛多彩的天堂。

在克拉伊市都周圍,由於地理環境度特殊,造就了這裡圍繞著克拉伊市的四周,存在著很多美麗的景色,讓人們在感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的同時,更加體會到了旅遊的趣味和不同的人文。

在克拉伊市的北方,有著非常著名的山脈,被稱為天下山脈的源頭,阿列克山脈。

在當地的俗語中,阿列克的意思,就是至高無上的意思。

阿列克山脈,在當地人的語言的意思中,就是最高的山脈的意思,在那裡的人們來講,阿列克山脈,就是當地人心中的聖山,是不可能侵犯和被侮辱的。

在當地人的心中,阿列克山脈是天下之山的始祖和源頭,更是所謂的龍脈的發源地。

阿列克山脈山頂常年積雪不化,整座山峰常年白雪皚皚,甚是好看。

在山脈的中心位置,還有著被當地人成為聖湖的一所湖泊,被人們稱之為柯查湖的湖泊。

柯查的意思,就是白色的意思,這座胡,就是被當地人稱為白色的聖湖。

不僅這樣,在山脈右邊的腳下,就是著名的草原,哈斯貝克大草原。

草原空氣濕潤而乾淨,地域更是遼闊無邊,雖冇有阿列克山脈給人的雄偉,卻讓人陶醉。不是雄壯,而是柔和而連綿的美麗,是自然而實在的。

在這個季節,微風捲綠浪,草原暗花香,赤橙青蘭紫,韭花白茫茫,笑聲在草原上傳的很遠,朋友們灑在草原上顯得星星點點,陽光是乾熱的,清風是怡人的,草原特有的味道聞起來是那麼的沁人心腑。

這一切,都是久久待在城市中的袁靜怡和胡璃所嚮往的情景。

在阿列克山脈的左邊山腳下,卻是給人們呈現出了另一番截然不同的景象。

阿列克的左邊,是一片荒原。

與其說是荒原,倒不如說是死寂的戈壁灘更為恰當。

佈滿粗砂、礫石,踏在上麵,沙沙作響。一條條乾溝毫無生氣地橫臥在上麵。

除了一些耐旱的植物和動物,比如蛇蠍和風滾草之類的東西,很少有活物的存在。

不過,正是由於這樣的地貌,才讓得這裡的經濟如此發達。

誰都知道,到這裡來旅遊的人們,不僅僅是為了景色而來的,更是因為,在這片荒蕪的戈壁灘之中,有著數不清的美玉。

近些年來,隨著玉行業的崛起,帶動了這裡的經濟,賭石,也成為了這裡的商家重要的商業來源之一。

不僅僅這樣,落日之下的戈壁灘,也是美得讓人心醉,幾千年屹立不倒的胡楊,隨風飄蕩的風滾草,還有火燒一般的夕陽。

這兩種截然不同的自然風景,被阿列克山脈完美的分割成了兩塊不儘相同的區域,而克拉伊市,就是這三種景色的彙總之地。

總的來說這裡的民風樸實,景色優美,更是有著許多在賭石店中一夜暴富的許多的傳說,讓克拉伊這座城市,充滿了許多矛盾和自然同時存在的矛盾點。

來到這裡,你可以看到草原上與世無爭,活得逍遙自在的牧民,在藍天阿白玉下愜意的趕著牛羊,日出與晚霞。

來到這裡,你也會看到很多賭徒,眼中充滿了血絲,企圖靠著下一塊石頭賺個盆滿缽滿,但下一秒失望至極,甚至尋死的存在。

總之,這裡充斥著一切,看上去矛盾,但卻是在這個城市中交融著,有人悠閒自得的生活著,有人傾其所有的賭著,而這一點,可能也是除了景色之外,最吸引人的地方了。

在陳飛提議,在事情之後,眾人一起好好的出去遊玩一番的想法之後,袁靜怡和胡璃就不約而同的一起說出了這個城市的名字。

而陳飛,也是比較想去那裡的。

在上一輩子的時候,自己就經常會看到新聞或者是報紙上登出這麼一則訊息,某某人因為賭石,而踏上了不歸路,或者是某某人因為賭石而一夜暴富的訊息。

這一輩子的陳飛,已經可以說是比較成功的一類人了,不過,陳飛依舊有著一個想要圓自己一個“一夜暴富”的夢想。

上輩子的自己冇有能力,冇有辦法想去就去,不過這一輩子不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