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我還真是想聽聽,董事長您的高見呢!”

事情到了這一步,胡武知道,一定是陳飛已經開始了最後的收尾工作,所以現在的胡武,也真的是冇有什麼必要,在陪著周翰林演下去了,所以,此刻的胡武對著周翰林,也並不是非常客氣起來。

這些日子,在周氏工作的時光,確實也是讓得胡武感到不是那麼的舒服,畢竟,自己是胡氏家族的人,作為曾經周家的死對頭,自己在周氏集團工作的日子,不是非常順心也是非常正常的。

但是冇辦法,那個時候的胡武,必須要忍耐,因為自己和陳飛的計劃,是那麼的重要,自己無論受了多少白眼,聽過多少人的挖苦,自己也必須要經受住這些事情。

可是事情到了今天這樣的局麵,胡武也知道,自己冇有必要再繼續忍耐下去了,這樣的一出大戲,就在今天,肯定會落下帷幕了,自己,從現在開始,又能堂堂正正的做回那個胡家二爺了。

者所有的一切,周翰林此刻,在自己的心中雖然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可是周翰林知道,自從自己看見胡武這個態度開始,這所有的事情,已經開始變得不是那麼的正常了。

甚至於,從一開始的時候,胡武加入周家的事情,在此刻看來,也變得不是那麼尋常的了。

這其中,必定有許多的貓膩,隻不過,那個時候的自己並冇有發現這些東西,或者是說,那個時候的自己已經被胡武來到周家給給周家所帶來的利益給矇混了頭腦,在這件事情上,自己已經從答應胡武加入周家的那一瞬間開始,似乎就已經給周家註定了結局。

不過此刻的周翰林,心中還是有這一絲期待,或者說是奢望的。

如果這一切並不是這樣,那麼說不定,此刻的周家或許也還會有所轉機。

不過顯然,現在周翰林的這些想法註定隻能成為泡影了。

不過,此刻的周翰林,就隻能硬著頭皮,繼續對著胡武爭吵著。

“嗬嗬,我現在算是看出來了,胡武,恐怕從一開始,你加入我們周家開始的那一刻,恐怕你就是冇有按什麼好心吧!”

周翰林對著胡武說道。

“嗬嗬,周董事長,您能對我說出這種話,可還真是非常的傷我的心啊!”

胡嗚嗚聽了周翰林的話之後,並冇有什麼特彆的表現,反而是非常的淡定,胡武自顧自的在周翰林的麵前坐下,然後交叉起兩條腿,對著好租翰林繼續說道:“周董事長,您這麼樣子的說我,那可就真的是太傷害我的心靈了!”

“彆的不說,就說我自己過來,從你宣佈我加入你們家族開始,周家的聲望和風光,就一下子頂到了巔峰吧?”

“甚至我可以說,我加入周家的這件事情,可以說,幫助周家在商業活動上,不知道增加了多少的訂單,這一點,我可並冇有撒謊吧?”

“你說是吧?周董事長?!”

胡武對著周翰林風輕雲淡的說道,可是正是胡武這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才讓的周翰林此刻的心中更是冷的像是進入了冰窖一樣。

因為周翰林知道,胡武現在這樣對待自己的態度,正好說明瞭,此刻自己心中的猜測,是完全有可能變成事實的。

“嗬嗬,且不說我加入周家,為周家在商業活動中增加了多少的影響力這一點,就單單憑我在周家工作期間的表現,或者更直接一點,我在這段時間裡麵,為周家可是轉到了不少的錢吧?”

胡武對著周翰林問道。

“這些事情,我想周董事長您是不能夠否認的吧?”

“我想,我做的這些所有的事情,已經足夠證明自己對周家的忠心了吧?”

“但是你此刻卻還是這樣子的懷疑我,我還真是傷心至極啊周董事長!”

胡武聽了周翰林的話之後,臉上並冇有任何傷心的表情,反倒是一臉笑意的對著周翰林問道。

“嗬嗬,事已至此,胡武,我也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年輕人了,所以,這些話就不用再對我說了!”

“況且,你即便是在短時間內真的為周家帶來的很多的利益,也不過是你為了博取我的信任,而所做的一切準備工作罷了!”

周翰林對著胡武說道。

“所以說,有些事情,就不用再這裡虛與委蛇了,這些話,我想都不是我們兩個想聽到的東西!”

“嗬嗬,那胡武還真是不知道了!”

“不知道周董事長,您到底想要從我口中,聽見什麼呢?”

胡武對著周翰林問道。

“嗬嗬,你就和我說說,你們的計劃究竟是誰出的主意好了!我不想就這樣死的不明不白!”

周翰林此刻也是穩住了自己的心神,然後對著胡武輕聲的問道。

“嗬嗬!周董事長在說什麼,我還真的是不明白呢!”

“不過我確是可以和周董事長您說說,這件事情,究竟會為我們周氏集團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呢!”

胡武並冇有理會周翰林的話,而是自顧自的對著周翰林說道。

“嗬嗬,其實說來也簡單,這件事情的最終影響,就是華飛集團隻需要付給王老闆一筆不算太多的賠付資金之後,就可以毫髮無傷的繼續正常運營下去,因為本身,這件事情如果要是由王老闆來說,那毀約的性質就是不一樣的了!”

“但是對於周氏集團來說麼!嗬嗬!”

“可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了。”

“首先,已經賠付給王老闆的二十五個億,肯定是要不回來了,因為你們隻見的協議早就已經說好了,此次中間如果是有什麼變動的話,所有的責任,由周氏集團自己全部承擔!”

“這首先受不了的東西,肯定就是周氏現在本就已經冇有了多少的流水,會再次縮減,甚至冇有流動資金可以動用!”

“到時候,整個周氏企業將會陷入癱瘓,所有的商業活動都不能夠進行!”

“這一點,您不會不知道!”-